字体-
字体+

    余家,结界щww..lā

    密室中,余满坊正脸色难看的盘坐在地上,身上的气息十分的不稳定,显然是受了十分严重的伤势。

    在他的左手上,还有着一道细细的红线。

    那只手,正是被幽冥所斩断的手。

    虽然被他接续起来了,但是很显然,短时间内,这只手是挥不了什么作用了。

    甚至现在,他就算想要用这只手端起一个杯子都无比的艰难,更别说战斗了。

    “该死!该死!!该死的李尘,该死的白皓月,该死的李家!!”余满坊的咆哮声,在整个密室中回荡着。

    而随着他的咆哮,却引起了身体的震荡,再次吐出了一口血在他身前的地面上。

    从他的周围可以看出,之前,他就已经吐了不少血了,这些血液,在地面上凝结出了一层刺目的血幕。

    在余满坊看来,自己是地级强者,完全越了一般武者的地级强者。

    像李尘这样的玄级爬虫,就应该乖乖的束手就擒,任凭自己宰割才对。

    然而,就是李尘这样的爬虫,却一次次的挑衅自己,反抗自己,甚至还伤到了自己。

    在余满坊看来,这简直就是不可原谅的事情。

    而且,更重要的是,自己居然三番两次都没能杀得死他。

    这么一个玄级的小东西,居然多次从自己的手中逃掉,这让已经被仇恨愤怒给冲昏了头脑的余满坊几欲狂。

    “家主。”

    这个时候,一道声音突然从密室外响起。

    这道声音,将余满坊从仇恨中拉了回来。

    说话的人,是老管家,也是他的心腹,他完全可以相信的人。

    “什么事?”

    老管家听出了余满坊的心情不好,加快了语,开口道:“外面有客来访。要找家主您。”

    “有客?什么人?”听到老管家的话,余满坊的眉头微微一皱,随即开口问道。

    “好像……是圣山的人。”老管家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

    “圣山?”听到这个名字,余满坊仿佛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一般,急忙开口道:“圣山的人,来我余家干什么?还有,来的是什么人?”

    说着,余满坊直接来到了密室的门口,一下打开了大门。

    “禀告家主。”老管家见到余满坊突然开口,似乎一点都不奇怪,刚开始听到圣山来人的时候,他也是这么惊讶。

    对于圣山来说,余家只是一个小家族而已。虽然有余满坊这个新晋的地级强者,但其实在某个层面,依旧没有太多的话语权。

    而圣山,却是真正庞然大物一般的存在。

    不单单是因为圣山的那几名实力恐怖的长老,更是因为圣山那位已经闭关了二十年之久的宗主!

    那可是当年曾经跟那个怪物交过手的存在呀!

    “家主,圣山来的,似乎是一名新晋的长老,也带了一些弟子过来,说是要找家主商量一下联手的事情。”老管家思索了一下,随即开口道。

    “联手?”余满坊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狐疑之色:“联手干什么,他们有说过吗?”

    “这个倒是没有。”老管家开口道:“不过,他说,这次的联手,您一定会同意的。”

    余满坊闻言,沉吟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微垂着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狰狞的笑容:“我想,我知道他们找我联手干什么了。”

    ……

    李尘开着车等着红绿灯,目光在周围扫视了一圈,微微皱眉。

    因为,李尘现,路上的武者,似乎越来越多了。

    虽然这些武者看起来都跟普通人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在李尘的感知下,这些人的情况他都清清楚楚。

    只不过,让李尘还算安心的是,这些武者似乎并没有当初在旺角森林的那些人那样疯狂,相反十分的平和,看起来就跟普通人差不多,只是,李尘搞不懂这些武者们为什么会选在这个时候全部跑到外界来。

    掏出了手机,李尘拨通了一个电话。

    “终于想起给老头子我打个电话了?”电话刚接通,那边就传来了一个似乎隐含着笑意的苍老声音。

    “我说季老,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是盟友吧?你就不能稍微有点诚意?”李尘有些阴阳怪气地说道。

    “怎么了?老夫我可是很有诚意的啊!”季老微笑着说道:“对了,上次的事情,还要谢谢你了,为了帮长风这小子,可是给你惹了不少的麻烦。”

    “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不要说了。”李尘直接打断了季老感谢的话,这种没营养的话或许别人会受宠若惊,但是对李尘来说,却没有半毛钱作用。

    “长风那小子我也看得挺顺眼的,帮他可不是完全因为你。不然的话我早跑路了。”李尘毫不客气地说道。

    “好好好,我知道了。”听到李尘的话,季老也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对李尘这个油盐不进的家伙,有时候季老都不知道该怎么对付。

    “这次打电话给你,是想问一下,最近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外面满大街的武者了。”李尘嘟囔道:“这要是放在两年前,估计我刚回来随便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人弄死了。”

    听到李尘的话,季老似乎沉默了一下,随即,李尘才听到一道长长的叹息声。

    “其实,最近我们龙魂也正因为这件事忙的焦头烂额。”季老无奈道:“你以为我喜欢现在武者满地走的情况啊。管理起来,也不方便啊。”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尘皱眉道。

    “契约的事情,你知道了?”季老问道。

    “知道一些,不是很清楚。”李尘点头道。

    犹豫了一下,季老这才说道:“算了,看在是盟友的份上,我就跟你明说吧。”

    “大概还有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契约就要到期了。”

    “啥?!”听到这个消息,李尘的脸上不禁露出了惊愕之色。

    “你没听错,还有两个月,那条约束了黑绳以上地级强者的契约,就要失去作用了。”以为李尘没听清,季老再次重复了一遍说道。

    “我擦!”李尘直接爆出了一声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