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晚上。

    李尘回到别墅,和王妈打了声招呼,便是上到二楼,准备上厕所。

    然而,刚一打开门,就看到一道曼妙的身影正坐在那里。

    李尘一愣,只见林奕正穿着简单的宽松衣服,下身的裤子已然退到裤脚,一双修长美白漂亮的大腿正坐在上面,顺着大腿上去,那双腿之间神秘的地方正被衣襟给遮掩。

    林奕也是愣住了,看着推门进来的李尘,脸上一脸愕然,好像愣住了一般。

    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好像都是呆住了。

    但一秒过后,林奕嘴巴张开,喉咙之中的尖叫声即将蓄势待发,只要一瞬,那尖锐的叫声就会如同刀锋一般穿透整个别墅。

    李尘丝毫不怀疑事件的严重性,尤其是在他听到王妈的脚步声正向这边走过来的时候。

    连忙身形一闪,李尘一个箭步跨过去,在林奕即将尖叫的瞬间,直接捂住了林奕的嘴巴。

    “啊!”

    尖叫声刚刚响起就直接变成了“呜呜呜”的声音,林奕的美目看着近在咫尺的李尘,想要发出尖锐的叫声,但自己的嘴巴却是被捂得死死的。

    “嘘”

    李尘示意了一下,但下一秒,猛然之间,林奕的双手直接捂住李尘的眼睛。

    两人的样子和姿势颇为尴尬,李尘右手捂着林奕的嘴巴,而林奕则是双手捂着李尘的眼睛,此刻,李尘成了瞎子,而林奕则是成了哑巴。

    美目中满是怒火,这个混蛋,怎么一天到晚只想占自己的便宜?

    “王妈过来了。”李尘小声说道。

    “哼”

    林奕鼻子轻轻哼了一下,猛然之间,朝着捂着自己嘴巴的手掌直接咬下!

    “啊!”

    李尘掌心传来痛楚,不由得要叫出声,但仅仅是瞬间,就被其给憋了回去。

    李尘猛然向后退去,两人猛然分开,林奕猛烈喘着气,而李尘则是看了看自己的手掌,那里一排清晰的牙印正整齐地印在上面!

    “你属狗啊!”李尘大怒。

    “不准看!”林奕也是美目中带着愤怒,双手遮拦住了自己的位置,“赶紧给我出去!”

    李尘看着林奕现在这副模样,你让我出去就出去?

    “为什么要出去?”李尘脸上出现熟悉的坏笑,“你是我老婆,不就是看你上个厕所吗?有什么好回避的?”

    “流氓!”林奕愤怒地瞪着眼睛,“你不出去我就喊王妈进来!”

    李尘脸色不改道:“那我再捂住你咯,另外王妈来了更好,我就告诉她,我们两个生米煮成熟饭。”

    话音还未落,却是见到林奕直接拿着旁边的杂物朝着自己砸来!

    “给我滚出去,你这个流氓!”

    李尘顿时鸡飞狗跳,“喂喂喂,别砸了,我出去,我出去就是了!”

    从厕所里出来,李尘一阵苦笑,自己上厕所不反锁,还怪我。

    不过好在别墅里面厕所多,李尘换了一个。

    而林奕则是气鼓鼓的,这个流氓,这个混蛋,她现在恨不得咬死对方。

    从厕所出来,林奕一点心情都没有,心理一边骂着李尘变态,一边朝着自己房间走去。

    林奕本来今晚还有很多事要做,但却是被李尘弄得心情全无,便是回房打算洗澡睡觉。

    李尘也是回到房间,正准备连通爱丽丝的时候,却是耳朵一动!

    有人!

    神色严肃,李尘脚下一点,整个人直接贴在了窗户旁边,耳朵听着外面的声音。

    细细沙沙的树叶声音传来,轻微的脚步声踩在树枝之上,而后再度消失。

    但下一秒,一道轻微贴在墙壁之上的声音却是传来,然后那声音向着旁边而去!

    是个高手,李尘心下立即判断出对方的实力,而且看样子,他前去的方向好像是,林奕的房间!

    李尘猛然眼睛一缩,直接冲出房间,朝着林奕的房间飞奔而去!

    一把推开房门,李尘心急地在房间里一扫,却是并没见到人,而林奕的房间之中,窗户仍然紧闭。

    浴室之中的灯光亮着,就在这个时候,浴室的灯光熄灭,随后浴室的门被打开,也就是这个时候,轻微的玻璃破碎声出现,一道极细的钢针朝着浴室的方向飞去!

    李尘目光一凝,脚下一动,同样朝着浴室方向冲去,而这个时候,身穿浴袍,刚洗完澡的林奕出现,她看着朝着自己冲过来的李尘,不由得大惊!

    “李……”话音还未落,直接被李尘扑倒在地,而之前那根钢针射在墙壁上,然后跌落到地面,滚入到椅子底下去了。

    “你个流氓,放开我!”林奕又惊又恼,这个流氓,竟然敢趁自己洗澡的时候进来,真的是色胆包天。

    “别吵,有人来了!”李尘低声说道,与此同时,一脸警戒地打量着房间之中。

    林奕因为之前在洗澡,所以房间之中的灯光是关闭的,现在还没有打开,只有外面的月光洒在房间之中,整个房间之中显得比较昏暗,之前破掉的窗户已经是被打开了,那窗帘在微风中迎风飘扬,但闯进来的人影并没有见到,或者说对方只是趁着这个机会把窗户打开了,而没有潜入进来!

    对方在暗,自己在明,李尘不由得不警戒。

    “李尘,我看错你了,你就是一个流氓!”林奕已经是气急了,压根就不相信李尘的话,“你放开我,你放开我。”

    “别动。”李尘连忙控制林奕,现在不能分心,然而,林奕只当李尘是个流氓,不断挣扎。

    李尘看到林奕还动,直接翻了个身将其压在身下,两人紧紧贴着。

    此刻林奕是刚出浴,身上只裹着一件浴袍,那曼妙的身形显露无疑,在李尘的紧贴之下,那**的身体扭动着,即使是李尘穿着衣服,他也能感受到对方的弹性。

    尤其是在林奕挣扎的时候,那浴袍竟然是有逐渐脱落的趋势,更多的肌肤裸露出来。

    李尘心下深吸了一口气,林奕真的是尤物,胸前那凸起被自己紧紧压在身下,一双曼妙的长腿盘着自己的身体,平坦的腹部更是与自己的腹部亲密接触。

    林奕心里都快哭了,她能感受到对方厚重的男性气息喷在自己的身上,能感受到对方压在自己身上强健的胸肌,难道自己的清白就要交代在这了?这就是个流氓!

    “李尘,你再不放开我,我会记恨你!”林奕挣扎得更为剧烈。

    身下的妙人不断扭动,林奕此刻的状况就跟脱光了没什么区别,李尘也是个男人,林奕这么扭动挣扎反而就像是烈酒般的挑逗!

    “你!”林奕突然大惊失色,她只感觉到对方的腹部处,一股硬邦邦的感觉顶在自己身上。

    “再吵就现在把你给上了!”李尘假装恶狠狠地威胁道,这妮子,真的是分不清状况啊。

    林奕看到李尘凶狠的表情,也是被吓到了,当即不敢再动。

    看到林奕不动了,李尘心里吐了口气,自己的欲火差点就被对方勾起来。

    对方不动了,李尘这才抬起头小心警戒地观察起情况,但这个时候,窗户上面却是出现了一个黑影,他看着李尘,蒙着脸的眼睛之中,透露出一股寒光!

    “小心!”李尘大惊,连忙抱着林奕就地一滚,而对方手中甩出的暗器,直接插在地面。

    林奕猛然呆住了,旁边那些十字镖一样的暗器就插在她旁边,李尘没有骗她!

    而这个时候,李尘抬起头看向对方,额头都是冷汗,刚才一枚十字镖直接插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哈哈哈”

    猖狂喑哑的笑声从对方口中传来,对方中了暗器,可以说是完了,自己的十字镖上都是淬有剧毒,没有自己的解药如何能解?

    “李尘,李尘,你还好吧?”林奕连忙问道,她看着一脸冷汗的李尘,不由得担心问道。

    “没事。”李尘强忍着剧痛。

    “堂堂冥王,也不过如此。”喑哑的笑声继续传来,只见“嗖嗖”几声,又是几枚十字镖射在李尘身上。

    “李尘,你不要紧吧?”林奕已经带上了一股哭腔。

    “他已经去见阎王了,很快就到你了。”那黑色的身影缓缓向着林奕走来。

    林奕躺在地上,仰头看着那走来的身影,一颗芳心也是逐渐沉到了谷底。

    “李尘,李尘,你快醒醒啊。”林奕摇晃着李尘,但李尘一动不动地伏在她身上。

    那身影走到林奕身边,毫不迟疑地拔出了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刀,对准林奕,就要斩下!

    但也就是刹那之间,本来已经昏迷不醒的李尘陡然睁开眼,寒光一闪,手掌在地上一拍,整个人直接跃起,直接冲向那名黑衣人!

    那黑衣人也是没有料到,想要变招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李尘来到其身边,半空之中一个横踢,那人直接被踢中胸口,犹如受到万斤重的巨锤袭击一般,不由闷哼一声,蹬蹬蹬接连倒退几步。

    他骇然抬头,一双眼睛看着平静的李尘,不可置信说道:“你,你没死?”

    “很惊讶?”李尘体内真气运转,顿时之间,扎在自己后背上的那些飞镖全部被肌肉巨大的力道挤了出来,掉落在地上,实际上李尘早就拿真气防着自己,飞镖只是进了表层,而其上的毒更是被真气死死压制,压根就没传染开。

    西贝卡都奈何不了李尘,这种区区毒物怎么会奈何他?

    “如果我不中毒,你怎么可能接近我?”李尘淡淡说道,“你不接近我,我怎么能够,活捉你?”

    李尘的眼睛之中闪过一抹寒光,随后身形一动,朝着对方冲去,但对方也是知道任务失败,毫不迟疑,当即就是朝着窗户疾射而去,但李尘早就料到了他的举动,速度更快地堵住出口。

    那黑衣人却是在这个时候忽然扬手一抬,一连串的十字镖朝着还在地上的林奕飞去。

    围魏救赵!

    李尘无奈,只得回到林奕身边,将那些飞镖全部挡下来,而黑衣人已经趁着这个时候冲出了窗户。

    李尘还想起身追的时候,却是看到地上的林奕,不由得有些犹豫,如果这是对方的调虎离山,那林奕可就危险了。

    但如果不追上对方,李尘就少了一条能够查探幕后黑手的信息,对方这么针对自己,而这名黑衣人更是最好的线索,说不定能够从其嘴里面撬出不少有用的信息。

    看着那人逐渐远去,李尘皱着眉头,但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响起:“姑爷放心去追就是,小姐有我守着。”

    听着这话,李尘眼睛一亮,点点头:“拜托王妈了。”

    说完,便是脚下一点,直接冲出窗户,向着那人追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