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苏思琪脱掉鞋,踩在桌子上,把新印制的标牌小心翼翼的往墙上挂,只是她怎么伸长手臂还是差那么一点。

    于曼丽站在下面,紧张的看着她:“思琪,行不行啊,要不我来吧?”

    苏思琪的手臂伸得有点累,停下来歇了一下,对她说:“你高还是我高?”

    于曼丽不吭声了,当然是苏思琪高,不然她也不会自告奋勇去挂标牌了。

    苏思琪做事有股子狠劲,她觉得自己应该能挂上去,只要再踮踮脚,再看准一点,一定能挂上去。

    一手扶着墙,脚尖踮起来,差不多了,马上就可以挂好了。

    可是……

    她突然停下来,转过身,秦森站在那里,望着她的裙摆发愣,可是很显然,他看的不是裙摆,而是更里面的地方,她心里一惊,赶紧将腿拼拢。心里慌得不行,男人的眼神灼然,就这么肆无忌惮的看着她。

    于曼丽后知后觉的回过头,赶紧叫了声秦总。

    秦森却没有应她,仍是盯着桌子上的苏思琪,盯着她裙摆的位置,淡淡的说:“走光了。”

    苏思琪早已经面红耳赤,这下更是脸红得要沁出血来,又羞又怒,赶紧就下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太慌张,踩着桌子边缘一跷,惊呼一声,人就摔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黑影快如闪电,将她稳稳接住。

    于曼丽只觉得眼前一花,本来站在她身后的秦森此刻已经到了桌子边,将苏思琪接住。

    人是接住了,可他好象并没有要放下来的意思,就这么抱着,静静的看着怀里的女人。他的眼睛漆黑锐利,温热的鼻息喷在她脸上,目光仿佛带着一丝蛊惑,令苏思琪有片刻的愣怔,但很快反应过来,一声暴喝:“放开我!”

    秦森象是被她吓到了,手一松,女人跌落在地,虽然不至于摔倒,可是突然的一下,她来不及准备,脚生硬的触地,顿时痛得眉头一皱。

    男人也皱起眉,就要蹭下去查看她的脚,苏思琪却踮着脚逃也似的走开。

    于曼丽看看秦森,又看看苏思琪,说:“脚怎么啦?”

    “没事,”苏思琪若无其事的跺了跺脚:“好了。”

    于曼丽说:“我去叫人来挂吧,这本来就是男人干的活。”

    一直没吭声的秦森突然走过来,拿起那块标牌,跃上桌子,轻松的挂上去,然后走了。

    于曼丽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老天,秦总亲自挂标牌啊!”

    “这有什么,”苏思琪嗤了一声:“你说是男人的活,他为了显示自己是个男人,所以就干了呗。”

    “可他是总经理啊,你以前见刘总干过这种活吗?”

    苏思琪坐在椅子上,好象没听到她的话,不知道为什么,被秦森抱在怀里的时侯,她的心几乎要跳出来了。他的怀抱宽阔坚实,他的气息仿佛无处不在,令她心跳如狂,而他的眼神却是那样奇怪,仿佛那漆黑的眼睛后面还有一双眼睛在看着她。

    那一刻,她忘了挣扎,就这么安静的让他抱着,甚至有点……贪恋他的温暖。

    她一定是疯了,居然对一个并不熟悉的男人动了心,她知道自己并不喜欢他,她只是……太久没有被男人抱过,而这个男人英俊,高大,充满魅力,她一时失神,所以乱了方寸。

    她不可能喜欢上别的男人,她心里只有沈孟青,她的男人一定会回来的!

    于曼丽见她发呆,拿胳膊撞了她一下,“哎,还魂了。”

    苏思琪有些不好意思,掩饰的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于曼丽继续打趣她:“怎么样?被秦总抱在怀里的感觉怎么样?”

    “那么糗的事,你还拿来说笑,别乱说,省得传出去又惹事。”

    于曼丽笑着说:“我怎么觉得秦总对你好象有点意思。”

    “不可能,他……”苏思琪几乎是本能的反驳,可是又说不出反驳的理由。

    于曼丽是公司的老人,知道苏思琪一些事情,以前和她不熟,不好问,现在成了同事,又觉得她为人挺爽朗,对她印象不错,便说:“你和林董事……”

    “我们是朋友。”

    “男女朋友?”

    “不,好朋友。”

    “她们说你是林董事的初恋?”

    苏思琪笑了笑:“算是吧。”

    “那现在再见亦是朋友?”

    “对,”苏思琪点头:“没必要做仇人吧,林浩楠这个人,心其实不坏。”

    于曼丽撇了撇嘴:“还不坏啊,张小雨都为了他跳了楼。”

    张小雨就是苏思琪的上一任,她跳楼未遂后,辞职走了。后来就一直没有再招人,忙不过来的时侯,由行政那边的文员顶一下班,直到秦森把苏思琪调过来,这里才是两个人。

    林浩楠的事,苏思琪不好解释太多,笑了笑没吭声。

    于曼丽踌躇了一下,说:“思琪,你还在等沈先生吗?”

    “嗯。”苏思琪点了一下头,“我等他。”

    “可是都这么久了,他……”

    “他会回来的,再久我都等。”

    “所以你才拒绝林董事?”

    苏思琪默了一下,说:“我和林浩楠之间不存在拒绝,因为我们都知道回不去了。”

    于曼丽也默了一下,突然说:“如果秦总追你,怎么办?象他那样的男人一旦认了真……”

    “哈哈哈……”苏思琪笑起来:“我又不是国色天仙,就那么容易被男人看上?”

    于曼丽笑了笑,不置可否。过了一会又说:“不过刚才秦总的反应倒证明了一件事。”

    “什么?”

    “他不是同志,”于曼丽很肯定的说:“他看着你的时侯,眼睛都直了,分明就是男人看女人的目光。这证明他对女人是感兴趣的。而且,”她分析道:“他感兴趣的是你这种类型,而不是云部长那种类型。”

    苏思琪见她一副头头是道的样子,又忍不住笑,“我是什么类型,云部长又是什么类型?”

    “你是明眸皓齿型,云部长是妖娆妩媚型。”

    两人说笑了一番,开始收东西准备下班。

    离下班还有五分钟,林浩楠走出来,坐在苏思琪身边,顺手拿起一张报纸看起来。

    于曼丽笑着打招呼:“林董事,你又早退!”

    林浩楠笑得夸张:“没办法,等思琪下班比较重要。”

    于曼丽近段和林浩楠也混熟了,便开玩笑道:“她又不是你女朋友,你老等她干嘛?”

    “谁说她不是我女朋友?”林浩楠笑嘻嘻的反问她。

    苏思琪在边上答了一句:“我说的。”

    林浩楠笑得有些尴尬,“不是就不是,不过你比女朋友重要多了。”

    于曼丽被他逗乐了,“林董事,为什么思琪比女朋友重要?”

    林浩楠答得干脆:“因为她是前女友。”

    于曼丽笑得更厉害了,苏思琪也跟着笑,嗔怪的瞟了林浩楠一眼。

    下了班,苏思琪和林浩楠在外面吃了饭,然后一同回了林浩楠的家。她现在和林浩楠关系这么亲近,是因为林浩楠的医生告诉她,她对林浩楠的病情有帮助。

    药物只是治标,臆病归根结底是心理上的毛病。林浩楠以前属于破罐子破摔,很多时侯药物也控制不了他,所以情况越来越糟。但自从他们和平相处后,林浩楠对治疗明显积极了很多,有时侯管不住自己想放纵,只要她轻轻的抱住他,安抚他,鼓励他,林浩楠就能努力战胜心里的邪念。

    现在的林浩楠就象个孩子,很依赖她。做为朋友,苏思琪觉得自己有义务帮助他从那种可怕的臆病里走出来,开始他新的人生。

    苏思琪放下茶杯:“开始吧?”

    “好,”林浩楠往嘴里扔了一颗药,用水咽下去,打开了机。

    悠扬的音乐象流水一般倾泻在屋子的每个角落,明亮的灯光下,男人搂着女人翩翩起舞。

    夜正浓,一个男人站在树下,沉默的望着屋子里的相拥起舞的男女。

    他的目光象一柄利剑,划破暗沉的夜色,脸上隐隐藏着一丝戾气。身形一动不动,就象是另一棵树,春寒料峭,冷风穿透过他的衣服,钻进他的体内,却并不能让他觉得冷。因为比起身体,更冷的是他的心。

    苏思琪看到林浩楠额上渗出微微的汗意,轻声问:“难受吗?”

    “还好,能忍住。”林浩楠笑了笑,但那笑意已经透了勉强。

    “浩楠,坚持住,你可以战胜自己的。”

    林浩楠嘴唇有些抖,他低头看着臂弯里的女人:“我能亲你一下吗?”

    苏思琪微笑,却是坚定的摇头:“不能。”

    林浩楠叹了一口气,却并不失望,因为在意料之中。这个女人如此坚定,让他有些汗颜。

    苏思琪见他脚步开始有些不稳,便停下来,轻轻的抱住他:“闭上眼睛,浩楠,听音乐,音乐里有你想要的一切。”

    男人听话的闭上眼睛,把头搭在女人肩膀上,音乐仍在流动,而画面却像是静止了。

    屋外的男人依旧站得笔直,漆黑沉寂的双眸默然看着窗子里的男女,目光阴暗,带有杀意,两只手紧紧握成了拳。

    过了一会,他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去,垂在腿边的双手依旧紧握成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