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最近苏思琪的日子过得还算顺利。除了偶尔为沈铭儒的医疗费伤脑筋,或是午夜梦回想念沈孟青外,她都是充实而快乐的。

    前台的工作比想像中忙碌,不但要做接待工作,还要帮各部门分担一些琐碎的杂事,换句话说就是哪里需要哪里去。

    苏思琪把复印完的一大叠资料整理好,跟于曼丽打了声招呼,送到楼上行政部去。

    电梯门缓缓打开,苏思琪一抬头,微微愣了一下,秦森站在里面,大概是从地下车库上来的,她点了个头,走了进去。

    苏思琪并没打算挨着他站,可秦森反应很大,明明电梯空间不算小,他还是一个跨步贴在墙上,好象生怕碰到她半分。苏思琪愣了一下才明白过来。她也默默的贴到对面的墙壁上,尽量远离他。

    电梯均速上升,可苏思琪却觉得特别慢,她没有看秦森,余光里却避不开那个男人的身影,高大修长的身躯包裹在暗沉的西装里,他的手垂在腿边,小麦肤色,节明分明。

    她不禁哑笑,那天被他强大的气场镇住,居然会让她想起沈孟青,他们真的一点也不象,沈孟青的手白晰修长,一看就是锦衣玉食的世家子弟。而他的手非常有力量,不象个商人,但有点象当过兵的。

    她抬眼,目光飞快的在他脸上掠过,而他居然在看着她,眸光冷清似雪,似乎在审视。

    苏思琪赶紧错开眼,轻咳了一声,被男人盯住的脸有些烧起来,她慢慢移动脚步,侧过身子挡住他的视线。

    她低着头,垂在地上的视线里,男人的倒影似乎在晃动,然后一只锃亮的皮鞋往她这边迈了一步,她心里一惊,抱紧了怀里的资料。

    电梯门在这一刻突然打开,苏思琪抱着资料几乎是夺路而逃。身后,电梯门无声无息的闭合,隔断了男人冷清的目光。

    苏思琪送完资料,赶紧坐电梯下去,她有些不安,又不知道为什么不安?秦森迈出来一只脚,也不一定是要对她做什么,是她想多了,可是一想到他那冰冷的眼神,她就没来由的心慌。

    其实秦森对谁都一副冰山脸,可她总觉得秦森看自己的目光比别人还要冷,他是记仇了吧,记得自己在背后非议过他,他说过自己是记仇的人,睚眦必报。

    到了楼下,于曼丽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指着桌上的几张纸:“又有业务来了,总经理室的。”

    苏思琪说:“你肚子不舒服,别管了,我来吧。”

    她拿着资料进复印室开始工作。复印机发出极细小的声音,一道道光刷过来,吐出一张张复印好的纸张。

    苏思琪出神的看着,心里却想,要送到总经理室去,不会又碰到他吧?

    可是该做的还得做,于曼丽大姨妈来了,今天跑腿干活的事都得她来。

    苏思琪抱着厚厚的资料,再一次踏进电梯,前往总经理室。

    她和罗旭打过几次交道,算是认识的,便把资料交到他手里,瞟了一眼里面那张虚掩的门,说:“你看看,有没有错?”

    罗旭把资料分成几堆,抽了一份递给她:“麻烦你送到秦总那里。”

    苏思琪张了张嘴,见罗旭已经低下来,只好接在手里,嗫嗫的:“我送进去,不好吧?”

    罗旭两只手象忙不过来似的:“没事,我走不开,你拿进去就行,秦总待人很和气的。”

    和气个屁,刚才还在电梯里被他惊了一魂呢!

    不过她不想让罗旭看扁自己,转身拿着资料就过去敲门,她是公事公办,秦森总不能对她怎么样。

    门本来就是虚掩的,一敲就开了。

    男人站在窗前,单手插在裤袋里,另一只手指间夹着香烟,笔挺的背影显出几分寂然。

    这场景太过熟悉,让苏思琪心一跳,以前沈孟青就喜欢站在窗前抽烟,也是这样站得笔直,指间青烟袅袅。她有瞬间的错觉,好象那个孤寂的背影,就是她等待多时的男人。

    两个男人的影子渐渐重叠,让她心跳若狂。她慢慢的走进去,步子极轻,不敢弄出一点声音,生怕惊动了他,幻觉就此消失。

    等男人察觉到她的存在转过身来,又象在电梯里那样,立刻和她拉开距离,躲得老远,好象她是个传染病人。

    幻觉就此破灭,苏思琪重回现实。她有点被伤害的感觉,冷着脸问秦森:“秦总,我有那么可怕吗?至于你这样吗?”

    秦森的脸更冷:“你进来做什么?”

    苏思琪往前走了两步,把资料放在他桌上:“我来送资料。”说完她转身就走。

    秦森突然叫住她:“等等。”

    苏思琪转身停住:“秦总还有吩咐?”

    秦森似乎在踌躇,但还是开口:“你和林浩楠是什么关系?”

    苏思琪眉头一挑,“我和林浩楠是什么关系,跟秦总没关系。”

    秦森在心里默默的复重着这句话,感觉有些拗口,似乎有些不明白,“跟我没关系?”

    “对,那是我的私事,跟公司和秦总都没有关系。”

    “明白了,你出去吧。”男人淡淡的说道,在桌子边坐了下来。

    苏思琪觉得他有点意兴阑珊的样子,不过她没功夫去研究他的情绪,快步离开。

    她素来胆大,在云长博面前都能做到从容淡定,可在这位新来的秦总经理面前,她总有些不自在。

    顶楼豪华的总裁室里,云长博正板着脸教训云姗姗。他是刚刚才知道女儿的荒唐行为的,气得把杯子都摔了。这个女儿越来越不象话,在公司不止一次闹出丑闻,跟女职员打架争风吃醋,又跟林浩楠纠缠不休。如今还惹到秦森那里去了。

    那是他花重金好不容易请来坐镇的大神,云姗姗要把秦森得罪了,他精心的安排也泡汤了。

    云姗姗坐在那里,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我警告你,不要再招惹秦森,他不是好惹的人,你跟林浩楠怎么闹我不管,别去惹他!”

    云姗姗哼了一声:“爸,我眼瞅着要离婚了,林浩楠现在又跟苏思琪在一起了,我不得有个替补啊,再说,他是你挑的,又精明又能干,如果做了云家的女婿,可比杜铭宇强多了!”

    云长博倒是没想到这层,听了女儿的话,若有所思起来。

    过了一会,他叹了一口气:“姗姗,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能在办公室就……还被他赶出来,不觉得丢脸啊?”

    “怕什么?”云姗姗现在完全是破罐子破摔:“早就没脸了,哪还有得丢?爸,你也别为我的事操心了,我这辈子就这样,反正看到喜欢的男人我就上,他不喜欢我,就再换人呗!”

    云长博摇了摇头,他知道女儿的婚姻不幸福,当初逼她嫁给杜铭宇,虽然对家族企业有利,可是对女儿显然不是什么好事,让她越来越堕落了。对云姗姗,他是有些内疚的,也不好说太重的话。

    “姗姗,是爸爸错了,当初不该逼你嫁给杜铭宇。你和林浩楠的事,爸爸不管,他要愿意跟你,爸爸也不反对,秦森……你还是离他远点,这个人现在对爸爸很重要。”

    云姗姗笑了一下,“爸,在你心里,我的幸福永远比不上你的事业重要。”

    “等我把云氏的事处理好,你要真喜欢秦森,到时侯爸爸替你拉线。”

    “再说吧。对了爸,你什么时侯回s市?”

    “秦森刚来,先看看再说。”

    “怎么?不放心?”云姗姗看着父亲:“我看他挺厉害的,一上任就烧了几把火,把好几个部门都得罪了。”

    云长博笑了笑:“爸爸就喜欢他这样大刀阔斧。秦森有魄力,是个干大事的,但他好象太完美了一点,还是看一段再说。”

    “太完美?”云姗姗不解:“爸的意思是?”

    “是人就会有缺点,但我观察他这段时间,好象还真没找出他什么缺点来。”

    云姗姗是个聪明人,立刻就反应过来,“爸,你是怕控制不了住他,所以想抓他的短处。”

    云长博点点头,“你的悟性始终比你哥哥强,只可惜是个女孩子。不然来帮爸爸也是好的。”

    云长博要是搁以前说这话,云姗姗或许还真会动点心思,谁说女人一定不如男人?父亲这是老眼光。但现在,除了男人,她对什么都没兴趣。

    从云长博办公室出来,云姗姗拐了个弯,去了总经理室,罗旭没在座位上,所以她径直推开里间的门。

    秦森见是她,抬起面无表情的脸:“云部长有事?”

    “没什么事,”云姗姗扭着腰肢走过来,“刚从总裁办公室出来,顺道看看你。”

    “好象我和总裁办公室不是一个方向吧?云部长这道顺得可有点远。”

    “好吧,我是专程来看你的,”云姗姗挑眉:“知道我爸爸怎么评价你的吗?”

    秦森知道这个女人难缠,正想起身把她扔出去,听到这句又没动了,“洗耳恭听。”

    云姗姗走过去,手轻轻搭在他肩膀上,“我爸说,你很有魄力,是个干大事的,就是太完美了。”

    秦森嫌恶的将她的手抖下来,冷声问:“没了?”

    “没了。其实我过来是想告诉你,我马上要离婚了,如果你愿意……啊,你干什么!秦森!”话音没落,她已经被秦森推出来,撞在走廊的墙壁上。

    远处办公室里有人伸出头来看。云姗姗气极败坏,叉腰跺脚冲他们嚷:“看什么看?都给我滚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