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秦森和林浩楠在走廊上动手的事,被眼尖的职员看到,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传到苏思琪的耳朵里。她知道林浩楠那天是为了扣奖金的事去找秦森理论,看来没理论成,还吃了亏。

    两个同样优秀的男人,一个冷若冰霜,一个清高自傲,大概是一言不合就动了手。

    苏思琪考虑再三,还是决定自己去找秦森说清楚,这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何必弄得两大高层不和。

    她逮了个空闲跑到总经理室去,却被坐在外间的助理罗旭拦住了。

    苏思琪很客气的说:“罗助理,我想找秦总说点事。”

    罗旭打量了她一眼,说:“你稍等,我打个电话。”

    苏思琪站在桌边,见他拿起来电话按了内线,声音平静的向里面汇报,大概里面给了指令,他很快放下电话,看着她:“不好意思,秦总很忙,没有时间见你。”

    苏思琪没想到碰了钉子,有些失望,但秦森是总理经,日理万机,或许此刻真的没有时间见她。于是她道了谢,转身走了。

    罗旭看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门边,又给里面打电话:“苏小姐走了。”

    秦森“嗯”了一声,放下电话,点了根烟望着窗外久久的发起呆来。

    她来找他,是为了林浩楠吧?因为他和林浩楠动了手,所以来当和事佬。只是她这个和事佬永远当不成!

    他狠狠的吸了一口烟,把烟头掐灭在烟缸里,对着电脑开始工作。

    于曼丽见苏思琪略有些沮丧的回来,说:“被秦总骂了?要你别去,你偏去,扣就扣吧,无所谓。”

    苏思琪摇了摇头:“根本就没见着人,下次再说吧。”

    “还是别去了,我听说秦总讨厌女人。”

    苏思琪一愣:“为什么?”

    于曼丽耸了耸肩:“我哪知道,反正都这么传,他跟谁都不亲近,除了罗旭,”说到这里她突然压低了声音:“罗旭长得眉清目秀,大家都说他们俩个……”

    “啊?”苏思琪吃了一惊:“不可能吧?秦总那么酷,不象是……”

    “哎呀,总有一攻一受的嘛。”于曼丽一副多见少怪的模样。

    苏思琪上学的时侯也看过一些漫画,此刻脑补,自动把秦森和罗旭往即定的人物上面套,忍不住捂嘴偷笑,无法想像秦森那个冰山脸推倒秀气的罗旭是什么场景。

    秦森的到来,无疑让中泰众多女职员砰然心动。他的相貌,气质都在林浩楠之上。可是几个胆大的女职员试探后,都灰溜溜的退了回来,再不敢去跟他套近乎。

    因为秦森太冷了,而且毫不讲情面,把她们弄得无地自容,没有脸再去勾搭他。

    林浩楠则不同,他对人也冷淡,不过对女人例外,常常是面带微笑,让那些跟他说笑的女职员们的小心脏砰砰直跳。

    公司里的女职员分成派,有人喜欢林浩楠的温和,有人喜欢秦森的冷峻,两个人基本是平分秋色。只是林浩楠的身边偶尔有女人围绕,而秦森三尺之内,从无女人近身,他甚至连女秘书都不用,身边只有一个罗旭,所以才会传出他和罗旭的绯闻。

    其实也不是没有人敢打秦森的主意,比如云姗姗。

    她才不信那种无稽之谈,秦森那样的男人怎么可能是同志?

    她想到秦森的目的有两个,一来是想征服那个冷峻的男人,二来是想刺激林浩楠。

    她爱林浩楠,可并没打算为他守身如玉。

    对着镜子把衣服整理好,她拿起一叠资料走出门去。

    因为事先有约,罗旭并没有拦她,礼貌的站起来为她开了门。

    秦森专注的看着电脑,冷淡的说了声:“请坐。”

    云姗姗坐下来,把椅子调高了一点,然后俯身趴在桌子上,她特意没有穿内衣,里面的衬衣扣子开了两颗,雪白的胸膊若隐若现,她素来豪放大胆,就这么赤、祼、祼的来勾引他。

    秦森终于抬头看她,“开始吧。”

    云姗姗打开资料,向他汇报后勤部一季度的相关事宜。

    她一边说,不时还扭动一下身体,让那片雪白暴露得更彻底。余光却注意着男人的反应。

    但男人说完话,目光又回到电脑上,压根就没看她。

    云姗姗停下来,娇笑:“秦总,你有没有听我说呀?”

    “有。继续。”冷淡而简单的回答。

    云姗姗带着点撒娇的语气:“你都没看我……”

    秦森把目光移到她脸上,嘴角浮起淡淡的笑意:“你是要我看你,还是看你的胸?”

    云姗姗僵了一下,装着才发现自己春光外泄,啊了一声,赶紧把胸口的衣服一抓,可那动作却是充满诱惑,丰满的胸部为之荡漾。

    “呀呀,秦总,你真坏,怎么看人家的胸啊!”

    “少装了,你来这里,不就是想让我看的吗?”

    被截穿了,云姗姗索性摊牌,顺手又解了一颗扣子,胸脯一挺,那片雪白颤颤巍巍,是个男人都会血脉喷张吧?

    “觉得怎么样?”

    秦森的目光在她胸前停留了两秒钟,然后移到她的脸上,“然后?”

    云姗姗心一跳,他这是心急了?

    她站起来,把外套脱了,解开衬衣最后一颗纽扣,柔软的布料分到两边,胸前再无任何遮挡。

    秦森唇边的笑意更深,站起来走到云姗姗身边。

    云姗姗是情场老手,非常主动的贴进他怀里,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立刻感受到男人厚实的肌肉,心神不由得一荡,想着接下来的鱼水之欢一定非常不错。

    秦森看着她微笑,动作却是非常迅速。他钳住她的胳膊,三两步已经将她带出门口,推到走廊里。

    走廊里有两三个人经过,看到总经理室里突然推出来一个人,都停住了脚步。

    云姗姗衣不遮体,就这样被职员看光了。饶是她再豪放,此刻也满脸通红,恨不得要打个地洞钻进去。赶紧把衣服合上,双手交叉抱着胸,她还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很快,秦森又出现在门口,将她的外套扔出来,冷声道:“不要来试探我,我对你没有兴趣。”

    一句话,把事情说得清清楚楚,在场的人立刻就明白过来。

    云姗姗脸上发白,侧着身子把纽扣扣好,套上外套,见秦森还站在门边,她放了句狠话:“秦森,你等着。”说完快步离去。

    秦森之所以没有进去,是因为苏思琪也站在走廊上,满脸惊诧的看着他们。

    他本来什么都不想说,他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尤其是她。可终究还是不想让她误会。

    两人对视了一眼,女人满眼惊诧,男人淡漠疏离,转身进了门。

    苏思琪反应过来,“哎”了一声,“秦总,我找你有事!”

    秦森脚步一滞,顿了一下才转身:“有事进来说。”

    苏思琪其实只是路过,但刚好碰到秦森,也算是个机会,没多想就冲口而出。可是说完她又有些后悔,看秦森那冰冷的面孔就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好时机。

    可是他居然答应了。苏思琪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跟着进了办公室。

    秦森在桌子边坐下来,两道犀利的目光直直射在她脸上,象要穿透她似的。

    苏思琪被他看得打了个冷颤,心里越发慌乱。

    “说吧,什么事?”

    “是这样,”一开口,苏思琪倒冷静下来,有条不紊的说:“就是上次说要扣奖金的事,秦总,我承认我们错了,但主要是都怪我,跟他们没有关系,能不能只扣我一个人的钱?或者扣双份也行。”

    秦森眼睛微眯:“你很有钱吗?”

    “我没钱,但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不想连累别人。”

    “一人做事一人当?”秦森笑了一下:“你认为是因你而起?”

    “是,秦总,我不该在背后议论领导。”

    秦森微愣了一下,“你怎么议论领导的?”

    苏思琪听他这样问,也愣了一下,难道他没听到?还是在故意考验她?估计是考验的成份居多,象秦森这样的人物,什么能瞒过他?

    于是苏思琪老老实实的答:“我说你的脸,拉得比马脸还长。”

    秦森没说话,只静静的看着她,过了一会,突然醒悟过来一般:“你是在议论我?”

    废话,不是议论他,他能扣她们当月奖金吗?

    见她默认,秦森笑了一下,却是止不住,哈哈哈的笑起来。

    苏思琪见她笑了,心里一松,讪讪的陪着笑:“我这人开起玩笑来有点口无遮拦,秦总别放在心上啊!”

    她一开口,秦森笑容一顿,眼里布满冰霜,“苏思琪,你不但在上班时间嘻笑聊天,还在背后非议领导,下个月的奖金也扣掉。”

    苏思琪张了张嘴,“秦总,我是来找你承认错误的,你怎么能这样?还以为秦总大公无私,没想到却公报私仇,传出去,谁还会服你?”

    “不服我的人,我自然有办法对付。”

    苏思琪有些恼怒:“秦总,没想到你是这样小肚鸡肠的人!”

    “你说对了,谁得罪了我,我睚眦必报!”

    苏思琪这下悔得连肠子都青了,本来是想找秦森认个错,把事情缓和一下,能不扣于曼丽的钱最好,不能也算了,反正她是打算赔给于曼丽的,没想到事情没解决,倒把下个月的奖金也搞没了。

    真是折了夫人又赔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