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恩公,王浩可找到你了!”

    整个场面鸦雀无声,那些王浩带来的人都是一愣,说好的打架呢,怎么回事啊?

    猴子傻了,这什么情况,自己老大怎么会给这小子下跪,而且看样子还是心甘情愿的那一种,卧槽,难道我眼瞎了?

    赵文彬也是傻了,这剧情发展不对啊,难道不是李尘被打得半死不活然后跪地求饶,怎么这黑道老大竟然跪在了李尘面前。

    李尘也是一愣,这家伙还真是果断啊。

    李尘重新坐回座位上,好整以暇地看着王浩:“我又没帮过你,叫我恩公做什么?”

    王浩满脸陈恳:“当日如果不是恩公出手,王浩早已经是一个死人,更不会有今天的王浩,即使恩公认为那不过是举手之劳,但王浩却毕生都记得当日的场景。”

    王浩想起了那天晚上,李尘一个人灭了整个斧头帮,除了自己外,没有人知道临川市这么厉害的帮派是如何突然之间一夜消失。

    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太恐怖了,尤其是当老虎拿出手枪那一幕,已经深深印在了王浩的脑海中。

    连子弹都能躲,这种人会是普通人?

    而且,当日王浩知道斧头帮被灭后,当即是集结了一批新的人马,快速将斧头帮所有的地盘都吞并,一时之间,临川市的黑道格局改头换面,老虎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王浩,加上之前的地盘,王浩底下的实力足以挤进临川市前三。

    短短几天,王浩的人生大起大落,但他很清楚,如果不是当日那天李尘出手,自己早已命丧黄泉。而且,即使自己到了临川市第一帮派,眼前这人要灭掉自己不过是弹指之间的事情。

    于情于理,不论是私下的恩情,还是为了以后帮派的发展,如果能和李尘搭上线,那都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你们还楞着干嘛?”王浩猛然回头,厉色说道:“我浩某人的恩公难道不是你们的恩公?还不给我跪下!”

    那些混混都是呆住了,脑袋有些当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若有不跪者,回去后帮法处置!”

    王浩怒声道。

    这一下,那些带过来的混混都是毫不犹豫地跪下,齐刷刷地一片,基本上把9楼楼梯附近那一块都给跪满了。

    看着那些跪下来的混混,倒是颇为壮观,不过,猴子和赵文彬两个人却还没有跪,他们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脸上有些茫然,赵文彬的脸上更是出现一股恐惧的神情,今天的事情发展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而且他有预感,自己今天能不能走出林氏集团都成了一个问题。

    “咕咚”

    赵文彬咽了下口水,他突然有些后悔,怎么就得罪李尘了?

    就剩两人站立,王浩的表情开始阴沉下来,猴子看到王浩看向自己的表情,当即是心里咯噔一下,连忙跪了下来,顿时之间,只有赵文彬还站着。

    自己又不是他的小弟,应该不用跪吧。

    赵文彬惴惴不安,而王浩却是发话道:“你是不是看不起浩某人,老子不管你是谁,老子的恩公在这,你就给老子趴下,不然后果是什么你该知道!”

    “扑通”

    赵文彬吓坏了,不需要对方再说,当即就直接跪下了,他感觉脸上满是汗珠,今天可能要把自己交代在这里了啊。

    “恩公好!”

    王浩大声说道,然后叩头。

    “恩公好!”那些混混也是当即跟着叩头。

    震耳欲聋的声音将实验室里偷看的那些调香师都震住了,这李尘什么来历啊,怎么黑道都怕他?

    正在偷偷观察情况的一名保安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然后拿起对讲机:“队长,我们不用担心了,9楼一切安全。”

    很上道啊,李尘再度打量了一下王浩,眼前这人极为聪明,不过他这一招也的确很有效,李尘如果再想出手也不是很现实。

    “行了行了。”李尘挥了挥手,“都站起来吧。”

    王浩等人都是站了起来,李尘指向猴子和赵文彬:“其实呢,我和你们也是无冤无仇,但这两个人总是找我麻烦,不解决他们,我怕以后还是麻烦不断。”

    王浩一转头,当即就是脸色变了:“操,老子恩公你也敢动?压过来!”

    顿时身后几名混混压着猴子和赵文彬走上来。

    完了,完了!

    赵文彬已经是吓出了一身汗,此刻那一脸微笑望着自己的李尘,就仿若魔鬼一样。

    猴子也是吓傻了,这家伙不是没有来头吗?自己老大都要服服帖帖,这叫没有来头,赵文彬可是把自己给坑惨了啊。

    两人压到身前,王浩直接一脚踹过去:“做错事了还要怎么做还要我教啊?”

    猴子直接吃了这一脚,整个人都被踹到地上去了,但他连忙爬起来跪下,两只手就直接朝着自己的脸狠狠甩下!

    “恩公,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认得您!”猴子两只手不断地狠狠打着自己的脸。

    “您大人不记小人过,猴子我之前说的话您就当放屁!”

    李尘看着猴子自己打脸,其下手的确挺重,只是几下,自己的脸庞就红了一块。

    “恩公,都是这个家伙骗我,他说要我帮他教训一个同事,完事后给我3000块,恩公,我是被钱蒙了心,我该死,我该死。”

    猴子一巴掌一巴掌地甩在自己脸上。

    王浩冷哼一声,又是一脚踹过去:“以后把招子给我放亮了,以后在道上混别把自己给搭进去。”

    这一脚踹出,猴子的嘴角出现一丝沁红的鲜血。

    “恩公,您看,猴子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是不是……”王浩一脸恭敬地向李尘问道,等看到李尘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的时候,猛然心下一惊,连忙说道:“如果恩公不满意,我直接把他交给你处理!”

    猴子一听,顿时眼睛之中满是恐惧。

    李尘摆了摆手,“你帮派里的人怎么处理我自然是不会处理,他也是受雇于人,他既然明白了也就算了。”

    猴子和王浩一听,都是心下一松。

    “还不谢谢恩公?”王浩回身一瞪。

    “谢谢恩公,谢谢恩公。”猴子连忙说道。

    李尘看向此刻一脸苍白的赵文彬,鼻子上还裹着白布,眼睛之中满是惊恐,一双腿更是控制不住地打起了筛子。

    “怎么样啊,赵部长,你还想不想开除我?”李尘淡淡问道。

    “不会不会。”赵文彬头摇得像波浪鼓,“要开除也是您开除我。”

    “那怎么行呢,您可是人事部长。”

    旁边的王浩这个时候却是鼻子里重重一哼,“敢得罪我恩公,老子妈的,你找死!”

    王浩直接一脚踹出,踹在赵文彬的肚子上,顿时之间,赵文彬整个人都被踹到了地上。

    “架起来!”王浩冷声说道。

    那几个混混连忙把王浩架好,一双手别在身后,让其动弹不得。

    “妈的,老子今天替恩公打死你!”王浩说完,接连踹出,而赵文彬已经如同杀猪一般的叫了起来。

    因为不是自己的小弟,王浩打得特别卖力,反正只要不打死就行,至于在医院躺十年还是二十年就不关自己的事了。

    “李尘,李尘,尘哥,尘哥,别打了,我错了。”赵文彬开始大声喊了起来,但猛然之间直接一巴掌甩了过来。

    “尘哥,尘哥,我错了,我不该得罪你,我不该心胸狭窄,我不该喊人对付你。”赵文彬简直快哭了,今天简直就是噩梦。

    李尘好像没听到一般,反而是闭上了眼睛。

    赵文彬感觉身体都要散架了,看到李尘直接闭上了眼睛,心里一慌,心中被无限的恐惧给填满。

    “操,你他妈吓傻了?”王浩猛然一皱眉,却是赵文彬裤子中间,直接湿透了,一股尿骚味弥散开来。

    “尘哥,尘哥,你放过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我还年轻,我不想死啊。”赵文彬鼻涕和眼泪已经分不清了,“尘哥,我不该追求林总,我不该碰你的女人,我赵文彬有眼不识泰山,你就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得罪你了。”

    就在这个时候,李尘淡淡的声音传来:“我和林奕什么关系?”

    赵文彬一愣,连忙说道:“夫妻关系,夫妻关系,我绝对不会再碰她。”

    “嗯?”李尘眉头一皱。

    赵文彬看到李尘这样,当即大惊失色,连忙改口道:“上下级关系,林总是你上司,你是林总的下属。”

    “嗯?”李尘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赵文彬简直快哭了,这让自己怎么答啊。

    “我不知道你和林总什么关系,我什么都不知道。”赵文彬快哭出来了。

    “这就对了,你什么都不知道。”李尘睁开眼睛,“我不希望再次看到林奕身边还有你的影子。”

    “放心,放心,我回去之后立即辞职。”赵文彬犹如小鸡啄米,然后他却看到李尘神色又不对了。

    “我让你辞职了吗?”李尘淡淡说道,“林氏集团如果有丝毫或者变故,你应该知道后果。”

    不能辞职,还要看到你这个煞星,还让不让我活了?

    赵文彬欲哭无泪,但又不能得罪李尘,只能答应。

    “还有,今天发生了什么?”李尘问道。

    “尘哥,放心,什么都没发生。”赵文彬快速说道。

    “那你这身伤怎么回事?”

    赵文彬连忙答道:“这身伤是我一不小心摔在楼梯上摔出来的,是我自己走路没长眼睛。”

    王浩看到李尘满意了,示意两个手下放开赵文彬:“给老子滚,再敢得罪老子恩公,老子废了你!”

    赵文彬如蒙大赦,屁滚尿流地逃向楼梯。

    做完之后,王浩却是看到李尘转头朝着实验室的方向走去。

    “恩公?恩公?”王浩大声说道。

    “你也走,我又不认识你。”李尘的声音远远传来。

    “啊?”

    王浩傻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