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方卓越厚着脸皮在萧筱家又是赖到近午夜才回去。他不能不走,因为萧筱那里确实只有一床厚被子,他总不能强行挤到人家被窝里去吧!萧筱的脾气有些硬,万一惹毛了,不好收场。

    所以第二天,方卓越把自己的被子抱到萧筱家去了。

    萧筱开门见又是他,手里还抱了一床大被子,有些哭笑不得:“方卓越,你把这里当自个家了是吧?”

    方卓越不管三七二十一,抱着被子从门边挤进去:“你这里不是只有一床被子吗?我把自己的被子拿来了。”

    小野看到他,高兴的扑上来:“干爹!”

    方卓越把被子放在沙发上,抱起小野亲了一口:“真乖。”

    “干爹,今天可以出去玩了吗?”

    “可……以吧?”方卓越看着萧筱,不知道她初二有什么规矩?

    萧筱知道小野关了一天,早就想出去了,连电视都吸引不了他。看外头天气不错,便点头:“今天出去玩吧。”

    小野胖乎乎的小手一挥:“去公园!”

    “好,去公园。”方卓越满口答应,对萧筱说:“干脆今天去公园野餐吧?”

    “哪有人初二去野餐的?”萧筱白了他一眼:“就带他到楼下转转算了。”

    “去公园。”小野听到了妈妈的话,瞪着眼睛坚持。

    “好,干爹带你去。”方卓越说:“干爹还有账蓬,今天咱们住账蓬好不好?”

    小野不知道账篷是什么,举着手先叫了好,才问方卓越:“干爹,账篷是什么?”

    “一个小房子,躺在里面可有意思了,小野想不想住账篷?”

    “想!”小野抓着萧筱的肩:“妈妈,我们一起去。”

    萧筱故意说:“你跟干爹去,妈妈在家。”小野很少跟她分开,如果她不去,估计小野就不会想去了。

    没想到小野很痛快的点头:“好,我跟干爹去。”

    萧筱气得拍了他一下:“你现在有干爹就不要妈妈了是吧?”

    小野嘟着嘴:“是你自己不要去的。”

    方卓越把萧筱肩膀一搂:“都去,我们都去,一个也不能少。”

    萧筱肩膀一抖,把他的手抖下去,走到厨房里去。

    方卓越以为她生气了,悄悄跟过去,却原来她在准备吃的东西,他轻手轻脚的退回来,对小野说:“妈妈会去的,你要乖一点,让妈妈高兴。”

    小野忙点头,跑进厨房,抱住萧筱的腿:“妈妈,我会很乖的,你高兴一点。”

    萧筱看着儿子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捏了捏他的脸:“你呀,就会跟妈妈作对。”

    小野问:“妈妈,你跟我和干爹一起去吗?”

    “妈妈怎么能不去,万一干爹把你拐跑了怎么办?”

    方卓越倚在门边,朗声答:“你放心,真正要拐的话,当然是连你一起拐。”

    萧筱哼了一声:“可惜那床被子了,大老远抱来,没派上用场。”

    方卓越笑得别有用意:“没关系,来日方长。”

    萧筱有些微恼,瞪了男人一眼。每次跟他打嘴仗,他总是压她一头。

    公园离萧筱家不远,天气好的时侯,她常带着小野去那里玩耍。以为今天公园里没什么人,没想到一点也不冷清,也有一些年青的父母带着孩子在公园里玩,还有三三两两的老人在打牌。

    方卓越把车尾箱里的账篷拿出来,在草地上支起来,小野站在一旁饶有兴趣的看着。有别的小孩好奇的走过去问小野:“这是什么?”

    “账篷,我爸爸的账篷!”小野颇有些得意的样子。

    那小孩转身就朝自己的父母跑过去:“爸爸,我也要账篷!”

    萧筱听到小野又叫方卓越爸爸,正想喝斥他,瞧见孩子满脸笑容,眉宇间神气十足,很满足的样子。她心里一酸,又没作声了。她知道小野的心思,他一直希望有个爸爸。这大概是孩子最大的心愿,可是她无法能满足他。

    方卓越很快扎好了账篷,带着小野在账篷里钻进钻出,逗得孩子哈哈大笑,他们在草地上打滚,踢球,又跑去看鱼,还放风筝,别的爸爸带孩子做的事情,方卓越都做了,而且做得比他们还要多。

    他也很会照顾小野,见孩子出汗了,知道拿干毛巾隔在他背上,每隔一段时间会给小野喝水。孩子要吃东西了,他用水仔细给孩子洗干净手。全程都不需要她插手。

    萧筱坐在草地上,面带微笑看着玩得正欢的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突然觉得,好象这样也不错。孩子有爸爸,她有丈夫,一家三口,简单又温馨。

    可是……那个男人不能是方卓越。她心里很明白,象方卓越这样的世家子弟皆花花公子,对她的新鲜感是维持不了多长时间的,她要找一个老实可靠的男人过日子,虽然她忘不了阿野,但孩子需要一个爸爸。她需要一个男人为孩子的成长保驾护航。

    以前并没有想好,这一刻她决定了,过完年就答应许大姐跟那个男人见面。

    阳光正好,晒得她昏昏入睡,有方卓越带着小野,萧筱很放心,便进账篷里去躺着。

    账篷里阴凉一些,方卓越很细心,把车上的毯子也拿下来了,她躺下来,扯了毯子盖住自己。篷顶有一块透明的四方塑料,阳光透进来,暖暖的照在她身上,舒服极了,萧筱很惬意的舒展了一下身体便睡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迷迷糊糊感觉有什么东西挨着自己,半睁了眼,原来是小野,大概玩累了,他挨着她睡得正香,身上也搭了毯子。她微微一笑,又闭上眼睛继续睡,可总觉得哪里不对。

    再睁开眼睛,才发现,方卓越也躺在账篷里,他侧躺着,一只手横在她头顶,另一只手放在小野身上,就象前一秒他还在拍孩子睡觉,后一秒自己就睡着了。

    萧筱看了看横在头顶的手,又看了看沉睡的男人,显得有些茫然。两个大人在两边,孩子在中间,男人的人还绕到她头顶上,这样的画面,任谁看了都会以为他们是一家三口吧?

    似乎有些不妥,但她并没有叫醒方卓越或是自己走开,而是悄悄把毯子往方卓越身上搭了一点。再次闭上了眼睛。她并没有注意到,沉睡的男人嘴角微微带了弧度。

    不管是对方卓越,还是萧筱,亦或是小野,这都是一个非常美妙的下午。

    所以当方卓越提议去外面吃完饭再回去时,小野举双手赞成,萧筱竟然也没有反对。

    初二开门的饭店并不多,恰巧方卓越常去的那家开了门,于是他便抱着小野大步走进去。经理认得他,忙迎上来,“方公子,您来了。给您备个雅间?”

    方卓越嗯了一声:“要清静点的。”

    经理眉开眼笑:“方公子来得真巧,江少也在楼上,还有曹少和王少也都在。

    方卓越嘿了一声:“这班家伙吃饭居然不叫我?在哪间房?”

    经理忙替他引路。

    方卓越对萧筱说:“有几个朋友,一起去打个招呼。”

    萧筱见过江朴良,其他的倒是不认识,她不是扭扭捏捏的人,便跟着去了。

    没想到江朴良见到她,热情得不得了,拖着就不让走,硬按在椅子,倒没怎么理会方卓越。

    “萧筱,都是朋友,来了就别走了,一起吃。”

    萧筱有点不好意思,正待推辞,江朴良他们的女伴却在抢着抱小野,逗孩子玩。

    三个女人围着他,这个捏一捏小野的脸蛋,那个亲他一下,弄得小野很不自在,他觉得这些女人跟妈妈和干妈都不同,她们的眼睛画得黑黑的,嘴巴红红的,一身的香气,闻得他头都要晕了,笑起来露出尖尖的牙齿,有点吓人。

    他胆子素来很大,天不怕地不怕,现在被这些女人围着却有些发怯,突然朝方卓越伸了手:“爸爸!”

    极清脆的一声,让整间屋子突然一静。

    方卓越压抑住内心的激动,很自然的接过孩子抱在怀里:“不怕,爸爸在这里。”

    曹博皓反应极快:“嫂子,就跟这一块吃吧,都不是外人。”他一边说一边朝那几个女人使眼色。

    都是人精一样的人物,三个女孩立刻明白他的意思,跑过来拉住萧筱。

    “嫂子,一起吃吧,难得方公子带你们出来,平时我们想见都见不到呢。”

    “就是啊,嫂子,宝宝太可爱了,留在这里玩嘛。”

    “嫂子你发个话,方公子肯定听你的。”

    萧筱想解释她和方卓越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但女孩们一句接一句,她根本插不上嘴。江朴良他们也说了一堆好话。

    萧筱觉得她要再推辞,真有点说不过去,只好答应了。

    于是皆大欢喜。小野被方卓越抱着去洗了手,放在婴儿椅子里,往他面前的盘子里夹了些菜,小野一手拿勺,勺舀不起来的东西便用另一只手抓着欢快的往嘴里送。

    平时江朴良他们出来吃饭,从来没有小孩子,觉得有些稀奇,大家的目光都围着孩子打转转,小野俨然成了屋子里的焦点。

    小野虎头虎脑的模样本来就惹人爱,吃饭的样子更是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饭桌上的气氛很热闹,虽然萧筱跟他们不熟,但大家都问一些关于孩子的问题,她一一答着,不觉就熟络起来。

    江朴良见方卓越不喝酒,便笑:“卓越,嫂子在,连酒都不敢喝了啊?”

    “不是,呆会要开车,”方卓越笑着往小野盘子里夹了几块肉,“老婆儿子在车里,我哪敢大意。”

    萧筱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脚。

    方卓越咝了一声,却咧着嘴笑,就知道这么多人,叫她老婆她也不好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