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终于到了!”

    一名男子大步的从机场走了出来,扶了扶脑袋,有些烦恼地说道:“该死的,这外面的世界,果然要方便的多,但是,这东西怎么坐的我头晕目眩的。”

    青年穿着一身普通的休闲服,走在路上,却能不自觉的引起周围众多女生的目光。

    不为别的,就一个字;帅!

    没错,这名青年的确很帅,甚至在周围的女生看去,这名青年,甚至要比电视上的许多明星都要帅的多。

    因为,相比起那些电视明星,这名青年看上去要阳光的多,而且,在他的身上,也有着一股奇特的气质,让人情不自禁的就想要靠近他。

    一些女生盯着他,直接就发起了花痴。

    显然,他也注意到了一些不对的地方。在看到那些女生仿佛要将他生吞活剥一般的眼神之后,青年在第一时间拔腿就跑。

    “哎!帅哥,别走啊!留个电话号码……”

    “呼——”甩了甩额头的汗水,青年有些心有余悸的往后看了一眼:“想不到,外面的女孩也这么主动。”

    这是,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突然来到了青年的身边:“先生,请问,你想当明星吗?先……嗯?人呢?”

    当这名星探抬起头的时候,却发现刚才还站在自己面前的青年,已经完全失去了踪迹。

    “我的心里只有冰榆一个人,你们这些家伙别想引诱我,哼!”青年傲然的扬起了头,看了看还在远处左顾右盼的星探一眼,转身离开了这里。

    ……

    “姚仇,你怎么来了?”姜冰榆冷着脸,看着面前的青年,冷淡地说道。

    “我当然是来找你的呀!”姚仇笑嘻嘻地看着姜冰榆,理所当然地说道:“我说过了,你去哪,我就去哪。”

    听到姚仇的话,姜冰榆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姚仇,我已经说过了,我不会回去了,家族的那些家伙既然不愿意承认我,那我也就没有回去的必要了。”

    听到姜冰榆的话,姚仇的脸色僵了僵,随即再次恢复了笑容:“你这是耍什么脾气呢,那些老家伙的想法难道你还不清楚吗?”

    “你毕竟是女孩,他们就是看你太优秀了,所以怕你将这一代的年轻人都压下去了,这才把你的研究成果都藏起来的。你也要理解一下嘛,家族历来如此……”

    “可是谁来理解我?”姜冰榆瞪着眼睛看向了姚仇:“女孩又怎么了?那些家伙自己无能,就不能让别人比他们更加优秀了?”

    “我理解你啊!”姚仇拍了拍胸口说道:“不管你怎么样,你是优秀还是不优秀,我都喜欢你!”

    姜冰榆有些无奈的转过了头,跟这个说话,实在是吃力。

    药师家族是一个庞大的家族,其中也有数个分支。

    她是姜氏的分支中最为优秀的一人,姜氏在药师家族之中,乃是专门掌管药物的药性和开发的。

    而姚仇,则是来自药师家族掌管武力的姚氏。

    同样,姚仇,也是姚氏这一代中武力值最高的年轻人。

    整个药师家族,最年轻的玄级高手!

    “姚仇,你还要我说多少遍,我现在只想研究药物,没心思去想别的事情!我在这里还有事情,你就回去吧。”姜冰榆有些无奈地说道。

    姚仇的确是药师家族这一代最优秀的年轻人之一,无论是实力,还是样貌品格,在整个药师家族中,无数的女性都将目光锁定在了他的身上。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家伙就是死缠着自己不放。

    “别这样啊。”姚仇苦着脸看向了姜冰榆:“冰榆,你知道的,我就喜欢你一个人,别赶我走呀!我有什么你不喜欢的地方,你说出来,我改还不行么?”

    姜冰榆冷着脸:“我有什么你喜欢的地方,你说出来,我改还不行么?”

    “好了,我还有事情,你别跟着我!”

    说罢,姜冰榆就直接转身离开了这里。

    看着姜冰榆离开的背影,姚仇的脸色再次苦了起来,摇了摇头。

    “果然又被解了。”刚走出来没多久,姜冰榆的神色就微微一动,眼神看向了临川的某个方向,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她所制造的毒,都是带有一些奇异的特性的。

    药师家族钻研药物无数年,早就将各种药物的药性理解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姜冰榆,更是药师家族这一代的奇才,不但将药师家族传承下来的药学知识学了个通透,还走出了属于自己的路。

    而正是她太过优秀,将姜氏这一代其他年轻人的锋芒全给压下来了,老一辈才希望将她暂时先打压一下,提拔一下其他的年轻人。

    姜冰榆天性就比较喜欢直来直去,受不了这种打压,这才一怒之下离开了家族。

    “刚解毒没多久,应该还在那附近。”姜冰榆的手指微微掐动了一下,一抹抹药粉顿时挥发在了空气中。

    通过这种药粉,她能感觉到那些她亲手调制出来的药剂。

    循着这股药粉所感受到的药剂气息,姜冰榆找到了安晴所居住过的那间旅馆。

    然而,此时的旅馆房间,已经空无一人了。

    “果然……”

    闻到了床单上残留的味道,姜冰榆轻轻地点了点头。

    转身来到了旅馆的楼下,姜冰榆的手指掐动,刚要再次使用药粉,从不远处的巷子里,却突然传来了几道脚步声。

    听到这脚步声,姜冰榆的眼神微微一闪,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在第一时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追击了过去。

    “嗯?”

    这里十分的偏僻,在小巷中东拐西拐就走进了一条死胡同。

    就在这个时候,姜冰榆缓缓地回过了头。

    在她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着一个男人。

    看着姜冰榆,李尘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下药的人,应该就是你了吧?”

    姜冰榆的目光也锁定在了李尘的身上:“解我药的人,应该也就是你了吧?”

    听到姜冰榆的话,李尘微微皱了皱眉:“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对我的妻子和朋友动手?”

    “你妻子?”听到李尘的话,姜冰榆却是骤然瞪大了眼睛:“你竟然娶了圣山的女人?”

    “不是她,她只是我朋友……”李尘有些尴尬地解释道。

    然而,听到李尘的话,姜冰榆的眼睛却是瞪得更大了。

    “你有妻子,居然还敢脚踏两条船,而且踏的还是圣山的女人?”

    “我……”李尘无语了,这女人脑洞怎么这么大?

    “现在是我问你,回答我的问题,我都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派人对我妻子下药,而且下的,还是那么无耻的药!”李尘皱眉道。

    听到李尘的话,姜冰榆的脸上下意识地露出了一丝不屑。

    那些被宋哲带走的,不过是一些她研究失败的药渣而已,她也没有想过宋哲拿去干嘛,只不过,以她的骄傲,却是不会轻易开口的。

    “打败我,我就告诉你!”姜冰榆淡淡地开口道。

    “你不说明理由,无缘无故对女人出手,可不是我的风格。”李尘扬了扬眉毛说道。

    姜冰榆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身形一闪,就骤然朝着李尘扑了过去。

    “这个理由,够了么?”

    一掌袭来,李尘下意识的抬起了双臂抵挡。

    “砰!!”

    随着一身沉闷的响声,李尘的脚步下意识的后退了数步。

    “黄级!”李尘的心中闪过了一抹了然,也难怪安晴会受伤中毒,原来这个女人的实力,的的确确已经达到了黄级。

    不然的话,以安晴的实力,再加上寒霜剑傍身,一般人还真奈何不了她。

    “不过……”

    姜冰榆刚想继续追击,却发现李尘已经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

    下一刻,她就听到了身后传来了呼啸声。

    “轰!!”

    拳风呼啸,姜冰榆出掌硬拼,整个人顿时就被击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整个墙壁甚至都被她给砸出了一片蜘蛛网一般的裂纹。

    “好强,不愧是能解我毒的人!”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姜冰榆再次站了起来。

    然而,她的声音刚刚落下,瞳孔就猛然一阵收缩。

    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李尘已经再次消失在了她的眼前。

    “呼——”

    一阵仿佛要把人给吹飞的疾风骤然来到了姜冰榆的身前,暴烈的拳风,甚至在姜冰榆那白皙的脸上都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痕迹。

    “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拳头停留在了姜冰榆的眼前,李尘缓缓地开口道。

    “我……输了。”

    散去了身上原本紧绷着的真气,姜冰榆有些泄气地坐在了地上。

    “没想到,外界竟然也有你这样的怪物。”有些古怪地看了李尘一眼,姜冰榆缓缓地将事情讲述了出来。

    原来,宋哲只不过是她手下一个赚钱的工具而已,她为宋哲提供一些药物技术和保护,而宋哲则是负责提供资金。

    平时一些她研究失败或者没用的药,都会扔给宋哲去处理。

    至于怎么处理,她从来没有过问过。

    只是就连她也没想到,这次宋哲竟然会用她的药来做出这种愚蠢的事情。

    “好了,我说完了,你动手吧。”瞥了李尘一眼,姜冰榆淡淡地开口道。

    “动什么手?”

    李尘收回了拳头,笑眯眯地看向了姜冰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