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去了一次s市,撞见了方卓越和萧筱的之间的暧昧,苏思琪心情大好,她的生活中有太多苦难,这样的好消息对她来说弥足珍贵。所以在走廊上碰到林浩楠的时侯,她主动扬了笑脸,朝他点了点头。

    她这一笑,看在林浩楠眼里,简直是惊心动魄。女人秀美的长眉微扬,墨玉一般的黑眸里似有星光璀璨,唇边笑意盈盈,整个人看起来流光溢彩。

    他顿住脚步站在那里,而女人脚步轻快的从他身边走过去。

    她就象一只轻盈的小鹿,一步一步远去,却更是一步一步踏进他的心里。

    上次她暗示原谅他了,这就是原谅后的表示吗?

    林浩楠转身追上去:“思琪!”

    男人清朗的声音带着一丝兴奋,苏思琪驻足转身,看着他:“找我有事?”

    林浩楠点了点头,见旁边的办公室里有人探出头来,便说:“我们边走边说。”他走到苏思琪身边,很自然的接过她手里的桶子,“走吧。”

    苏思琪本来想拒绝,突然想起在医院碰到他的事情,便没作声了。按理说,她不应该对林浩楠的病好奇,毕竟那是抛弃过她两次的男人。但她总想把事情搞个明白。

    林浩楠见她肯让自己帮着拿东西,心里一喜,慢吞吞的说:“上次你的提议我考虑过了,我觉得你是对的,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动张萌盼半根毫毛。”

    苏思琪没想到他会这样说,很有些惊喜,“你能这样想,我很高兴。”

    “能让你高兴,我更高兴。”

    男人目光灼灼,苏思琪心一跳,笑容就有些僵了,呵呵了两声,伸手去接他手里的桶子:“我该干活去了。”

    男人却没有松手:“思琪,想不想换个工作?”

    “不想,”苏思琪很干脆的拒绝:“我现在这样挺好。”

    “好什么,手都烂掉了。”

    苏思琪抬起手看了看,笑着说:“多亏了你的冻疮膏,已经好多了。”她踌躇了一下,终于说:“我上次问你有没有隐疾,你没有答,现在还不能说吗?”

    男人静静的看着她,眼睛仿佛有光芒一闪而过,他笑了一下:“为什么你认为我有病?”

    “直觉。”她不想说出在医院撞见他的事。

    “你对我的直觉……”他的目光的些探究,话却没有说下去,然后放下桶子,转身走了。

    苏思琪看着他孤寂的背影,叹了一口气,还是不愿意告诉她。

    他越不想说,她越想弄个明白。至于为什么这样执着,那好象是无关紧要的事,不值得她去深究。

    林浩楠大步流星往办公室走,心里却是起伏不定,倒底是深爱的过的女人,对他的直觉可真准!

    刚拐了弯,他看到张萌盼拿着拖把站在他门口发呆。自从上次小姑娘从他那里跑掉,一直都躲着他,今天居然主动出现了。

    张萌盼并没有看到他,低着头愣神,突然看到视线里出现一双黑亮的皮鞋,她抬头一看,面露惊喜:“林董事!”

    林浩楠笑容淡淡的:“还以为你要躲我一辈子。”

    张萌盼的脸刷一下就红了,“林董事……”她低着头,模样儿有几分娇羞。

    林浩楠却是神情一凛,“你以后还是离我远一点,我真的不是什么好人。”

    张萌盼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来找他,没想到林浩楠却是这种态度,倒底是没经过什么事的小姑娘,委屈得差点掉眼泪。

    林浩楠弯腰看了她一眼,“千万别在这里哭,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不怕传到你爸耳朵里啊?”

    张萌盼猛的一抬头:“你怕我爸?”

    林浩楠淡淡的,“我怕麻烦。”

    张萌盼一下明白过来:“是不是思琪姐跟你说什么了?”

    “她对你很好,你应该感恩。”林浩楠说完就进了办公室,关上门。

    张萌盼看着那张亮红色的木门,欲哭无泪。其实她并没奢望能和林浩楠怎么样,她有自知之明,以她这样的身份肯定配不上林浩楠。她只是希望可以和林浩楠做朋友,象上次那样帮他做餐饭,或是打扫卫生什么的。

    也许以后,她会碰到和自己两情相悦的男孩,但现在她有些迷失在这种懵懂的感情里。林浩楠对她来说就象个谜,总是吸引着她想去探索其中的秘密。但她也有自己的底线,绝不会成为他众多女人中的一个。

    日子就这样波澜不惊的过下去,苏思琪和林浩楠成了点头之交的关系,张萌盼闷闷不乐了两天,又跟没事人一样了,象以前一样粘着苏思琪。

    但是这种平静的日子并没有维持多久,云姗姗回来了。

    云姗姗是怀着一肚子火气回来的。那天杜铭宇当着她的面,带韦春花走了,然后一连几天没有消息,把她一个人撇在家里,想发火都没有人当出气筒。她又去找韦春花,结果却被告知韦春花请假提前回家过年了。

    两个人一同消失,她用脚指头也想得到,肯定是杜铭宇带着韦春花躲起来了。

    她呆在空荡荡的家里越想越气,干脆拍屁股走人,回北安来了。

    可是回到北安,气更加不顺。

    中午她想找林浩楠吃饭,他秘书却告诉她,林董事去了员工食堂。

    员工食堂在地下一层,公司每月按职务大小补贴伙食,员工们凭餐票就餐。但高层们基本不在这里吃。林浩楠不是锦衣玉食长大的公子哥,他去员工食堂吃饭也说得过去。云姗姗并不意外。

    只是等她到了食堂,看到林浩楠和苏思琪各自端着餐盘站在走道里说话。女人微笑,而男人目光温柔。

    云姗姗压抑了许久的怒火一下爆发了,踩着高脚鞋冲过去,一巴掌将苏思琪的餐盆打翻在地。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随着餐盘落地,林浩楠的巴掌也扇到了她脸上。

    清脆的巴掌声比餐盘落地的声音更响亮,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过来,云姗姗捂着脸,简直不敢相信,林浩楠竟然在众目睽睽下打她!只因为她打落了苏思琪的餐盘!

    苏思琪看着云姗姗又震惊又委屈的模样,有些于心不忍,瞟了林浩楠一眼,再怎么也不能动手打人嘛!

    林浩楠却盯着云姗姗,一字一句,掷地有声:“云姗姗,你给我听好了,以后你欺负苏思琪一次,我就打你一次!”

    “林浩楠你混蛋!”云姗姗总算回过神来,扑过去和男人撕打。但她哪里是林浩楠的对手,两三下就被他把手反扭在后面动弹不得,疼得她呲牙咧嘴。

    “林浩楠,你松开她,有话好好说嘛。”苏思琪皱着眉劝林浩楠。

    云姗姗一听她说话,连疼都忘了,扯着喉咙骂她:“你这个贱货,不需要你来假腥腥,不要脸的贱货……”

    林浩楠听她嘴里不清不楚的骂,脸一沉,拳头不轻不重往她下巴上一磕。

    云姗姗正骂得起劲,猛的牙关一闭,咬到自己的舌头,疼得直抽抽,再也说不出话来。

    苏思琪在边上看得心惊胆颤,又不好再劝,把餐盆捡起来,转身走了。

    云姗姗指着她的背影,嘴里含糊不清,阴毒的目光让在场的人不寒而粟,纷纷低下头,不敢看这个发了疯的女人。

    她是真的气疯了,林浩楠一松手,她就撕打,身上好象充满了无穷的力气,不知疲倦的拳打脚踢。

    林浩楠倒不是怕别人看笑话,他早就不在乎过别人对他的看法了。他只是有些厌烦跟云姗姗这样纠缠不休。干脆把她整个人扛在肩头,就这么走了出去。

    苏思琪重新买了一两饭,就着免费供应的豆腐乳和萝卜条正吃着,张萌盼走过来,把自己餐盆里的菜分了一些给她,“思琪姐,云部长跟疯了似的,真吓人。”

    苏思琪笑着说:“看你还敢不敢惹林董事?”

    张萌盼吐了吐舌头,“真搞不懂,明明是云部长做错了事对不起你,怎么倒弄得象你对不起她似的。”

    苏思琪叹了一口气:“她也是个可怜的人。”

    “她那么嚣张还可怜?”张萌盼哼了一声:“我看她就是欠收拾,也只有林董事能收拾得了她。”

    林浩楠懒得收拾云姗姗,反正有人收拾她。

    云长博和总经理刘明生一边吃着套餐,一边谈事情,没想到门砰的一下被推开,林浩楠扛着云姗姗就这么走进来。

    云长博知道云姗姗回来了,不过还没来得及见她,现在见她披头散发,吭吭哧哧喘着气,脸色极其不好看,便知道她又跟林浩楠闹过了。

    “总裁,请你管管云部长,她这样闹,丢的不光是她自己的脸,还有总裁您的脸面,一个总裁千金,在员工食堂撒泼打架,传出去别人会怎么看中泰!”

    刘明生知道云姗姗和林浩楠的关系,他不好呆在里面,赶紧找了个借口出去。

    林浩楠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也转身走了出去。

    云长博阴沉着脸看着云姗姗,他向来偏爱云姗姗,很多时侯都由着她的性子去闹,只是这一次,她确实有些不象话,婚姻不保,还在大庭广众下争风吃醋,丢脸都丢到姥姥家去了。

    云姗姗看到父亲阴沉的脸,总算清醒了几分,低头站在那里不吭声。

    云长博摆出家长的威严,劈头盖脸的骂起来,将云姗姗骂得差点没哭出来。最后红着眼睛离开了父亲的办公室。

    她慢慢的往电梯口走,心里却在想要如何狠狠的惩治一回苏思琪给自己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