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林浩楠在医院住了五天就要出院,但他的伤并没有好,苏思琪和黄泽都劝他再住几天,他执意不肯,黄泽只好让人给他办了出院。

    苏思琪不放心林浩楠一个人在家,毕竟他伤太重,很多事情不方便做,就跟着他一起回去,说要留下来照顾他几天。

    林浩楠没想到她会有这样的提议,愣了一下,缓缓在沙发上坐下来,唇边浮起一丝微笑:“思琪,看来你是真的原谅我了。”

    苏思琪瞟了他一眼:“原谅就原谅,还有什么真的假的?”她把林浩楠的东西归置好,就到厨房里去做饭。

    林浩楠一直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厨房门口,才起身倒了杯水,慢慢走上楼去,进了卧室,从抽屉里拿出一颗药丸放进嘴里,用水灌下去。他站在那里,低头看着自己微抖的手和脚,似乎在出神。

    过了一会,他又拿出一颗药,犹豫了片刻,还是把药放了回去。然后他去书房,处理这些天美国公司积累下来的工作。

    工作的时侯,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直到苏思琪站在门口敲了两下,他才抬起头来。

    “吃饭了。”

    “好,”他关上电脑站了起来,看着女人微笑:“谢谢你,思琪。”

    “应该是我谢谢你,你为了救我才弄成这样的。”

    “这件事以后不要提了吧,”林浩楠开玩笑:“你已经谢过很多次,我都不好意思了。”

    苏思琪想上来扶他,林浩楠脚步一错,躲了开去,“还不至于。”

    苏思琪走在他后面:“你伤没好,做了点清淡的菜,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我的口味你还不知道?”林浩楠说完才觉得自己有点嘴快,扭头看了一眼苏思琪。“我没有别的意思啊。”

    “我知道。”苏思琪笑了笑,“其实很多事情我都忘了。”

    林浩楠垂下眼,为什么他就忘不了?

    大概因为这个小插曲,吃饭的时侯,两个人都没说话,气氛显得有些沉闷。林浩楠一直没什么胃口,勉强吃了一碗饭就放下了筷子:“思琪,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太晚我不放心。”

    “不是说好了,我留在这里照顾你吗?”苏思琪平静的看着他。

    女人的眼眉太过纯净,竟令林浩楠有些不敢直视,果然在她面前,他是自惭形秽的。

    “你就不怕我……”他带了点似笑非笑的意味:“对你有什么不轨的行为?”

    “你不会。”苏思琪的语气很坚定。

    “这么相信我?”

    苏思琪看着他脖子上包的白纱布,那一刀他是真下了狠心割的,差一点就割到大动脉了,医生告诉她的时侯,她真是吓得腿都软了。

    “为了救我你连命都不要,怎么会对我不轨?”

    林浩楠突然握住她放在桌子上的手:“思琪,我一直没有忘记过你。”

    苏思琪慢慢把手缩回来,声音低低的:“浩楠,我们说好了的……”

    林浩楠的手还放在桌上,手底下却已经空了,女人温热的气息似乎在残留在他手心,让他觉得手心里微痒。

    他笑了笑,把手插进口袋里:“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让你知道,任何时侯,我林浩楠为你了都可以拼命。”

    “浩楠……”苏思琪看着他,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天晚上,苏思琪没有走,林浩楠的别墅里多的是客房,她随便挑了一间住下。她就是这种性格,只要相信就毫无保留,所以睡觉的时侯并没有反锁房门。

    这几天她睡在医院里,总有护士和医生进进出出,休息得不太好。难得屋子里安静,大床又软绵,所以很快就睡着了。

    半夜里,她做了梦,梦到有人摸自己,一只大手,轻轻的从她的头顶摸下来,冰冷的手指慢慢划过她的眉眼,鼻梁,脸颊还有嘴唇,他的动作非常轻柔缓慢,仿佛当她是一件稀世珍宝,稍稍用力就会碎掉。

    奇怪的是,她并不觉得害怕,那只大手虽然冰冷,却好象并没有恶意,他只摸到她的下巴就停住,然后冰冷的手指又重新划过她的嘴唇,鼻梁,脸颊,眼眉,额头,回到头顶。

    稍稍停留片刻,再一次周而复始……

    苏思琪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做这样奇怪的梦,早上醒来的时侯还有模糊的印象,那只大手的触感如果清晰,就象是真的一样。

    她跳下床,跑进卫生间里洗漱,然后换了衣服出门。

    屋子里静悄悄的,显然林浩楠还没有起来。她抬头看墙上的钟,却意外的看到一墙的金箔,不由得一愣。昨天晚上她没有注意,还以为是装饰墙纸,现在仔细一看,才知道是贴的金箔。

    看了一会,她失声哑笑。很早以前她告诉过林浩楠,沈孟青在办公室里贴金箔的事情,当时他一脸不屑,可现在他有钱了,也贴一墙的金箔,是不想示弱?

    苏思琪摇了摇头,慢慢的上楼去。轻轻推开林浩楠的卧室,他果然还睡着没醒。

    男人侧躺着,脸上戴着眼罩,头发搭下来,跟他以往的样子有些不一样。他的手放在被子外面,垂在床边,苏思琪轻轻的握了一下,微凉,但并不是冰冷。

    她把他的手塞回被子里,刚一动,男人就睁开了眼睛,手自然而然的往她腰上搂去,嘴里含糊不清:“你就起床了,再睡会吧。”

    苏思琪有些尴尬,知道他肯定迷糊了,还以为是他们在交往的时侯。赶以躲开他的手,“起来吗?八点了,我去做早餐。”

    林浩楠眼睛一睁,顿时清醒过来,撑着胳膊想起来,一用力,牵扯到背上的伤口,疼得他皱了一下眉,苏思琪赶紧把他扶起来,“你要起来说一声,别自己逞强,伤口裂开就不好了。”

    林浩楠勉强笑了笑:“我又不是纸糊的,说裂就裂啊。”

    苏思琪扶他下了床,等他进卫生间洗漱,就下楼去做早餐。林浩楠虽然行动多有不便,却也不肯让她贴身照顾,象穿衣洗脸这些事虽然会牵扯到伤口,他还是宁肯自己动手。

    苏思琪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做饭,做一些清淡有营养的饭菜,炖一些补汤给林浩楠补身子。

    等她把早餐端上桌,林浩楠慢悠悠的从楼上下来,远远就说:“你做了什么,好香。”

    “熬了小米粥,加了瘦肉,香茹,虾仁,你尝尝。”

    “不用尝就知道好吃。”林浩楠坐下来,接过苏思琪递来的粥,大口喝起来,一边喝一边朝她竖大姆指:“鲜!”

    小半碗刚喝完,他脸色突然发白,额头还冒了汗,苏思琪吓了一跳,“你哪里不舒服?”

    林浩楠端起水喝了几口,喘了一口气:“我忘了,我不能吃虾。”

    苏思琪愣了一下,说:“你以前能吃虾的啊!”

    “现在不能。”林浩楠额头上的汗越冒越多,整个人看起来非常不好。

    苏思琪慌了:“那快点去医院吧,车钥匙给我。”

    林浩楠摇了摇:“没事,忍一忍就过去了,你扶我去沙发上躺着。”

    苏思琪说了声好,忙扶着他到沙发上去。

    林浩楠显得很不舒服,走路的时侯,整个人都靠在她身上,苏思琪只能硬撑着,幸亏已经到了沙发边上,她腿一软,肩就滑下来,结果两个人一起倒在沙发上。苏思琪生怕碰到林浩楠的伤口,忙问:“你怎么样?碰着没有?”

    林浩楠没吭声,好象没一点力气,压在她身上起不来。

    苏思琪不敢太用力,撑着他的胳膊说:“你别动,我自己能起来。”

    话是这样说,压在上方的男人似有千金重,她根本撼不动,钻了半天也没有从他底下钻出来。却感觉得男人的身体突然变烫了,象个火炉压在她身上,苏思琪一惊,伸手就去摸男人的额头:“你发烧了。”

    林浩楠一直是闭着眼睛的,苏思琪的手一贴上他的额头,他的眼睛立刻睁开来,眼底隐隐泛着猩红。

    他抬起头来,仔细的看着苏思琪,声音却带了不确定:“思琪?”

    苏思琪见他这样子吓了一跳,这样的林浩楠看起来很有些陌生,那怪异的目光让她心底没来由的发颤。

    “浩楠,你怎么啦?是不是不舒服?”她慢慢的跟他说话:“你起来好不好?压得我很难受。”

    “我也很难受,思琪,”他说着慢慢低下头来,吻住她的唇。

    苏思琪脑子嗡的一响,也不顾得他背上的伤,用力推他:“浩楠,别这样,你说过不会……”

    她一开口,男人的长舌趁虚而入,将她的话堵在喉咙里。

    苏思琪又气又怕,狠狠的拍打他,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男人却丝毫没有反应,凶狠的吻着她,一只手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苏思琪大惊,重重一口咬在他舌头上,男人吃痛,抬起头来,眼里闪过一丝清明,他艰难的撑起来,离开苏思琪的身体,声音又低又急促:“快走,你快回家去!”说着,他飞快的朝楼上跑去。

    苏思琪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怔怔的看着他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楼梯上。明明身上有伤,怎么会跑得那样快?

    男人奇怪的表情,泛着猩红的眼睛,还有他艰难的压抑,都让她疑心大起。

    苏思琪把衣服整理好,跟着上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