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打开房门,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却是李尘意想不到的人,赫然是林奕!

    她怎么会在这里?

    李尘脑袋突然当机了一下。

    林奕看着打开房门的李尘,心里不由得一阵冰凉,自己看到李尘一个人追出来,在别墅之中担心其危险,便是带着王妈也一同赶出来。

    有王妈在,林奕还是顺利找到了李尘的踪迹,远远地看着李尘抱着一个女人就来宾馆了,内心顿时满是疑云,找前台小姐打听了后,便是找到了李尘开的房间。

    李尘还在发愣,林奕就是想往里面闯,反应过来的李尘连忙拦住对方。

    “漂亮老婆,你怎么在这里啊?”李尘一脸笑容问道。

    林奕往右一突,李尘同样往右一拦,林奕往左一突,李尘同样往左一拦,始终是不让她进去。

    “你不是追人么?你这里做什么?”林奕俏脸寒冷,她始终觉得李尘不是这样的人,但眼前的事实不由得让她不相信。

    人都出现在宾馆了,还是孤男寡女,鬼都知道做什么了。

    你说是治疗?问一男一女晚上开房在宾馆里面治疗?是治疗生理方面的问题吧?

    反正林奕是绝对不相信李尘说的话。

    “哈哈。”李尘打了个哈哈,脑海之中却是在快速思考,“本来我是要…啊!”

    李尘猛然一叫,却是林奕直接踩了李尘一脚,而后推开李尘,冲了进去!

    要糟。

    李尘心里一阵苦笑,果不其然,林奕看到房间里面躺在床上的麒麟姬,当即就是愣住了,尤其是此刻麒麟姬衣衫半裸,让林奕更加确信不疑

    “哼。”

    林奕冷哼了一声,扭头就往外面走。

    自己果然看错了他,竟然背着自己在外面……

    林奕心中胡思乱想,不对,我和他本来就是三个月的临时夫妻,他怎么样和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我要这么关心他,他想找就找,和我有什么关系?

    林奕自我安慰,正想出去的时候,却是见到李尘又挡住自己了。

    “让开!”林奕冷冷说道。

    “不让!”李尘说道,林奕一往左,他也跟着往左,林奕一往右,他也跟着往右。

    “老婆,你听我解释。”李尘连忙开口说道,今天这个玩笑可开大了啊,搞不好林奕真的会一怒之下离自己而去,本来之前他能感受到林奕一颗心已经逐渐靠近自己了,但突然发生这种事情,难免不会心凉。

    但问题最关键的是,自己真的******是在帮别人治病啊。

    真的是欲哭无泪,本来是做好事,一点回报都没有,然后现在老婆还要离自己而去。

    “有什么好解释的,”林奕气得直接把头扭到一边,“你在这里做什么我都不关心,和我又没有什么关系。”

    “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啊。”李尘一拍脑袋,苍天啊,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那是哪样?”林奕出言讽刺道,“难道你还要在我面前表演活春宫?”

    “乖乖老婆,你先听我解释。”李尘也是感觉有些焦头烂额。

    “谁是你老婆?”林奕叱道,“我们可是临时契约和协议,三个月后就离婚!”

    说完,林奕又是抬起脚,重重在李尘的脚上一踩。

    趁着李尘吃痛,林奕直接跑了出去。

    看着林奕远去的背影,李尘也是一脸郁闷,今天晚上发生的都叫什么事啊,本来是追地狱骷髅组织,然后遇到被下药的麒麟姬,半路遇到挑事的于羽颖,最出乎意料的竟然还是突然出现在门外的林奕。

    唉,良久之后,李尘也只能叹了一句,也只能怪哥魅力太大了,桃花运来了挡都挡不住。

    等下回去别墅后再向林奕解释吧,反正在别墅里面她又跑不掉,怎么着也得把这件事给她讲清楚了,要不然会毁了自己的形象啊。

    关上房门,李尘转头去看麒麟姬,其体内的药性已经挥发出来了,按道理来说应该醒了。

    然而,床上却是没有麒麟姬的人。

    就在李尘一愣的瞬间,其头顶却是一道人影袭来,二话不说,一拳朝着李尘砸来!

    李尘反应极快,侧身避让更是直接飞速握住对方的手腕,用力一扯,巨大的力道直接将对方给扯了下来!

    那人身手十分矫捷,在半空中一个翻身,来到李尘身后,然后二话不说,修长笔直的美,腿抬起,猛然朝着李尘劈下!

    “你疯了?”转身看到袭击自己的人正是麒麟姬,李尘不由得一愣,但这个时候对方的腿已然是朝自己劈来,李尘一避,在其攻击落空想要收回去的时候,猛然直接将其腿夹在了自己的右臂之下。

    麒麟姬用力挣扎,全然无效。

    “喂,你没病吧?”李尘皱了皱眉。

    看着眼前可恨之人的模样,麒麟姬又是左手成掌劈出,然而却照样被李尘给挡了下来,更是左手也死死扣住了其手。

    麒麟姬眼睛寒光一闪,右手直接朝着李尘的脑袋扇去,李尘当下一惊,却是急中生智,夹着对方美腿的右手往上狠狠一抬,那条腿直接成了一字形竖起,这不仅化解了麒麟姬的攻击,更是让麒麟姬无法动弹。

    将其剩下一只手扣住,顿时麒麟姬再也无法反抗。

    尝试着挣扎了一下,全然没用。

    “你是不是傻了?”李尘看着眼前的女人,也是不由得感到有些生气,自己辛辛苦苦耗费真气去帮助她排毒,然后对方见面二话不说就想杀自己?

    有没有这么恩将仇报的?就算是恩将仇报你也过个几天行不行?

    “哼。”麒麟姬看着李尘就气不打一处来,自己醒来的时候,上衣都是卷在自己的胸部,而且牛仔裤的扣子竟然没扣好,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对方趁着自己昏迷的时候,对自己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尤其是周围所在的地方,竟然是一个宾馆,麒麟姬更加可以断定,李尘对自己图谋不轨。

    “我昏迷的时候你对我做了什么?”麒麟姬冷声问道。

    李尘一愣,卧槽,原来是这么回事,自己不就是当时去开门然后忘记帮你穿上衣服了么,多大点事啊。

    “帮你逼出春,药啊。”李尘脸上出现熟悉的笑容,“要不然你现在能有这么生龙活虎?”

    “这不是重点!”麒麟姬看着李尘那猥琐的笑容,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不是重点吗?”李尘假装愕然,认真想了想,然后说道:“你是想问我怎么脱你衣服的吗?”

    “无耻!”李尘话音一落,麒麟姬就想动手,但全身上下都被李尘给控住了。

    愤愤然挣扎了一下,麒麟姬望着眼前猥琐的混蛋,恨不得撕了对方。

    卧槽,完全不领情,早知道谁还给你治疗。

    李尘内心满是郁闷,但吃不得亏的他一定要占回便宜。

    “你要是敢乱动,我就不客气了。”李尘脸上坏坏一笑,他们两个人现在的姿势其实很尴尬和暧昧,基本上贴得很近,麒麟姬的长腿架在李尘的肩上无法动弹,这就使得麒麟姬其实是和李尘的某个部位贴得很近的,只要在往前一步,两个人就会来一次亲密接触。

    “你敢!”麒麟姬美目一瞪。

    李尘不由得内心一叹,为什么妹子都这么天真,难道自己还有什么不敢的吗?

    话音未落,李尘就往前贴了一点,顿时之间,两人脸部几乎是只差一点点就要靠近。

    “你!”麒麟姬心里又羞又气,而李尘却是一口热气喷在她脸上,不得已麒麟姬只能转过头。

    但转过头也没有用,她能感受到李尘的那鼻息在自己的脸庞处,而后,慢慢到了后颈,再然后到了耳垂。

    “好漂亮的耳垂。”李尘的声音直接在其耳边响起,而这个时候,麒麟姬更是感受到自己的****,被李尘往前顶。

    虽然是隔着衣物,但那感觉却异常清楚,好像随着对方的一顶,自己整个人都没了任何力道一般。

    “你,你放开我。”麒麟姬无奈说道。

    “为什么要放开你?”李尘一脸坏笑,“你不觉得我们这样挺好吗?”

    麒麟姬简直气得快疯了,这个混蛋,如果不是自己打不过你,自己一定要打残你,即使在龙魂里面,还没有哪个人敢如此对自己!

    “哟,虽然嘴上说不要,但身体还是挺诚实嘛。”李尘忽然发现,一丝红润出现在了麒麟姬的耳旁,显然对方身体是有反应了,而且对方似乎也是有了那么点反应。

    “你再不放开我,我要追杀你到天涯海角,整个龙魂都要追杀你!”麒麟姬大声说道。

    但实际上,这点威胁对李尘来说,一点用都没有,开玩笑,你这么讲把冥王的称号往哪里放,而且冥王殿里的人可不是吃素的,龙魂的人又如何?

    “小乖乖,就这么喜欢我?”李尘继续在其耳边吹着热气,“要跟我到天涯海角啊?”

    “你。”麒麟姬已经是开始喘了起来,在李尘的一番**之下,她身体的确有了反应,这让她不由得感到有些羞耻。

    “没事,虽然你脸蛋一般,胸又不够大,屁屁不够翘,皮肤不够白,腿不够长,但我也能够勉勉强强接受的。”李尘嘿嘿笑道。

    “做梦!”麒麟姬已经是气绝,一边要抵抗身体的本能反应,一边还要忍受李尘的口语袭扰,真的是非常艰辛。

    感到有些差不多了,李尘也是见好就收,猛然之间松手,顿时麒麟姬失去支撑,差点倒在地上。

    晃了晃稳住身形,麒麟姬却是看到对方转过头去了:“下次先弄清楚状况再动手,不是我脱了你衣服救你,你要么现在已经**,要么就是药发身亡。”

    麒麟姬脸上有着恨意,当即就是脚一点,手掌带风一般袭向对方,然而,李尘的话语又是淡淡传来:“你敢背后偷袭,等下我就把你硬上了。”

    快到李尘后背的手猛然一滞,麒麟姬气得胸部此起彼伏。

    “哼。”

    过了一会,麒麟姬才收回手,脚下一点,身子在半空中一个翻身,跃到床上拿起自己的外套。

    “你给我等着。”麒麟姬满脸怒容,二话不说就是直接打开窗户,然后朝着外面跳下!

    啧啧,竟是气得连门都懒得开了,李尘一阵摇头,这麒麟姬也未免心胸太小气了吧,下次?下次如果麒麟姬敢动手,李尘不介意再给他一个教训,而且绝对是终身难忘的教训。

    既然麒麟姬也好了,自己也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还要赶回去安慰漂亮老婆,李尘也是走出房间,离开宾馆。

    来到大街上,李尘朝回走的时候,却是忽然之间目光一瞟,然后连退几步,看向一处饮料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