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你的实力很不错,以女子之体,在这样的年纪就修炼到了黄级,想必很不容易吧?”

    男人看着姜冰榆,还是那副不急不缓的语气,淡淡地开口道:“但是,你终究只是黄级而已。你的实力不如我,所以就要臣服。”

    “这,就是你要告诉我的理由。”

    姜冰榆有些艰难地抬起了头,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有多强,但是她却明白,这个男人,绝对是自己无法抵抗的强大存在。

    甚至于,可能连姚仇都无法对付他。

    但是,她的心中,却燃起了一股火焰。

    “我不知道他在哪。”

    看着男人,说完后的姜冰榆缓缓地转过了头,一言不发。

    她的确不知道李尘现在在哪里,就算是动用了手中的情报力量,她也没有调查到李尘此时到底身在何处,只不过,她收到的最后关于李尘的消息,却是李尘出城了。

    但是,她不想说。

    如果要说原因的话,只因为李尘虽然讨厌,但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却更加让她反感。

    “像你这样的年轻天才,我想,就算是那些古老家族想要培养起来,也不容易吧?”男人缓缓地摇了摇头:“可惜了。”

    “我想,你这么有恃无恐,应该就是仰仗着家里的势力吧?”男人用怜悯的目光看向了姜冰榆:“很遗憾的告诉你,圣山,从来都是无所畏惧的,同样,也是无敌的,就算你家里的人真的来报复,我也不怕。”

    “只不过,你可能没有这个机会了。”

    “记住我的名字,我叫罗克。”男人说着,竟然连问都不再问姜冰榆,在姜冰榆震惊的目光下,直接一掌印在了她的胸口。

    “轰!!”

    姜冰榆的身子,顿时宛如一只断线的风筝一般,飞向了远处。

    看也不再看姜冰榆一眼,罗克直接转身离开了这里。

    仿佛对他来说,刚才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而罗克刚离开不久,一辆车突然从一旁经过,仿佛察觉到了什么,车辆突然停了下来。

    一个男人出现在这里,脸色带着疑惑的朝着周围张望了一下,随即就看到了倒在不远处角落的姜冰榆。

    “嗯?”

    在看到姜冰榆的样子之后,李尘的脸色猛然一变,身形一闪,李尘就直接来到了姜冰榆的身边。

    “还有呼吸。”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也顾不上疑惑,李尘直接从身上掏出了一个水壶给姜冰榆灌了一口水。

    这是他从寒潭中带出来的寒潭水,在姜冰榆喝下寒潭水之后,李尘直接伸出了一只手抵在了姜冰榆的身上,一缕真气进入了她的身体,在帮她护住了心脉之后,在第一时间就抱着姜冰榆上了车。

    “你怎么搞的,居然伤成这样?”

    车上,因为喝下了寒潭水,再加上李尘的真气调养,姜冰榆终于恢复了一些意识。听到李尘的话,微微摇了摇头,她现在,却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好了,你还是不要说话了,我先带你去疗伤吧。”看到姜冰榆虚弱的样子,李尘微微摇了摇头,好在别墅距离这里已经不是很远了,不然的话,他带着这么个看上去就像是被灌了药的女人去开放,别人指不定还以为他做了什么。

    车辆快速的朝着别墅的方向驶去,因为车上的姜冰榆还在重伤状态,李尘特意加快的车速。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再次出现在了道路上。

    为什么要说再次呢?

    因为,这个人,就是姚仇。

    迈步来到了车旁,姚仇敲了敲车窗。

    “上次跟你打了一架,我觉得你这个人挺不错的,所以这次我来……”

    姚仇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李尘打开了车门。

    但是,令姚仇目疵欲裂的是,他看到的,不仅仅只是李尘,还有正一脸虚弱的躺在副驾驶座上的姜冰榆。

    “你!!”

    “等等,你听我解释!”见到姚仇表情突变,李尘连忙说道。

    然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姚仇攻击就已经来到。

    一跃而起,姚仇凌空就是一个扫腿朝着李尘扫了过去。

    感受到凌厉的劲风,李尘无奈地抬起了双臂。

    “嘭!!”

    李尘整个人横移了有五六米的距离,稳稳的站在了原地。

    而姚仇,也在一腿之后,借着反震之力,落在了地上。

    “你突破了?”看着纹丝不动的李尘,姚仇的眉头皱了起来,短短的一次交手,他就清晰的感觉到了李尘身上的变化。

    “侥幸。”

    姚仇的脸色一冷:“就算你突破了,敢对冰榆下手,我也要让你付出代价!!”

    “你先听我解……”

    “轰!!”

    李尘的话还没有说完,姚仇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就已经袭来。

    “哼!”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接连两次连解释都没有说完就被姚仇给打断了,李尘的心中也泛起了一股怒火。

    感情自己当好人还有错了?

    强行抵住了姚仇的一波攻击,将姚仇给顶了出去,李尘的双膝微弯,浑厚的真气灌注双腿,肌肉也在瞬间绷紧。

    随着一道轰鸣声,李尘整个人就宛如炮弹一般冲向了姚仇。

    看到李尘的攻击,姚仇却是丝毫不惧,一拳就朝着重来的李尘轰击了过去。

    然而,就在姚仇和李尘即将接触的瞬间,李尘的攻击轨迹突然一变,化拳为掌,身体陡然从地面拔高了一段距离,在姚仇的手掌上一撑。

    借着从姚仇拳头上传来的冲击力,李尘一个空翻就直接来到了姚仇的身后,一个鞭腿直接就扫在了姚仇的腰间。

    “嘭!!”

    瞬间,姚仇就被这一记鞭腿给直接抽飞了出去。

    “该死!”李尘击中的位置很有讲究,正中姚仇的麻筋,这一脚踢中,姚仇感觉自己的半个身子都酸麻了起来,力量也明显滞涩了许多。

    还没等他缓过神来回击,李尘就已经再次赶到。

    一个拧身,直接朝着姚仇的腿部扫了过去。

    因为身体还在酸麻当中,姚仇躲闪不及,被这一击给扫个正着,整个人顿时就失去了平衡,朝着一旁倒落了下去。

    而这个时候,李尘的追击已经再次来到,一个硕大的拳头出现在姚仇的眼帘中。

    “砰!!”

    已经突破了玄级的李尘,实力已经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了,这一拳,直接将姚仇给打的吐血倒飞了出去。

    “果然,突破到了玄级,实力和之前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了。”姚仇缓缓地从地上爬起,看着李尘,目光阴沉。

    他清晰的感觉到,此时的李尘,已经强到了一种可怕的地步。

    他知道自己的不足,虽然在前一次的对战之中,李尘的实力不如他,但是李尘的战斗经验明显要比他丰富的多,而且,虽然是黄级,但是李尘的真气,却也浑厚到了一种极为可怕的地步。

    因此才能和他战斗到那种程度,他上次是胜了,但那也只能算是惨胜。

    而现在的李尘,已经是和他一样的玄级强者了。

    “就算你是玄级了,我也会让你付出代价!我姚仇,说到做到!”

    重新站起来的姚仇,身体内的真气缓缓的凝聚了起来,李尘能够感觉到,在姚仇的身上,传来了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

    这种感觉,在之前,他就感受过一次了。

    也就是这一招,将他彻底重创,就算是七绝腿,也被强行破去,只有小半落在了姚仇的身上。

    “莫离……”

    “住手!”

    姚仇身上的气势还没有完全凝聚出来,就被一道声音给打断了。

    愕然地转过头去,姚仇发现,说话的人,竟然是姜冰榆。

    看着姚仇,姜冰榆的脸上满是恼怒之色:“你这个大笨蛋!这次要不是李尘,我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你是恨不得我早点死吗?”

    “啊?!”

    听到姜冰榆的话,姚仇瞬间就傻眼了。

    “是他……救了你?”姚仇有些愣愣地说道,随即看向了李尘:“那你刚才怎么不早点说呀?”

    李尘一脸无语的看着瞬间就战意全无的姜仇,我是想说来着,你给我机会了吗?

    似乎想到了什么姚仇伸出了一只手,狠狠地在自己脸上扇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倒是丝毫不留情,直接在那张帅气的脸上留下了几道清晰可见的指印。

    “那个……李尘兄弟,对不起,这次是我搞错了!我向你道歉!”姚仇突然朝着李尘躬了躬身说道。

    看到姚仇的样子,李尘倒是好感顿生。

    先不说两人的立场,在他看来,这姚仇显然就属于那种直来直往的爽朗性子,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这种人,如果没有其他矛盾的话,做朋友还真是不错的选择。

    “没事,反正我也没受伤。”李尘耸了耸肩说道。

    听到李尘的话,姚仇顿时尴尬了起来:“想不到是你救了冰榆,这次真是对不起了。”

    看着李尘,姚仇拍了拍胸口说道:“不过这一次,算是我欠了你一个人情。李尘兄弟,你放心,以后有机会的话,这个人情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小事而已,还人情就不用了。”李尘摆了摆手说道。

    “不行,一定要还!”姚仇粗着脖子说道。

    李尘有些头疼的苦笑了起来,这人也太耿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