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你以为,你拿出枪就行了?”李尘淡淡说道。

    开玩笑,当时冥王孤身一人杀了整个天狼佣兵团,一把手枪算什么?

    机枪、轰炸机、坦克、迫击炮导弹,这种阵容都可以把地面都削掉一层,但却是连李尘的一根毛都没伤到,整座城市都炸穿了,但李尘还是照样活生生地出现在他们面前。

    老虎看着眼前年轻人毫不在意的样子,不由得感到一丝不安,这丝不安越来越强烈。

    多年在刀口喋血,老虎也是养出了对危险感知的本能,他不知道为什么,当这名年轻人看着自己的时候,他竟然生出了一股极度恐惧的感觉,情急之中,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就握着手枪,扣下扳机。

    “啪啪啪”

    接连的子弹直接射向李尘,而李尘在其扣下扳机之时的刹那,却已经动了。

    体内真气早已经运转得最大,那些子弹飞射的速度,在其眼见不断变慢,变慢。

    身子往右一侧,躲过第一颗子弹,随后往左扭动,接连两颗子弹从其腰间部位穿过。

    随后脚下一点,李尘带出阵阵残影,时而向左走,时而向右走,一步步走近老虎。

    老虎眼中已经被惊骇占据,一颗都没打中?

    握着手枪的右手有些发抖,子弹还在接连发射,但李尘却仍然向其靠近,那些子弹穿过的,赫然都是李尘的虚影!

    “啪嗒、啪嗒”

    接连几声响起,老虎将手枪按烂了,却发觉根本打不出子弹。

    “没子弹了。”李尘的身影出现在其眼前,一只手握住了手枪,一双平静的眼神则是看向对方。

    老虎惊吓地抬起头,李尘抓住手枪,轻轻用力,顿时整个手枪完全被其拆卸,里面的零件落在地上。

    躺在地上的王浩已经是呆了,看着李尘的身影喃喃自语:“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老虎基本上已经被吓傻了,李尘嘴角微微翘起:“你打了那么久,也该我了。”

    话音未落,李尘直接一拳砸在其肚子上,“轰”,老虎整个人犹如炮弹一样直接飞出去,然后撞在背后的墙壁上。

    “咳咳”

    老虎趴在地上,嘴角流出鲜红的血迹,李尘又是一步步走来,那脚步声在他眼中无疑如同魔鬼一样。

    “你是谁?”老虎大喊,“我好像没得罪过阁下吧,我斧头帮和你无仇无怨,为何要对我帮出手?”

    老虎怎么也想不通,实力如此恐怖的一个人,自己是什么时候得罪他的,完全没有印象,一般遇到如此恐怖的人,自己都是绕道走的,哪里还敢主动招惹。

    “是吗?今天才发生的事情,你还真是健忘啊。”李尘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一把抓起其头发,淡淡笑道:“要不要我提醒下?”

    今天发生的事?

    老虎也是一愣,随即脑海之中开始飞速回想起来,但在绞尽脑汁之下,都没想出来今天是哪里得罪了对方,不止今天,之前也没见过他啊。

    “哼。”李尘冷哼一声,就要抓住老虎的头往墙壁上撞的时候,老虎猛然一惊,不会,不会是那件事吧。

    “想起来了?”李尘低头看着老虎。

    老虎抬起头,一脸惊慌,说道:“是不是,是不是,林氏集团?”

    说着这话的时候,他喉咙之中有些发干。

    “还算有点记性。”李尘拍了拍其脸庞,“说吧,身后的人是谁?谁让你这么做的?”

    老虎刚想出口的时候,却是猛然想起之前那人的手段,不由得心中一震,出口的话语连忙改道:“我错了,我为我的有眼不识泰山道歉,我不该接天桥集团的钱去打击林氏集团。你放过我这一次,从今以后,我绝对绕道走,不碰林氏集团。”

    看他说得情真意切,李尘却是眼睛眯了眯,在老虎说话的瞬间,他能看到对方眼睛之中的闪烁。

    撒谎!

    心里瞬间就判断出对方的话语。

    “那你为何要去9楼,位置挑哪里不好,偏偏挑在9024。”李尘似笑非笑,“莫非这也是天桥集团要你们做的?”

    老虎心下一惊,但此刻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天桥集团只要我们破坏林氏集团内部就可以了,我也是让他们随便选择一个房间进行破坏。”

    可以啊,说谎脸不红心不跳,比我还厉害。

    李尘冷笑:“那林氏集团的总裁中毒也是你们干的?”

    老虎心中冷汗涔涔,口上却是说道:“绝无此事,天桥集团只要我们破坏陈氏集团的内部就可以,至于为什么林氏集团的总裁会中毒我是真的不知。”

    李尘站了起来,冷声说道:“你真是死到临头还嘴硬,既然不肯说出背后那人,那我就送你去见他!”

    老虎心中一惊,正想大声辩解的时候,一把银光闪闪的砍刀飞来,直接从其眼部穿过!

    一代斧头帮帮主,惨死在自家老窝,毫无疑问,随着老虎的死亡,临川市黑道格局又要发生变化。

    不过这都不是李尘所关心的,在干掉对方后,李尘立刻在房间之中寻找起来,如果没猜错,应该能够寻到蛛丝马迹。

    这间房间其实并不大,很快李尘就把东西都找遍了,地上的王浩看他寻找什么东西也是一阵疑惑,想要开口却又怕打扰对方,眼前这人就是一个杀神般的存在,如果自己一不小心惹怒对方,会不会对方把自己也给杀了。

    没有?

    李尘眉头一皱,随后仔细环视起房间之中来,就在这时,地上的王浩鼓起勇气开口了:“大,大侠。”

    李尘没理他。

    “我之前看老虎好像打开过一扇暗门。”

    李尘猛然转头,盯着王浩:“在哪?”

    “在,在那边。”王浩身体打了个颤,指向一个柜子。

    李尘来到柜子旁,手一抬,直接把那柜子给移开,顿时一扇秘门露了出来。

    体内元气运起,叶尘右掌轰去,顿时之间,这扇门直接化作木屑,被李尘给暴力破开!

    王浩目瞪口呆。

    进入秘门后,李尘发现这其实是另外一个房间,房间之内放了各种各样的东西,甚至还有一些难以搞到的武器,ak47随意摆放着,手雷也有,整个就一军火库。

    除了这些之外,在桌子上还放了一些资料,如临川市政府人员的资料,斧头帮进账情况。

    李尘目光扫过,顿时在桌子上看到了熟悉的东西,一枚红色的戒指出现在自己眼前。

    拿起那戒指,李尘细细看了起来,这戒指有点特殊,银白色,但戒身却是血红色,而且还有一个骷髅头。

    鬼王!

    瞬间,李尘就想到了鬼王,之前每次见鬼王,他手上必定带着一款类似的戒指,毫无疑问,鬼王绝对在这里出现过。

    “果然死的不是你。”李尘自言自语,他可以确定,之前针对自己的各种事情,都有鬼王在里面参与,但其目的和动机,李尘却仍然疑惑,鬼王此刻潜藏在暗处,自己根本不知道其是为了什么。

    “藏头露尾,正是你一贯的本色。”李尘收好戒指,随后走出了秘室,临走之前看了一眼王浩,淡淡说道:“一个小时之后,警察会过来。”

    随后,不理王浩,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王浩一听,也是连忙离开。

    ……

    李尘拨通了电话,没有多久,影子的声音便是传来。

    “主人。”

    李尘淡淡说道:“影子,我今天在一个黑帮之中发现了鬼王佩戴的骷髅戒指,你去查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主人,这件事我已经有所知晓。”电话那头的声音传来,“而且,我最近查的事情也是和这件事有关,但是事关重大,只能等我到了临川才能细说。”

    来临川,不到一个星期。

    李尘皱了皱眉,他感觉影子有点不太对劲,这种感觉好像从自己回国后第一次和影子通话就出现了,只不过那个时候还没有察觉。

    “行,那到时候你来临川了给我说清楚。”

    “是,主人。”

    挂掉电话后,李尘眉头的皱就没有消失,影子是有点不太一样,但是具体哪里不一样,自己又说不上来。

    想了想,将这些事情放到身后,等到影子来了就知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