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苏思琪跑到卧室门口,想推门,门却在里面反锁了,她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到里面好象有奇怪的声音。

    这时侯她突然记起了张萌盼的话,张萌盼遇到的情形跟她很相似,再联想到在医院遇到林浩楠的事,更加让她肯定,林浩楠有病,刚才一定是他发病了。

    屋里的林浩楠一边大声喘着气,一边颤抖抖的在翻抽屉里的药,他把瓶子里的药倒了一把在手上,想全部倒进嘴里,但医生的话又让他犹豫不决。

    医生说:过量会死人的!

    他不想死,可门外是苏思琪,他听到了她的脚步声,怎么办?怎么办?他不死,就会让她死!

    他再次把药送到嘴边,却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得他手一抖,药全洒在地上。

    苏思琪在捶门:“浩楠,你怎么啦?哪里不舒服,开门,你把门打开!”

    她的声音传到耳朵里,变得又娇又柔,媚惑无比。这令他的血液更加起来,他的脸涨得通红,感觉身体象气球一样,正慢慢变大,五脏六腑却是痒得不行,仿佛有一万只蚂蚁在啃噬。

    他狠狠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疼痛让他有瞬间的清明,声音象在咆哮:“走,你快走,我会杀了你的!”

    “不,你不会的,浩楠,你开门,我带你去看医生。”

    医生也解救不了他,这世上没有人能解救得了他!

    不,有人可以救他,只需要一具鲜活的女人身体,他就能得救!而他朝思暮想的女人就在门外!

    林浩楠红着眼睛,一步一步走向门口。他给过她机会的,是她不肯走,那就怪不得他了。

    门“嚯”的一下打开,苏思琪吓得往后退了一步,林浩楠居然只穿了一条内、裤站在那里,裸在外面的皮肤微微发红,象是使劲挠过一样,被身上缠的白纱布衬得十分明显。

    他的表情更是怪异,看她象看一只小猎物,带着渴望,带着贪婪,用一种阴森又灼热的目光盯着她。

    苏思琪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浩楠,你……怎么啦?”

    她并不知道自己这个无意识的举动在男人眼里有多诱、惑!

    林浩楠眼底的猩红愈加明显,手臂一伸,将她紧紧扣在怀里,低头寻找她的唇。

    苏思琪又惊又怕,拼命拍打他:“浩楠,你别这样,我是思琪,我是苏思琪!”

    男人的声音又低又哑,仿佛从地狱传来,缓慢而不甚清晰:“我知道你是谁。”

    他用力撕扯她的衣服,可她身上是件套头毛衣,撕不烂,于是他抬高她的手臂试图把衣服从她头顶脱下去。

    苏思琪用力压着胳膊不让他脱,男人的手臂正横在她面前,苏思琪想都不想,一口狠狠的咬下去,她自己都感到尖尖的牙齿刺破了男人的皮肤,有淡淡的血腥味在嘴里弥漫开来,男人身子一僵,快迅将她推开,低头看着手臂上深深的咬痕,脸上闪过一丝惊愕,却又低又快的说了一句:“快跑。”

    苏思琪如梦初醒,转身就往楼下冲,可是男人并没有追上来,她刚跑下楼,就听到楼上传来极沉闷的声响,好象什么东西倒在地上。

    苏思琪脚步一滞,停了下来,转身看着楼上,一秒两秒三秒……屋子里静得有些可怕,想着林浩楠身上的伤,她一咬牙,又悄声的往楼上去。

    上了楼,她躲在墙角,看到林浩楠的房门开着,他倒在地上,她这个位置只能看到他半个头顶。

    苏思琪一惊,赶紧走了过去,男人向天躺着,双眼紧闭,两只手紧紧握着拳,身上到处都是抓过的痕迹,整个人在剧烈的发抖。

    苏思琪吓了一大跳,蹲在他身边:“林浩楠,你怎么样?”

    男人的眼睛倏的打开,眼里血红一片,他咬着牙咆哮:“滚,怎么还不滚,一定要死在我手上吗?”

    苏思琪心里害怕极了,却把手放在他身上,试图安抚他:“你能起来吗?我们去医院好不好?”

    男人看着她那只手,突然有些嫌恶似的用力甩开,然后用背在地上使劲蹭。

    苏思琪慌忙按住他:“不能这样,伤口会裂的,浩楠,你倒底怎么了呀,能不能告诉我!”

    男人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往身下摸去,苏思琪一惊,本能的甩开站起来,林浩楠一个翻滚也跟着站起来,苏思琪只好又往楼下跑,男人身形有些踉跄,却在后面紧追不舍。

    苏思琪跑得鞋子都掉了,在厅里围着沙发打转转,试图劝林浩楠冷清,可男人恍若未闻,跑了两个圈有些不耐烦,直接踩在沙发上往她身上扑,那迅猛的身姿让她的心脏猛的一缩,转头就朝客房飞奔而去。

    先他一步跑进房,开门反锁,又把厚重的柜子推过来堵在门边,苏思琪这才大喘了一口气。

    男人在外边疯狂的拍打房门,又用脚踢,沉默的固执的想要冲进来。

    苏思琪听着这声响,急得团团转,手机不在身边,想打电话求救都不行,怎么办?怎么办?

    过了一会,门口的声音消失了,她听到男人的脚步离去,可是她不敢开门,她知道他的伤口裂开了,白纱布都染成鲜红色,可是他的样子实在太吓人,他说会杀了她,她不想死,还没见着沈孟青,她不想死!

    她不知道林浩楠得了什么病,怎么会把一个好端端的人变得这么可怕?

    又过了一会,她听到好象有人进到房子里来,脚步急促,很快上了楼。她听得出来,那不是林浩楠的脚步声,轻而急,倒象是来了一个女人。

    是医生来了吗?苏思琪把柜子重新推开,打开门的时侯犹豫了一下,她今天被林浩楠吓了几次,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她不知道如果再来一次的话,她是不是还能跑得掉?

    片刻的犹豫后,她还是打开了门,毕竟不知道林浩楠怎么样了?她想出去看看他。

    刚走到厅里,就听到楼上传来一声惨叫,又尖又厉,是女人的声音,她心一跳,撒腿就跑起来。

    林浩楠的房门仍是开着,声音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随着女人的惨叫声,还有撞击声和男人的喘息声。

    苏思琪虽然三年多都是一个人,但这声音让她立刻意识到屋里在做什么。

    她停下脚步,悄悄往后退,一直退到楼梯口,想避开那暧昧的声音。可是那声音仍是一阵急过一阵的传入她的耳朵。

    女人的尖叫声几乎要刺破她的耳膜,显然正受着极大的痛苦。

    苏思琪想起林浩楠说会杀了她,那么现在,他在杀那个女人吗?

    想到这里,她心猛的一跳,也顾不得许多,又往前口摸过去。

    虽然有心理准备,可屋里的情形还是让她目瞪口呆。林浩楠全身祼着,将女人几乎折叠起来,正大力的撞击着,他象一头汹猛的兽,正在对他的猎物进行撕扯啃噬。

    女人披头散发,不顾不切的挣扎着,喊叫着,声音渐渐嘶哑,她苍白的脸冲着门口,绝望的看着她。

    苏思琪害怕极了,却慢慢的走进去,从墙边的袋子里抽出一根高尔夫球杆,对着林浩楠,“林浩楠,停下,快停下,你会弄死她的!”

    男人眼睛的猩红少了很多,身上的白纱布已经全部染红,有血从纱布里流下来。他大声喘着气,对苏思琪的话并没有什么反应,只专注的做着自己的事。

    女人的声音已经哑了,她哀求苏思琪:“救救我,求你救救我。”

    苏思琪咬着牙,将球杆狠狠打在男人腿上。

    林浩楠这才看了她一眼,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好象有点难堪,又有点释然,他大手用力,将女人的腿几乎掰得笔直,女人哑着嗓子惨叫一声,那声音闷沌充满哀怜,象一棍子扑在苏思琪的心里。而她的身下有血液正渐渐漫开来。

    苏思琪又狠狠打了林浩楠一球杆,“快停下,林浩楠,她真的不行了。”

    男人却是腰间一挺,动作愈发加快,每一下都伴随着他低沉的吼叫,苏思琪急了,对着他的腿砰砰啪啪一顿乱打。

    很快,男人暴叫一声,终于离开了女人的身体。快步走进了卫生间。

    没有他的压制,女人的手脚齐齐打开来,软绵绵的瘫在床上,一下一下抽搐着,仿佛一条濒临死亡的鱼在做最后的挣扎。

    苏思琪赶紧用毯子把她包住,拍了拍她的脸:“你怎么样?没事吧。”

    女人了无生机的靠在她怀里,嘴唇动了动,却说不出话来。

    苏思琪轻轻放下她,找了一件林浩楠的睡衣套在她身上,“你别急,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她不会死的,马上有人来接她走。”林浩楠不知道什么时侯走了出来,站在她的身后。

    苏思琪听到他的声音,条件反射般的闪到另一边,却看到男人腰间围着浴巾,脸色平静,眼里的猩红消失不见。

    她于是知道林浩楠恢复正常了。

    上身仍有血流下来,在雪白的浴巾上晕开来,象冬日里怒放的梅,却让苏思琪觉得触目惊心。

    “你的伤……”

    “不要紧。”林浩楠淡淡的答:“会有人来处理的。”

    苏思琪看了女人一眼,“要等多久,她好象不行了。”

    “一刻钟。他们就会到。”

    “是医生吗?”

    “是的。”

    说完这些,两个人都沉默了,屋里子还弥漫着一股靡糜

    暧昧的味道,苏思琪想打开窗通一下风,见他们俩个都没穿多少衣服,又打消了念头。她踌躇片刻,打破沉默:“林浩楠,你……”

    “我变成了魔鬼,害怕吗?”男人的声音低沉淡漠。

    苏思琪身子一震,看着他久久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