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苏思琪走到公交站,才发现手机忘在公司了,赶紧转身回到公司。拿了手机,她去了一趟卫生间,然后走到电梯口等电梯。

    “叮”,电梯门开了,她低着头,边刷手机边走进去,视线里有一双锃亮的黑皮鞋。她以为是哪个晚下班的男职员,想要打个招呼,一抬头,却呆了一下,才轻声叫他:“秦总。”

    秦森漠然的看了她一眼,既不答应,也没有别的反应,直接把目光移开。

    傲慢无礼的男人!

    苏思琪在心里腹腓了一句,也不理他,移了移脚步,和他离得更远。

    她一动,男人的目光却又看过来,带着一种迫人的寒意,盯得她心里发毛。

    真是个怪胎!

    苏思琪侧过身子避开他的目光,但男人执着的盯着她,好象要在那里盯出一个窟窿才肯罢休。

    苏思琪是遇弱则弱,遇强则强的人,秦森这种无礼举动让她忍无可忍,终于冷冷开口:“秦总,你也是个有教养的人,不知道这样盯着人看很没礼貌吗?”

    秦森没有接茬,默然的看了她一会,冷哼一声:“不知懊改的家伙!”

    苏思琪一愣,什么意思,说她不知懊改?她做错什么了,不知懊改?

    正愣神,秦森又说:“你和林浩楠是什么关系?”

    苏思琪记得上次秦森已经问过她了,怎么又问?她仍跟上次一样的答他:“这是我的私事,跟秦总没关系。”

    秦森垂在腿边的手微微动了一下,“林浩楠不是好人,不要和他走得太近。”

    苏思琪简直愤怒了,林浩楠碍着他什么事了,凭什么这样抵毁她的朋友?

    “秦总,你这样背后非议别人不太好吧,你了解林浩楠吗?凭什么说他不是好人?”

    “听说你是他的初恋?后来被他甩了?”

    苏思琪不吭不卑:“有这么回事。”

    “既使这样也念念不忘,仍然选择和他在一起?”

    苏思琪翻了个白眼,“秦总,你想知道什么?或者说你想干什么?我知道你和浩楠是对立的关系,你和他的事我不管,请不要把我牵扯进来。你是个男人,男人的战争里不要牵扯女人,这不光彩。”

    秦森的瞳孔骤然一缩,连他自己都没反应过来,手已经抓住了苏思琪的胳膊,眼底布满冰霜:“你这样看我?”

    “难道不是吗?”苏思琪痛得嘴角直抽抽,却是无畏的直视他:“你了解林浩楠吗?你觉得他不是好人,那么你自己呢?你们怀着什么样的目的来中泰,以为我不知道吗?不过林浩楠始终比你好,他要东西和你要的不同。。。啊,痛,快开我!”

    苏思琪一声尖叫,感觉骨头都要被他捏碎了,大力的挣脱起来。

    她在女人中间也算是个战斗力颇强的人,但在秦森面前,所有的挣扎都无补于事,他仍是死死钳住她,唇边去浮起一丝微笑:“他比我好?你说林浩楠那个卑鄙无耻之徒比我好?”

    苏思琪扯着喉咙只是喊痛,“要断了,我的手要断了!”

    秦森骤然松开,施加在手上的力量突然消失,苏思琪跟着一松,腰都弯了下来。她挽起衣袖,雪白肌肤上赫然被秦森捏得凹进去一块,已经成了紫红色。

    她愤怒的抬起头,男人也低头看着她的手,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秦总,就凭这个,我可以控告你蓄意伤人!”

    “随便你。”男人仍是盯着她的手臂,淡淡的答。

    苏思琪终于觉得不对,她只是下个电梯,怎么这么久还没到?抬眼一看,电梯上红色的数字居然在往上走,她明明按的下,怎么反而往上了呢?

    男人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长臂一伸,按亮了一楼和负二层的灯。

    苏思琪松了口气,也没去细想为什么电梯升上去了,这个电梯有时侯会出点小毛病。

    可是突然哐的一声,电梯急速下坠,她猝不及防,吓得大叫起来,头顶上那盏灯哧哧响了几声灭掉了。狭窄的空间里顿时漆黑一团。

    饶是她胆子再大,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封闭空间里也吓得缩成一团。

    “过来。”男人低沉的声音响在黑暗中。

    苏思琪根本看不到他在哪,刚才哐的那一下,她吓得抱头往墙壁上一贴,完全没有注意秦森的位置。

    “你,你在哪?”她不敢离开靠着的那面墙,紧紧的贴在上面。

    电梯又哐的一声,震得她身子一抖,大叫了一声,只觉得腰间扣上来一只大手,将她捞到一个温热的怀抱里。

    急坠的心慌让她大脑一片空白,除了紧紧抓住他,再没有别的想法。

    男人的怀抱很温暖,隔着衣服,她能感受到他坚实的胸膛,还有胸膛里有力跳动的心脏,让她有种莫名的安全感,好象在这样一个人身边,任何困难都不足为道。

    可就在刚刚,他们还为了林浩楠是好人还是坏人发生过争执,他还捏痛了她的手。

    他强有力的胳膊把她护在怀里,温热的气息喷在她脸上,苏思琪突然觉得这感觉如此熟悉,她心里仿佛有什么在无声流动,她把脸贴在他胸膛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男人原本是单手搂着她,过了一会,另一只手也抬起来箍在她腰上。

    其实电梯已经静止了,可是俩个人都没有动,就这么静静的相拥着。

    苏思琪几乎要流出泪来,她只能在梦中感受这一切,而现在感觉却如此真实。她有点不想松开,哪怕明明知道他不是,可他们相似的气场,相似的感觉,总让她有些迷离。她知道自己不是对秦森动了心,她只是太想念沈孟青,把秦森当成他的替身。

    可倒底不是,再怎么象,也不是!

    她在心里喟然长叹一声,松开了手。却听男人低低的说了一句:“别动。”

    话音刚落,他的胳膊已经从腰上缠到了背上,双手交叉将她紧紧抱住,他们的身体贴合得没有一丝缝隙,她甚至能感觉到男人坚硬的某处抵在腹下,这令她难堪又感到羞辱。

    可是还来不及有的行动,原本静止的电梯象疯了一样,突然又往上窜去,带着一股势要将楼顶穿透的力量,让苏思琪不敢有半点反抗,反而更主动的贴近他。那就象是她的一根救命稻草,求生本能让她死死的抱住他。    又是哐的一声,电梯停在了顶层,苏思琪还来不及反应,男人已经松开了她,她条件反射的又缠上去,男人身子僵了一下,声音冷清:“你再抱着我,咱俩搞不好得同归于尽了。”

    苏思琪脸一热,赶紧又松开,幸亏在黑暗里,秦森看不到她的脸,不然她真要羞得打地洞才好。

    大概是知道她的难堪,秦森伸手在她肩上拍了拍:“别担心,我们会出去的。”

    她赶紧抱歉:“对不起,我刚才有点失态,我太害怕了。”

    男人没有回应,黑暗中只听到他沉稳的呼吸均匀有力。

    她又说:“打电话求救吧?”

    “不需要。”男人淡淡的答了一声,双手用力,竟将电梯门生生掰开了半尺宽的缝。

    苏思琪想不到他竟然这么厉害,惊讶的看着他。

    借着外头微弱的光,她看到男人继续发力,将那条缝又扩大了一些,他微微弯着腰,背部结实的线条隐约可见,她想他的衣服下面一定有着非常紧韧的肌肉。这个念头一开,她的目光忍不住往下滑,落在他紧致的臀上,脸刷一下就红到了耳朵根,她记起了在黑暗中拥抱男人身体的反应。

    “手给我。”男人冷清的声音打断了她脑子的胡思乱想。

    苏思琪这才发现他已经钻出去了,电梯卡在两层楼之间,她只能从上方爬出去,她把手伸出去,男人抓着她往上一提,她正准备用膝盖抵住地面借力,男人一只大手已经到了她腰上,根本不需要她用什么力,轻巧的把她抱了上去。

    苏思琪面红耳赤低头整理衣服,低低的道谢:“秦总,多亏了你。”

    男人沉吟了一下,说:“看来只能走楼梯下去了。”

    “不会所有的电梯都坏了吧?”这么高的楼层走下去,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你还敢坐电梯?”男人眼里似乎有些许戏谑的笑意。

    说实话,苏思琪是真不敢了,七魂跑了六魂,打死她都不敢坐电梯了。

    于是俩个人一起走楼梯下去,秦森在前面,苏思琪眼在后面,一次电梯奇遇,让他们的关系好象无形中有了变化,苏思琪看着前面男人的背影,觉得他好象也没有想像中那样讨厌了。

    男人走得很快,苏思琪需要快步跟上才不至于掉队,其实楼梯间里有灯,她一个人走下去也不会害怕,但刚才的事件已经让她把秦森和自己当成一个小团队,她并不想和他拉开距离。

    可是悲催的事情出现了,她的脚不小心崴了一下,她轻呼一声停了下来。前面男人脚步一滞,转过身来。

    “怎么啦?”

    “没事,”苏思琪冲他笑笑:“你先走吧,我休息一下。”其实他们并不是朋友,也没那么熟,她没理由耽误他的时间。

    男人打量了她一下,目光停在她微微颤起的脚上,“崴了?”

    她不好意思的点头:“嗯。”

    男人默不作声的走上来,蹲下检查她的脚,“崴得不重,回去擦点药就好了。”

    “噢。”她以为男人说完就会离开,但他却蹲了下来,“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