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太完美?

    秦森坐下来,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他伸手按了内线:“你进来一下。”

    罗旭应了一声,推门进来:“秦先生。”

    秦森看着他,双手叠加放在膝盖上,非常平静的说:“我需要一个女人。”

    罗旭向来沉得住气,此刻也惊得张了张嘴,一时间倒怀疑自己听错了,秦先生……怎么会需要女人呢?

    “……可是,”

    “云长博说我太完美。”简单明了的解释。

    罗旭瞬间秒懂:“怪不得那个老狐狸不离开,原来是对秦先生还不放心。不过……”他皱了一下眉:“非得是女人吗?我们可以想别的……”

    “金钱?”秦森轻笑一声:“那会让他对我戒备更深。我贪钱,可是有一定的原则。这是他对我的印象。”

    男人最大的两个短板,除了金钱就是女人,既然不能是金钱,那就只能是女人了。

    只是……罗旭看了对面坐着的男人一眼,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或许有个女人对他是件好事。

    很快,女人来公司找秦森了,一个非常漂亮的气质美女。罗旭亲自下楼接她上去,她在秦森办公室里呆了两个小时才走,出来的时侯,她原来扎起的头发散落在肩头,裙子好象也有些皱,眉眼带笑的离开。

    这个消息一下就在公司里传开了。八卦职员们象炸了祸似的,逮着机会就开始议论。

    一个美女在秦总办公室呆了两个小时,倒底在干什么呢?

    小道消息快速而低调的在公司的每个角落传播着,公司前台向来是小道消息的收集地,没多久,苏思琪和于曼丽就听到了各种版本的yy。

    “我没说错吧,秦总对女人是感兴趣的。”于曼丽笑着对苏思琪说:“不过今天那个美女跟你不是一个类型,看来秦总换口味了。”自从那次她跌下桌子被秦森接住,于曼丽总爱拿这件事打趣她。

    苏思琪白了她一眼:“别胡说,人家的正牌女友出现了。说实话,那种男人打包送给我,我都不要,跟他在一起,就跟呆在冰库里似的,冷都冷死了。”

    于曼丽叹了一口气:“还以为秦总是个没有七情六欲的冰人,没想到他也有女朋友。”

    “这有什么稀奇,他那样优秀的男人,身边怎么可能没有女人?”

    “可是这样优秀的男人打包送给你,你都不要啊!”

    苏思琪有些傲娇的抬着下巴:“因为我男人比他更优秀。”

    于曼丽看了她一眼,不作声了。她有些同情苏思琪,但更多的钦佩,一片痴心却等着一个永远不会回来的男人。

    过了几天,苏思琪又见到了传闻中秦森的女朋友。这次她仔细打量美女,果然是貌若天仙,气质不凡,乌黑的长发,漂亮的大眼睛,秀气的眉,小巧的鼻,樱红的小嘴,穿着一条长到脚裸的裙子,头发披散在肩头,衬得肌肤雪白晶莹。

    她很有礼貌,微笑恰到好处,声音清脆动听,“我是julia,我找秦森。”

    苏思琪在电脑里查了一下,并没有一位julia小姐的预约。

    美女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我想给他一个惊喜,所以没提前打电话,你能不能帮我打个电话上去。”

    既然是秦总的女朋友,帮她打个电话当然是举手之劳,苏思琪把电话打到罗旭的座位上,没想到话筒里却传来秦森的声音,低沉冷淡:“喂。”

    苏思琪没想到是他,心里莫名的有些慌:“秦总,这里有位,julia小姐,找你。”

    电话那头的男人顿了一下,声音突然缓和了些:“你带她上来。”

    果然女朋友来了,秦总连语气都变了,苏思琪猜他一定很惊喜。

    苏思琪殷勤的带着julia小姐上楼,直奔总经理室。

    罗旭看到她,点了个头,跟julia小姐打了个招呼就低下头做事,苏思琪原本想把julia小姐送到罗旭这里就算完成任务了,但瞧罗旭这样压根就没有接手的意思,她只好敲了里间的门,听到应答后推门进去。

    “秦总,julia小姐来了。”

    秦森从桌子边站起来,脸上微微带了点笑意,朝她们迎过来,苏思琪第一次看到他笑得这样温和,心里一动,原来他不冰山的时侯是这个样子。

    她正转备转身出去,却听秦森说:“麻烦你给客人冲杯咖啡。”

    苏思琪说了声好,转身走到吧台那边去。听到男人的声音低沉温和。

    “正想你,你就来了。”

    苏思琪手里拿着杯子,心里突然涌起一种奇怪的情绪,好象是尖尖的针刺了她一下,飞快的一下,却扎在很深的地方。

    她又想起沈孟青了,她的沈孟青也会对她说这样温柔的情话。

    她冲好咖啡送到julia小姐手里,然后悄声退了出去。余光却看到秦森的目光牢牢锁定julia小姐,灼热而幽暗。

    苏思琪把门轻轻关好,看秦森好象要吃了julia小姐的眼神,这次恐怕两个小时都不够。

    但她猜错了,julia小姐并没有在秦森办公室呆很久。一杯咖啡的功夫后,秦森带着她参观公司,每一层都去,指给她看各个部门,带她去食堂,去陈列室,甚至上了天台。

    这一次公司里几乎所有的人都看到了julia小姐,看到他们冷若冰山的秦总温柔的陪伴着女孩,耐心而低声向她做介绍。所有的人都深感意外,原来秦总温柔起来是这个样子。

    他们一路走,女职员们的玻璃心跟着碎了一地。

    刚从天台上下来,秦森和julia思迎面碰上了云长博和云姗姗。

    秦森便替双方做了介绍。

    云姗姗打量着julia思,笑着说:“怪不得秦总要拒绝我,原来有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姗姗,”云长博听女儿一开口就胡说,赶紧制止她。

    julia思看着秦森,眼里充满疑问。云长博忙说:“julia小姐,你别误会,姗姗向来口无遮拦,就喜欢开玩笑。”

    julia思嫣然一笑,挽住秦森的胳膊:“他这么优秀,有女孩子喜欢也是正常的,我不会介意。”

    云姗姗笑起来:“julia小姐倒大方,不过秦总刚回到国内,就交到你这样漂亮的女朋友,这运气也太好了吧?”

    “我和julia思在美国就交往了,她这次专程来看我。”

    云长博点点头,“原来是这样。既然julia小姐远道而来,不如晚上一起吃个饭。”

    “总裁开了金口,我们岂能拒绝?”秦森开了句玩笑,和julia思相视而笑,看在云长博的眼里,真真就是一对璧人。

    快下班的时侯,秦森带着julia思下楼,从前台经过。

    于曼丽看着他们走在一起的样子,羡julia的说:“他们真配。”

    苏思琪静静的看着没作声,过了一会才说:“冷冰冰的。”

    于曼丽一直看着秦森和julia思从大门出去,才把目光收回来,“那天秦总接住你,你觉得他身上是冷的吗?”

    苏思琪的脸没来由的一红,哪里是冷,他的身体明明跟火一样烫,烫得她无所适众,都不象是正常人的体温。

    但是也有可能是她的错觉,太久没有被男人抱过,所以心慌意乱,才会有那样的错觉。

    “不记得了,”她说:“就是一瞬间的事,谁还记那个?”

    于曼丽托着腮,似感慨:“julia小姐真漂亮,又清纯,象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云部长跟她比,简直就是天和地的差别。”她把目光移到苏思琪脸上。

    苏思琪赶紧就阻止她:“你别拿我跟她比,没有可比性。”

    “也不是,要是我的话,会更喜欢你,”于曼丽认真的说:“julia小姐虽然漂亮,但是看起来有些柔弱,小鸟依人的那种,你嘛,坚强,开朗,什么事都会做,还有把子力气。居家过日子还得你这种。”

    苏思琪翻了个白眼,“直说我是个女汉子不得了吗?”

    低调奢华的会所里,悠扬的音乐象潺潺流水,灵动又带了几分恰到好处的缠绵。

    宽大的桌子上铺着细格的淡青色桌布,显得雅致而温馨,云长博,云姗姗,秦森,julia思各据一方,安静优雅的进餐。

    顶级牛排滑、嫩可口,佐以罗宋汤,甜面包圈,法式蜗牛,脆鱼子酱……摆满了桌子。

    饭桌上的气氛很不错,客套,礼貌,交谈得体,连云姗姗也表现出一个淑女应有的作派。云长博和秦森聊起出海的趣事,云姗姗和julia思面带微笑,安静的听着,偶尔会插一两句嘴。

    秦森看到julia思拿着餐巾擦嘴,可是并没有真正擦掉嘴角沾着的一点汤汁,他温柔的笑起来,拿起自己的餐巾俯身过去,将女人嘴角的汤汁擦去。

    云姗姗看着这一幕,笑着说:“公司里都传秦总不喜欢女人,谁能想到秦总也会有这样温柔的时侯。”

    julia思娇羞的笑:“他对我一直很照顾。”

    云长博突然问:“两位打算什么时侯结婚?”

    “我求过婚了,不过julia还在考虑,她十分享受恋爱的时光。”

    云姗姗瞪大了眼睛:“julia小姐,这么好的男人你还要考虑?小心被别的女人抢了去!”

    julia的脸更红了,轻声却是坚定的说:“我相信他,他不会的。”

    秦森握住她的手,目光比她更坚定:“这一生,除了julia,我不会再有第二个女人。”

    “好!”云长博轻轻鼓了鼓掌:“秦总真是绝世好男人,年青有为,对感情专一,难得,难得啊!”

    吃完饭,双方在门口友好道别,各自乘车离去。

    云姗姗看着后视镜里渐渐远去的黑色轿车,问云长博:“现在你觉得怎么样?放心了吗?”

    云长博点点头:“看得出来,秦森很爱julia,只有他有软肋,我就没什么不放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