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钟天正在公司里巡逻着。

    他很喜欢现在的生活,也很享受现在的生活。

    他觉得,大师兄对自己实在是太好了。

    以前在村子里,虽然他也觉得自己过的很充实,但是平时也太闲了。除了修炼之外,钟天每天的休闲时间也就全在村子周围乱逛了。

    他很感谢师傅们,是他们给予了自己新生的机会,赋予了自己力量,让自己能够好好的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

    但同样的,这个感谢的名单中,又多了一个。

    那就是师兄李尘。

    现在的钟天,感觉过的比以前还要充实多了。除了修炼之外,自己还要上班,而且到了休息的时候,他还能上上网,在街上走走,感受一下大城市的气息,顺便买点自己喜欢吃的东西。

    这样的生活,以前在盘龙村可是享受不到的。

    所以,他很感激大师兄李尘给了自己这个机会。而且,他也在努力着,希望自己能够在师兄需要的时候帮上师兄的忙。

    钟天不傻,恰恰相反,他很聪明。只不过他平时喜欢将这种聪明内敛起来而已。

    同样的,他也懂的知恩图报。

    当初老人将他带回盘龙村的时候,不单单只是看中了他的天赋,同时,也看中了他的品格。

    心不正,实力再强,也只是祸害而已。

    钟天能够感觉到,最近或许自己就要突破了,连李尘的不知道,钟天的实力,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逼近了黄级的门槛。

    他感觉到,自己只差那么一点点,或许就能跨入师兄所说的黄级了。

    那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境界。

    “我要加油了!”钟天给自己暗暗打气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嗯?师兄,有什么事吗?”找了个角落,钟天接通了电话。

    “钟天,师兄有点事情,今天你就负责送你嫂子回家吧,对了,师兄不在家的时候,你就帮我好好保护你嫂子,不能让她出一点闪失。”电话中,传来了李尘的声音。

    “好的,师兄放心,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了!”钟天拍着胸口说道。

    虽然他知道李尘看不到,但他还是下意识的做出了保证的动作。

    “那就劳烦你多费心了。”

    钟天正准备说话,却发现电话中已经传来了‘嘟嘟’的忙音,挠了挠脑袋,朝着林奕的办公室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李尘的声音,似乎有些不对劲。

    “咳咳咳!”

    挂断了电话,李尘剧烈咳嗽了两声,伴随着他的咳嗽,一滴滴血迹再次从他的口中渗了出来。

    这一次,他伤的实在是不轻。

    他与姚仇之间的战斗,严格来说,没有胜负。

    但是他却清楚,如果姚仇没有离开的话,两人战斗到最后,死的,一定会是他。

    他重伤了,同样的,姚仇也伤得不轻。

    被七绝腿正中,可不是那么好受的。

    而李尘的右胸处,也出现了一个恐怖的拳印。

    肋骨内凹,直接刺穿了内脏,如果不是他反应快直接封住体内的穴道,恐怕现在的他,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那家伙……”

    想到姚仇离开时的表情,李尘的脸上不由地露出了一抹古怪。

    “如果杀死你的话,今天我估计也得躺在这里,为了我的小命,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姚仇说着,直接转头狂奔而去,仿佛身后有什么妖魔鬼怪一般。

    “如果我们没有其他仇隙的话,我想我们应该可以成为朋友。”李尘的嘴角扬起了一抹笑容。

    回到了别墅,李尘带上了红月和两颗白莲子,不顾身上的伤势,一路开车朝着寒潭的方向行驶了过去。

    然而,李尘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姚仇,同样也在念叨着他。

    “轻点轻点!”

    酒店的房间里,姚仇正在大呼小叫着。

    而一旁,姜冰榆则在小心翼翼地帮他包扎着伤口。

    “别动!”看着姚仇,姜冰榆怒声说道。

    “好好好!”看到姜冰榆发怒,姚仇顿时就不敢再叫了,有些弱弱地说道。

    “这小子,真是个怪物!明明只有黄级的实力,却能把我伤成这样,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练的。”姚仇看了看身上的伤势,苦笑着说道。

    “谁让你吃饱了撑的去找人打架的?”听到姚仇的话,姜冰榆忍不住瞪着眼睛说道。

    “我这不是想给你报仇嘛……”姚仇小声说道。

    “谁让你报仇了?你这是自找的!”说着,姜冰榆还伸手在姚仇的伤口上拍了一下,顿时疼得他呲牙咧嘴。

    两人从小就是好朋友,可以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只不过长大之后,姚仇却想要将朋友关系升级一下,姜冰榆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而已。

    在心里,她其实还是很在意姚仇的。

    “我虽然受伤了,但是那小子也绝对不好受,所以这个仇,我也算是给你报了,哈哈……嘶!轻点轻点!”姚仇正得意着,冷不防姜冰榆突然将绷带一拉,顿时得意声就变成了倒吸凉气。

    “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怪胎,自己都伤成这样了,还有心情去说别人的风凉话。”姜冰榆翻着白眼说道。

    “我说的可是真的!”姚仇连忙说道:“不过嘛,我觉得那家伙其实还不错,如果不是他伤了你的话,我甚至都觉得我们可以做朋友了。”

    “你能不能不要思维跳跃的这么快?”姜冰榆冷哼了一声,给姚仇包扎好之后,又在姚仇的伤口上拍了一下,疼的姚仇整张脸都挤成了一团,随即转身就走。

    ……

    而就在此时,在临川的街头,出现了两个奇怪的人。

    虽然这两人看上去与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但是在他们的身上,却有着一股独特的气息,让人不自觉的就想远离他们。

    那冷冰冰的气息,无论是谁,在他们身旁站久了,都会感觉一阵莫名的心中发寒。

    而且,这两人的目光,也带着一股仿佛藐视众生的冷漠。

    ‘生人勿进’这四个字,仿佛刻在了两人的脸上一般,让人望而生畏。

    “圣子最后传来消息的地方,就是这里了。”

    “终于到了,我们分头调查一下吧。”

    “怎么查?”

    “找出这座城市的所以强者,应该就能弄清楚了。”

    “也对。”

    两人交谈着,迈步走进了人群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