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同样是大年三十,街边霓虹闪烁,天空上万花齐放,将天幕照得如同白昼,光影一闪,瞬间黯去,只留下点点星光,很快又一轮烟花升天,“嘭”的一响,巨形花瓣如流星一样划破天际,开在墨蓝的天空里。

    路灯下,一个男人立在那里,高大笔挺的身姿,抬头望着楼上那个灯光明亮的窗口。

    明明在电话里说她要回老家过年,却原来没走。

    男人犹豫了片刻,将指间的烟头扔在地上,狠狠一踗,似乎下了决心,转身上了楼。

    敲开了门,女人一脸惊讶:“怎么是你?”

    男人笑了笑:“看到你家里有灯,就上来了。”见女人并没有让他进去的意思,他有些窘,“如果不方便,那我就……”

    话音未落,一个稚嫩的声音响在门边:“干爹!”

    胖乎乎的小手牵着他就往门里拖:“干爹,来吃好吃的。”

    方卓越看到茶几上摆了好些糖果零嘴,被小野翻得乱七八糟,地上扔了玩具,沙发上也有,还有毯子和衣服,显得很凌乱。

    萧筱反应过来,忙过去收拾,不好意思的说:“家里太乱了。”

    “有小孩子是这样的,别说你这么个小地方,我表姐三百多平的别墅,家里有两个小淘气,也是天天乱得跟狗窝似的。”

    小野站在茶几边,胖乎乎的小手在盘子里搅了搅,搅得糖果瓜子什么的又掉在桌面上。

    萧筱刚收拾好的桌面眨眼的功夫又乱了,眼睛一瞪:“小野,你干什么?”

    见妈妈有些严厉,小野很委屈,把手拿出来:“我给干爹找糖吃。”

    他摊开小手,掌心上躺着一颗四四方方的糖,看着方卓越:“干爹,这是软的,可好吃了。”

    方卓越忍俊不禁,把小家伙抱起来亲了一口:“干爹不吃,小野吃。”

    小野不依,一边剥糖纸,一边说:“干爹吃,妈妈说今天过年,吃了糖甜甜美美。”

    方卓越看了萧筱一眼,张嘴接住了孩子塞进嘴里的糖,有些含糊的说:“你妈同意了,干爹就甜甜美美了。”

    萧筱没想到他一进来就说这个,又羞又恼,“别当着孩子说这个。”

    小野却看着萧筱的样子有些奇怪:“妈妈,你的脸怎么红了?”

    方卓越哈哈大笑:“因为你妈妈害羞了。”

    “妈妈为什么害羞?”

    “因为……”

    “方卓越!”萧筱没好气的说:“你正经点行吗?”

    “我一直很正经,萧筱,我对你说的每句话都是认真的。”

    小野不懂他们大人的事,缠着方卓越陪他玩,两个人蹲在地上玩汽车。

    方卓越说:“小野,我每次来都看到你玩这个汽车,没有别的玩具吗?”

    小野把被萧筱捡到茶几下面的几个玩具一骨脑全扔在地上,“还有这些。”

    方卓越看那些玩具又旧又破,心里有酸意,说:“小野,过几天干爹带你去买玩具好不好?”

    他以为小野会高兴得欢呼起来,没想到孩子却摇头:“不要,妈妈说不能要别人的东西。”

    “干爹不是别人。”

    小野有些不明白,抬头看着萧筱。

    萧筱说:“方卓越,你别惯坏他,小野不贪心的,有东西玩就可以了。”

    方卓越捡起一个断了手臂的奥特曼:“这哪来的?你就给他玩这种破烂?”

    “邻居给的,给的时侯的是好的,小野自己玩坏的。”

    “那也是人家不要才给他的。”方卓越莫名带了火气,怕吓着孩子,压抑着情绪,显得声音有些低沉。

    “方卓越,这是我们家的事,不用你操心。”

    方卓越深吸一口气,对小野说:“我和妈妈到房间里说会话,你乖乖在这里玩,别乱跑。”

    “好,”小野看着他,笑得眉眼弯弯。

    方卓越忍不住又亲了他一口,才站起来,把萧筱扯进房间里,带上门。

    “不用我操心,用谁操心?”方卓越皱着眉头,“萧筱,我喜欢你,我从来不掩饰,可是你让我看着你们母子过这样的日子?”

    萧筱淡淡的说:“我们一直是这样过的,没觉得不好。”

    “小野是阿野的儿子,阿野是孟青的兄弟,孟青是我兄弟,这样算起来,阿野也是我兄弟,他儿子我理应照顾,我不会让他捡别人不要的玩具,更不会让他过苦日子。”

    “我和小野都没觉得现在的日子很苦,我们有吃有穿,还有家,这已经足够了。”

    “可你缺个男人,小野缺个爸爸。”方卓越看着她:“特别是小野,男孩子的成长离不开父亲的教导。”

    萧筱沉默了,她看过一些育儿书,知道方卓越的话是对的,男孩子的成长离不开父亲。她也有过要替小野找爸爸的想法,可总是有许多顾虑,怕男人对孩子不好,怕对方要求她再生孩子,怕最终还是合不来,让孩子投入感情最后变成失望。

    和阿野那样单纯的男人交往过后,她没信心能和别的男人们相处,总觉得他们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和毛病。

    就算是方卓越这样好的条件,有钱有势,身材相貌俱佳,她也不想考虑,因为他花花公子名声在外,身边的女人如走马观花,来了又去,去了又来。

    搁几年前,她没遇见阿野,可能会试试,那时侯她削尖了脑袋也想找个有钱又帅气的男人,但现在,外在条件对她的吸引力不大,虽然她日子过得不算富裕,可也不想为了物质生活而投入某个男人的怀抱。

    她要对小野负责,为他选一个正直,稳重,象山一样可以依靠的父亲。

    “今天过年,我不想让你不高兴,但是卓越,你不是我想要的那个人。”

    男人静默的看着她:“不是?”

    “不是。”

    男人突然将她抵在墙上,手紧紧扣住她的腰,低头吻下来。

    这是方卓越第一次吻她,萧筱有瞬间的愣神,待她反应过来,整个人都被他揽入怀中,紧紧贴合。

    她又羞又气,奋气挣扎:“方卓越,放开我。”

    方卓越抵着她,将她乱动的手按在墙上,越发汹猛的吻她,他的唇舌霸道的侵占她的甜美,每一分每一毫都不放过。

    萧筱从来没有被男人这样吻过,只觉得心神巨震,想挣扎却是徒劳。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节节败退。

    男人强势而执着的纠缠,步步紧逼,似乎要将她的灵魂也吸走。

    萧筱全身发麻,血液似乎滚烫起来,在血管里不休,神志似乎远去,只剩下火热的怀抱,火热的气息,还有扣在腰上那只火热的大手……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才松开她,微微喘息着,似笑非笑:“现在你还认为我不是你要的人?”

    萧筱愤羞欲死,她刚刚居然有反应,居然回吻他,居然象个饥、渴的女人主动勾上他的脖子。

    “我……只是太久没有男人……”

    方卓越眉头一挑:“你的意思是,任何男人这样对你,都是这种反应?”

    萧筱面红耳赤的低着头,声若蚊呐:“应……该是……”

    “我试目以待。”说完这句话,方卓越就走出去了。

    厅里小野坐在地上,睁着圆溜溜的两只大眼睛看着窗外,见方卓越过来,抓着他的裤子站起来,指着窗外:“干爹,外边又放烟花了!”

    “小野,干爹带你去放烟花好不好?”

    “好!”小野高兴得跳起来,又叫萧筱:“妈妈,干爹带我们去放烟花。”他自幼没离开过母样,习惯了干什么都要叫她一起。

    萧筱看着男人黑亮的眼睛,有些躲闪:“这么冷的天别出去了!”

    向来听话的小野不干,他太喜欢窗外那些亮晶晶的漂亮东西了,嘟着嘴看着她。

    方卓越把他抱起来,“这是小野第一次放烟花,妈妈当然要一起去。”说完,另一只手揽住萧筱的腰:“走吧,小野妈。”

    萧筱当着孩子的面不好跟他纠缠,身子侧了一下,躲开他的怀抱,男人却顺势牵住她的手,不由分说往外走。

    方卓越的后备厢里有好几箱烟花,原本是今天晚上和江朴良他们到江边去放的,现在倒派上用场了。

    他选了一些小型温和的烟花,放给小野看。

    小小的蝴蝶在地面上旋转,发出金色银色的火光,看得小野拍手怪叫。

    见小野喜欢这个,方卓越点了一排,五六只蝴蝶一起转动,喷出金银色的火花,漂亮极了。

    小野巴掌都拍红了,蹦蹦跳跳的说:“干爹,我也要点。”

    “不行,你太小,”萧筱一口拒绝。

    方卓越却说:“没问题,干爹让你点。”

    “方卓越……”萧筱的语气有些不好,这么大个人,做事怎么没点分寸。

    “没事,我不会让他有危险的。”

    方卓越摆好烟花,让小野拿着香烟,然后抱起他,一起去点烟花,引线“嗦”的一响,他飞快的带着小野退到后面。

    小野被这种刺激的玩法逗得哈哈大笑,对萧筱说:“妈妈也去点,可好玩了。”

    “妈妈不玩。”

    “玩嘛,妈妈玩嘛,”在小野心里,妈妈是他最亲的人,所有的好东西,他都希望和妈妈分享。他从方卓越怀里滑下来,拖着萧筱往前面去:“妈妈不怕,干爹会保护你。”

    看萧筱被孩子弄得无奈的样子,方卓越忍住笑,一本正经的说:“孩子叫你玩,你就玩一个,这么大的人还怕点个烟花。”

    萧筱当然不怕,她接过男人递来的烟,走过去点燃了引线,刚要退后,腰间一紧,方卓越竟象对小野一样,将她抱起来退到后面去,而她猝不及防,竟被吓得尖叫一声。

    当着孩子的面,萧筱闹了个大花脸,又不好跟他算账,只好狠狠的瞪了方卓越一眼。

    小野仰着头,很老成的说:“妈妈,不用怕,干爹不会让你有事的。”

    方卓越哈哈大笑,抱起小野使劲亲了一口:“小野说得对,干爹不会让妈妈有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