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苏思琪被抽调到总秘办的事,林浩楠并不知情,他刚好有事外出,等中午回来,苏思琪已经在总秘办呆了一个上午,累得跟条狗似的,趴在桌子上不想动弹了。

    林浩楠知道后,气得要去找人事重新发调令,但行政经理是总经理那条线上的人,对他的要求除了打哈哈就是打哈哈。最后被林浩楠逼得没办法,只好说:“林董事,这是秦总亲自下的命令,要不你找他商量商量,他要同意,我这边马上发调令。”

    找就找,难道还怕他?说什么也不能让苏思琪呆在秦森的眼皮子底下,万一哪天两个人真的发生点什么,那他……

    林浩楠怀着一腔怒火,直接冲到总经理室,却被罗旭拦住:“林董理,秦总正在会见客人,容我先通报一声。”

    林浩楠怎么说也是个董事,秦森没来的时侯,他是一人下万人上,现在被个小助理拦了去路,心里的火气更大了,冷冷的看着罗旭:“以我的身份见秦总还要通报吗?”

    “这是秦总定的规矩,哪怕总裁来了也不能打挠他。”

    “呵,我偏不通报,你能拿我怎么样?”林浩楠将他将边上一拔,径直往里走。

    可是眼前一花,被他拔到后边的罗旭又拦在他面前,“林董事,还是让我通报一声的好。”

    林浩楠眉头一皱,上下打量了罗旭一下,嘿嘿的笑了笑:“好象有两下子,秦总身手不错,没想到助理也不差,看来我也得配备一个象样的助理了。”

    他伸手戳了戳罗旭,纹丝不动,刚才罗旭是没防备才让他得手,现在这样摆明了是不让他过去了。

    林浩楠低头看了看左腕上的纱布,心念一动,他得留着体力和秦森叫板,没必要跟助理磨蹭,微微一笑:“行,你通报,我等着。”

    罗旭打了个电话进去,略有歉意的对林浩楠说:“不好意思,林董事,秦总很忙,他没有时间见你。”

    林浩楠眉头一皱,差点要拍桌子,但瞬间他又冷静下来:“你问他什么时侯有空,我就在这里等。”

    罗旭只好又打了个电话进去,然后告诉他:“林董事,秦总说半个月后他可以给你五分钟的时间,问你要不要等?”

    “操!”林浩楠终于还是没忍住,拍案而起:“秦森想干什么?想玩我?”

    罗旭耸了耸肩,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子。

    林浩楠看了一下手表,马上就下班了,秦森总不能不吃饭,不信逮不到他。

    “好,你转告秦总,半个月后我来找他。”说完林浩楠转身走了出去。

    他并没有走远,而是进了对面的办公室,找了个合适的位置,监视着总经理室。

    铃声一响,职员们欢呼一声,放下手里的活,站起来伸的伸懒腰,收的收东西,说说笑笑,相约着去吃午饭。

    林浩楠坐着没动,一双阴郁的眼睛死死盯着对面的门,他这个角落能看到对面,但对面却看不到他。

    很快,人都走空了,对面的罗旭也走了,空间里顿时安静下来,林浩楠轻轻摸了摸左腕上的纱布,呆会说不定要干架,他得想办法准备一卷新纱布,免得伤口渗血被苏思琪看到,又要唠叨他。

    正想着,对面的门开了,秦森一个人走了出来。

    林浩楠冷哼一声,说什么在会客,摆明着是不想见他。他悄无声息溜出去,紧追几步,正要给秦森一个下马威,秦森却突然转过身来,冷冷的看着他。

    “你想干什么?”

    林浩楠伸在半空的手立刻缩了回去,“我想找你谈谈。”

    “有事找我助理约时间,我现在要去吃饭。”

    “那不如一起吧,我也正好要吃饭。”

    秦森看了他一眼,声音更冷:“对着你,我没有食欲。”

    林浩楠极怒,但他却笑了:“那么秦总对着谁有食欲?苏思琪?”

    秦森眉梢微动:“她是你什么人?”

    “她是我什么人,跟秦总没关系。”

    秦森转身就走,心里却是冷笑,两个人倒是统一口径,都说跟他没关系。

    林浩楠追上去拦住他:“秦总,我话还没说完,怎么就走?有点没礼貌吧?”

    秦森盯着他的左手腕:“要动手吗?”

    “秦总,你好歹也是堂堂总经理,总要讲点道理,不能动不动就开打,弄得象是市井小民一样。中秦的规章制度明令禁止斗殴,但秦总好象总管不住自己的手,还怎么以身作则?”林浩楠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但打嘴仗他自认不会输。

    秦森静静的看着他,眼眸里暗潮流动:“你倒底想干什么?”

    “让苏思琪回前台,她不是给你打杂的人。”

    “她是你的女人?”

    “她是我的人,我罩着她,谁也别想动她!”

    林浩楠话音刚落,就见光影一闪,他本能的抬手去挡,秦森的拳打在他腕上,白纱布立刻染红,秦森手上的纱巾也见了红。

    林浩楠痛得惨叫一声,捂着手腕怒视秦森:“姓秦的,你他、妈偷袭!”

    “我站在你前面,怎么叫偷袭?”秦森看了一眼渗血的手背,“不好意思,手有点痒。”

    林浩楠瞪大了眼睛,手痒所以打他?

    “林董事,我对你的女人没兴趣,调她过来是公事公办,你不需要担心什么。”秦森往前走了几步又回头:“对了,如果你想跟我切磋,找我助理约个时间,我随时奉陪。”说完扬长而去。

    林浩楠捂着手腕,气愤填膺,却又毫无办法。打不过人家,职位也差不多,他压不住秦森。

    纱布上的血越渗越多,他赶紧下楼,想找家药店买点纱布重新包过。

    结果一下楼就看到苏思琪,她迎面走过来:“你刚下来啊,还没吃饭……呃,手怎么弄的?”说到后半句,语气明显不善。

    林浩楠吱吱唔唔:“没事,不小心碰了一下。”

    “是不是又跟秦总动手了?”苏思琪脸一沉:“我刚才看到他手上的纱布也染了红,你们倒底怎么回事啊?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不动手不舒服?”

    林浩楠辩解:“是他动手,我没有动。”

    “他为什么动手?肯定是你找他麻烦了是不是?”

    “没找他麻烦,我好好跟他说,要他取消调令,他没同意还出手,完全不讲道理。”

    苏思琪叹了口气:“浩楠,你不用为了我的事去找他,我去总秘办帮忙而已,累不死我的,本来你和秦总还没什么,结果因为我,弄得跟仇人似的,大家都在同一个公司,低头不见抬头见,别搞得太尴尬了。”

    “思琪,你放心,不管秦森想干什么,我会保护你。”

    “你想多了,我在总秘办根本看不到他。再说我跟他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对付我?”

    “他对你不怀好意。”

    “他有女朋友,你也见过的,比我漂亮多了。他不需要对我不怀好意,以前的事都是误会,以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好吗?”

    林浩楠希望是自己多心了,也不想让苏思琪太烦,便点了点头:“我听你的。”

    苏思琪让林浩楠先去食堂吃饭,自己跑出去买了碘酒药棉纱布之类,等林浩楠吃完饭,重新替他包扎了伤口。

    秦森和林浩楠动手的消息传到了云长博耳朵里,他特意把秦森叫到办公室来聊一聊。

    秦森一进门,云长博就看到他手背上的纱布染了红,笑着叫他坐下,开门见山的问:“跟林董事动过手了?”

    秦森默然点头。

    “我猜你赢了。”

    秦森冷傲的抬起下巴:“他不是我的对手。”

    云长博哈哈大笑,站起来拍了拍秦森的肩:“倒底年青气盛,秦森,论打架,林浩楠可能不是你的对手,但他心思缜密,在公司业务上是把好手。他是文杰迅在中泰的眼睛,咱们跟他斗,得斗在暗处,经济利益才是我们最终的目的。”

    “我没有兴趣跟他打,但是他惹我,我也不会手软。”

    “在公司打架,总是不好,集团总部有上万名职员,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做为公司高层,你和林浩楠非但不能打架,还要以身作则。当然,”他话锋一转,“如果你们在外面动手,又或者林浩楠出了什么事,那都跟中泰没有关系。是你们个人的行为。”

    秦森眼睛微眯,“总裁的意思是?”

    云长博打了个哈哈:“我没别的意思,林浩楠确实讨人厌,连我都讨厌他,他要是没了,文杰迅很难找到一个象他这样厉害的帮手,到时侯……哈哈哈”

    秦森默了一下,说:“我不喜欢做犯法的事。”

    “当然,当然不能做犯法的事。”云长博赶紧说:“只是意外而已,一个意外断了文杰迅的右臂,我们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秦森又默了一下,“我明白总裁的意思,不过我是个商人,这种事我不想参与。”

    云长博又笑:“你别往心里去,我随口一说而已,不会有那种事发生的。”

    俩人又说了一点别的事,秦森就告辞回了自己办公室,他坐在椅子上沉思良久,然后按内线叫罗旭进来。

    “云长博可能会对林浩楠动手,你暗中保护他。”

    罗旭很讶异:“保护林浩楠?”

    “现在这样的局面,如果少了林浩楠的牵制,我们不好办事。”

    只需一句话,罗旭就懂了,局面越混乱,对他们越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