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临川市,长途汽车站。

    一辆长途汽车从站里发了出去,其上已经坐满了人,向着临川市的高速公路驶去。

    没有多久,这辆汽车很快就开离了临川市,开始向着目的地进发。

    这辆汽车最远的目的地是一个叫做景阳县的地方,属于景阳市范围内最为偏僻遥远的一个县,而这,也是李尘的目的地。

    一开始从景阳县出来,后面闯出了名气,再出了国,成就了冥王的封号,再到现在回来,之前的种种一切在李尘脑海里飞速掠过。

    坐在位置上,李尘都没有看窗外的风景,闭着眼睛,似乎显得很不精神,他在休息,回到临川真的太累了,连续发生的事情以及背后的阴谋让他有种应接不暇的感觉。

    一个半个小时之后,这辆长途汽车转向了一条比较偏僻的马路,这算是正式脱离了临川市的范围,而车窗外的景象也是逐渐转变成乡镇的景象。

    李尘坐车坐得有些昏昏欲睡,而这个时候,同排左侧的两个女孩看着窗外的景物,不由得担忧说道:“这种地方会不会有人抢劫什么的?”

    “哎呀,雯雯,怎么可能呢。”另外一名女孩安慰道,“不要紧的,我坐了这么久都没遇到过,而且再有几站就下车了。”

    “就算有劫犯过来也不用怕。”就在这时,李尘斜侧方的一个青年男子转过头插话道,他长得一般,脸上挂着笑容。

    “为什么不怕?”雯雯开口问道,与此同时,车上旁边的几名女孩也是将目光投向那名男子。

    “因为有我在。”男子微微笑道,“我可是全国散打冠军,区区一个劫匪,我会打得他找不着北。”

    “真的?”雯雯眼睛一亮,其余几个女孩的眼神中也是带着半信半疑的神色。

    “当然。”男子脸上更加兴奋,“给你们展示下。”

    说罢,男子站了起来,两只手臂一弯曲,顿时之间,肱二头肌显示出来,胸口那强健的肌肉也是通过薄薄的衣服显露无疑。

    这一下,顿时让那些女孩都是信了,兴奋得纷纷尖叫起来,雯雯眼中也满是崇拜之色。

    闭着眼睛的李尘,斜眼看了一下,花拳绣腿,懒得理会,歪了个脑袋继续睡觉。

    这个小小的举动却是意外被那男子看到了,在一片女孩的羡慕神色中,他努了努嘴:“就他这样的,我一个可以打十几个。”

    众女孩看到李尘的模样,听到这种话语,不由得又是一阵欢笑声。

    李尘眼皮都没抬,装作没听到。

    “你这肌肉,怎么练出来的啊?”一名女孩也是插话说道。

    “饮食和锻炼。”那男子又摆了个姿势,“你看我这里的肌肉,也是经过多次才练出来的。”

    “那我们也可以练出马甲线吗?”又是一名女孩问道。

    “可以啊,”男子的目光转过去,“只要方法得当,自然可以,而且如果我帮助你的话,你会事半功倍哦。”

    其余几名女子也是聊开了:“是吗是吗,那怎么练,快教教我。”

    “这样吧,给我你们手机号,如果有空再临川市聚一聚,然后我教你们。”

    “嗯,好。”

    众女孩都同意。

    李尘心里无语,好烂的泡妞方法,自己泡妞还需要这样?直接一个漂亮老婆自己送上门。

    车继续向前开,窗外的景物相当于已经是穷乡僻壤了,再有几个小时就能到景阳市。

    景阳市是比较出名的旅游城市,不过其下辖的景阳县则是默默无闻,加之其非常偏远,压根就没有多少人去过,更别提景阳县下面的一个小山村。

    那个男子和几名女子还在聊,就在这时,车到了一站,然后上来了五个乘客,随后车继续向前开去。

    “你知道吗?在全国散打总冠军的时候,我第一回合只用了三招,就把对方给击倒了。”男子还在继续吹嘘。

    李尘闭着眼睛,这男的怎么像只乌鸦啊。

    不过那些女生倒是听得滋滋有味,旅途本来就乏闷,有个人聊天还是挺好的。

    车继续向前行驶,要到景阳市,必须要经过一座大山,这个地方非常偏僻,也就是这个时候,猛然之间,只听到车上一阵大喝:“不许动!抢劫!”

    那后面上车的五名乘客拿出藏在包裹里面的武器,其中一人立即飞快地控制住司机,其余四人则是拿枪指着众名乘客。

    “兹~~~~”

    一阵急刹车的声音传来,车上的声音也是转眼之间鸦雀无声。

    “快点,都把钱给兄弟几个拿出来。”除去控制司机的歹徒,那些拿枪的歹徒纷纷上前胁迫乘客。

    众人的脑袋有些当机,而雯雯更是犹如吓傻了一般,“怎么会有抢劫?”

    其余几名女生也是吓得不行,这种情况还是头一次遇到。

    一名歹徒来到李尘身边,坐在他旁边的一名乘客几乎不需要对方威逼利诱,连忙手忙脚乱地在身上乱翻,刚拿出钱包,歹徒一把抢了过来。

    “能不能把身份证还给我啊?”这人小声哀求道。

    “哼。”歹徒打开钱包,将所有的钱都拿走,同时还有几张银行卡,顿时问道:“密码是多少?”

    “啊?”李尘旁边的男子显然也没料到。

    “老子问你密码是多少,再给老子迟疑一枪崩了你!”歹徒凶神恶煞道。

    “947251”男子连忙说道。

    “这才像话。”嘴里骂了一句,然后将空钱包扔回了对方。

    “喂,轮到你了。”歹徒看着闭着眼睛的李尘,伸出手推搡了一把。

    李尘就像刚睡醒一样,模模糊糊说道:“啥事啊?”

    “拿钱。”歹徒炸雷般说道。

    李尘也是吓了一跳,连忙开始掏口袋,但掏了半天却是掏出了一张车票,最后才抬起头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你看,我最后的钱也买了车票,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了。”

    歹徒眼神怀疑地抓过车票,扫了一眼,不由得嘀咕道:“景阳县?真他妈是个穷鬼。”

    李尘心里也是哭笑不得,看来景阳县的名声也是流传在整个道上啊。

    懒得再搭理李尘,歹徒继续开始抢劫其他人。

    而这个时候,一名歹徒也是来到了那些女孩身边:“钱拿出来!”

    那几名女孩吓傻了,即使不想,也是不得不将包里的钱都拿出来。

    “王阳,你不是说你是全国散打冠军吗?”一名女孩小声在之前那名吹嘘的男子耳边说道。

    王阳心里一苦,尼玛对方手里有武器好吗?没武器的话自己倒是可以上,但对方都有武器,自己怎么上,自己一个赤手空拳然后去和有枪的人单挑?

    “说什么?”那名歹徒却是眼睛一瞪,枪口随即转了过来。

    王阳吓了一跳,你别把枪对准我啊。

    然而就在这时,旁边那名女孩却是鼓起勇气说道:“他是全国散打冠军!”

    完了!

    王阳心里一苦,这他妈之前自己吹过的牛逼,含着泪也要吹完啊。

    “哦?”那名歹徒眼睛转向了王阳,众女孩的目光也是纷纷转向了王阳,期待地看着他。

    “全国散打冠军?”那名歹徒嘴里冷笑,“正好,来来来,给老子站起来。”

    王阳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其他了,连忙说道:“哈哈,误会,误会,我可不是什么全国散打冠军,只不过是负责当沙包的。”

    此话一出,王阳的形象在女孩们心目中顿时大跌,其目光中都是带上了一丝不耻。

    怎么就是这么个人?

    “我管你是什么?”歹徒枪对准王阳,“老子现在要你站起来。”

    王阳无奈,只好双手举起,慢慢站了起来。

    “散打冠军?来来,给老子跳个舞,老子还从来没有见过散打冠军跳过舞。”

    王阳傻了,歹徒当即恶狠狠说道:“跳不跳?不跳小心老子在你身上开个洞!”

    “跳,跳!”

    王阳连忙蹦了起来,两只腿一前一后,像青蛙往上蹦一样,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跳得真他娘的难看。”歹徒一脚踹在王阳身上,直接将其踹回座位上,吓得女孩们一阵惊叫。

    “钱拿出来,少一个子你身上就多一个窟窿。”歹徒说道。

    王阳连忙将钱拿出来了,“身上的钱全在这了。”

    歹徒一看,不由得嘴角冷笑:“身上钱倒是挺多啊。”

    王阳给出的钱足足有三千多块,这让歹徒也没想到。

    就在这时,另外一名歹徒过来了,目光却是盯在了那几个女孩身上,那几名女孩看着那眼神不由得眼神一慌,毫不掩饰的色相让她们感到有些不妙。

    “三哥,你看这几个女的水灵不?”后来的那名歹徒的目光锁定在了雯雯身上,“咱哥几个好久都没碰到女人了,这里刚好5个,咱一人一个,咋样?”

    被叫做三哥的歹徒,听到这话,目光再度在5名女孩身上一扫,也是颇为意动。

    他转过头,望向那看着司机的歹徒,指了指这些女孩,对方点点头。

    “好,这5个女的,也带走。”

    “不要!”那雯雯直接被歹徒抓住,当即吓得大叫起来,眼睛中更是带着泪花,她自然知道如果被对方带走,等着自己的将会是什么,甚至自己都有可能回不来。

    车上其他男人也是不敢说话,有的人满眼愤怒却也不敢说话,那黑洞洞的枪口可不是开玩笑的。

    其他四名歹徒也是过来拉人,5名女孩直接被拉了起来,一脸哭腔,但再怎么挣扎却也打不过歹徒的力气。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却是响起:“行了,哥几个拿了钱就走吧,还要抢人家姑娘,这有点说不过去,干你们这一行,还是应该讲点规矩。”

    顿时之间,歹徒的动作也是停了下来,看向李尘,女孩的目光也是看向李尘,看到对方,不由得都是一愣,就是刚才自己嘲笑的人这个时候出来说话?

    顿时她们都是感到内心愧疚。

    “别多管闲事。”一名歹徒恶狠狠说道,“老子怎么做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想逞英雄老子先崩了你。”

    “冥顽不灵。”李尘摇了摇头,“这不是逼我出手嘛。”

    之前那名歹徒闻言大怒,当即抬起手枪,顿时5名女孩都是大惊!

    但猛然之间,李尘的身形却是眨眼之间出现在那人的身前,已然握住了其手腕,一捏之下,那人吃痛,直接手一松,被李尘握住枪械。

    握住手枪,左脚一顶,竟是将其还有后面几个歹徒直接顶退,李尘十分淡定地抬起手枪,对准远处那看司机的歹徒,扣下扳机。

    “啪嗒、啪嗒”

    李尘一愣,卧槽,竟然是假枪?

    然而这时,那名为首的歹徒却是抬起了手枪,对准李尘,“啪”地一声,一颗子弹飞出,直接飞射而来!

    李尘身形一扭,躲开子弹,右手一甩,那假枪直接砸中对方的右手,在这一击之下,直接将其手枪给砸落下来,随后直接冲向对方,其还没有反应过来,李尘右手成刀,砍在其脖颈上,对方顿时昏了过去。

    剩下4名歹徒刚转身,却看到李尘好整以暇地站在那里,一把黑洞洞的手枪对准他们四人。

    “5把里面,应该只有这一把是真枪吧。”李尘淡淡说道,这个抢劫的团伙也真是聪明。

    其中一名歹徒眼看不妙,顿时就朝着旁边的人抓去,想要做人质,但李尘准确一枪,直接射在其手腕之上。

    “啊!”

    杀猪般的声音响起,剩下三人不敢再轻举妄动。

    李尘缓缓向着他们走去,直接将他们敲晕。

    “绑起来,送去警察局。”李尘淡淡说道,然后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闭眼休息。

    车上的人都是愣住了,王阳更是呆呆地看着李尘,这人怎么这么厉害,他想起自己之前那番话,不由得羞愧无比,自己还一个打十几个,估计对方一个手指就能灭了自己。

    而这些女孩也是美目之中看向李尘,其中满是感激,如果不是李尘出手,她们今天性命估计都有危险。

    虽然自己之前嘲笑了他,但还是对方不吝出手帮助,这才使自己幸免于难。

    雯雯的目光盯着李尘,不由得开口问道:“谢谢你,你叫什么呀?”

    “不用谢我。”李尘闭眼淡淡说道,“我姓雷,单名一个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