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云姗姗在s市多呆了一些日子,终于让她查到一点眉目,杜铭宇果然是看上了一个女人,她看着私家侦探拍的照片,女人很漂亮,和她不相上下,这一点让她有些不爽。不过让她意外的是,这是个很普通的女人,并没有什么显赫的家世。

    她以为杜铭宇敢叫板离婚,一定勾搭上了别的什么千金小姐,可如果只是个普通女人,他怎么舍得离开云氏?

    莫非……

    一想到这里,云姗姗坐不住了,赶紧给云长博打电话。

    云长博听到这个消息,也吃了一惊,一直以来杜铭宇都是不同意离婚的,现在主动提出来,看来他心里已经做好了打算。

    他虽然给了杜铭宇管理权,却没有给他云氏的股份,云氏的股份大部分都抓在他和儿子女儿手里,如果杜铭宇真要离婚,他从云氏拿不走多少东西。但这显然不符合杜铭宇的性格,所以……云长博很担心。

    只是现在,他没办法离开中泰。文杰迅把林浩楠安插进来,真是步好棋,他以前倒小看了林浩楠,没想到他现在变得这样精明能干,有林浩楠在公司里,很多事情他都放不开手脚,林浩楠就是文杰迅的一双眼睛,把他盯得死死的。

    表面上大家都和气,暗地里却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如果杜铭宇这个时侯要离婚,以他的性格和野心,一定会从云氏拿走一些东西,儿子不是他的对手,只有他回去才镇得住场面。但他一走,中泰这边恐怕会翻天,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就要拱手让人了。

    一个杜铭宇,一个林浩楠,都是后生可畏,他有些两难。

    唯今之计,只有先稳住杜铭宇,等他也寻个可靠的臂膀,先收拾了杜铭宇,再来同文杰迅斗。

    云长博在电话里交待云姗姗,无论如何要修复和杜铭宇的关系,哪怕受点委屈也没关系,在利益面前,所有的自尊心和脸面都要放下。钱都没有了,还要那些有什么用?

    云姗姗当然也知道其中的利害,不然当初她就不会听父亲的话嫁给杜铭宇,只是她没想到有一天杜铭宇会主动提出离婚。

    装几天贤惠太太,对云姗姗并不算难,她的性格比平庸的大哥更象父亲,能屈能伸,狠毒而冷静。

    她变得温柔起来,对杜铭宇嘘寒问暖,在家里亲自下厨,也料理家务,就象脱胎换骨变了一个人。

    杜铭宇对她这些变化总是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她表现得好,他的态度也好了起来,有时侯会回来跟她一起吃饭,说话的时侯也不再冷嘲热讽,甚至在床上,两个人也很和谐。象一对真正过日子的夫妻。这段日子算是他们结婚以来最和睦的时光了。

    云姗姗把杜铭宇送到门口,替他整了整领带:“晚上回来吃饭吗?”

    “看情况吧。”杜铭宇微笑着朝她挥了挥手,转身走了。

    云姗姗看着他的背影,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好象也没有想像中那样讨厌了。私人侦探那边的消息也说杜铭宇很久没去见过那个女人了,趁着现在俩个人关系还不错,她觉得是时侯解决那个叫韦春花的女人了。

    只有那个女人消失,杜铭宇才会安心的留下来,继续替云家卖命!

    云姗姗上楼换了衣服,拿了小包,开车去了韦春花的公司。

    韦春花还在博海上班,只是现在的博海已经大不如前。挂名老板是方卓越,他想尽了办法,也只能勉强维持,并不能让博海重回往日的兴盛。

    云姗姗知道杜铭宇曾经打过博海的主意,想把这家公司吞掉,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后来又放弃了。云长博问过他,他的回答是:博海已经不成气侯,拿到手里只会是负担。云长博就没再过问了。

    云姗姗在前台说明来意,前台小姐见她一身贵气,说话也客气,便打电话给韦春花,告诉她外边有人找。

    韦春花并不认得云姗姗,看到她有些莫名其妙。

    云姗姗笑靥如花:“韦小姐,你可能不认得我,但你应该认得我先生,他叫杜铭宇。”

    韦春花吃了一惊,她没想到杜铭宇的太太会来找自己,有些警惕的看着她:“你找我有什么事?”

    云姗姗看了前台小姐一眼,笑着说:“这里说话不方便,咱们另找个地方聊行吗?”

    韦春花正好也想跟她把话说明白,便点头,“你到对面的黄柠檬咖啡馆等我,我跟同事交待一声马上下来。”

    五分钟后,韦春花下楼去咖啡馆。她手里捏着手机,心里却想,如果杜太太找她麻烦,要不要打个电话给杜铭宇?

    想了想,还是算了。看杜太太的样子,应该是个挺优雅的女人,她是豪门千金,不会象泼妇一样骂街的吧?

    等韦春花坐定,云姗姗笑着说:“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所以自作主张给你点了杯摩尔。”

    “谢谢,我很喜欢。”韦春花拿着小银勺轻轻搅拌了一下,端起来喝了一口。

    “韦小姐,我今天来找你,是想跟你聊聊我先生杜铭宇。”

    “我跟杜先生并不熟。”

    云姗姗轻笑一声,“不熟么?可他却为了你要跟我离婚呢!”

    韦春花坚持:“我真的跟杜先生不熟,我和他曾经是同事,仅此而已,他最近是找过我几次,还提到了你们要离婚,我不知道杜先生为什么要跟我说那些,因为我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不喜欢杜先生来打搅我的生活,因为怕打挠到你,我才忍着一直没去找你,既然杜太太今天来了,我希望杜先生的荒唐行为可以停止。如果他骚扰我,我会选择报警。”

    云姗姗有些意外,她没想到原来杜铭宇和韦春花之间是这种关系。听韦春花的意思,是杜铭宇一直在骚扰她,而她对杜铭宇并没有半点非分之想。

    “韦小姐,看来是我误会你了。”云姗姗优雅的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我先生提出要离婚,实在让我太难过了,所以我才会茂然前来找你。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避开他的骚扰?”

    “我大学毕业后一直呆在s市,在这里有朋友有工作,为什么要离开?去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一切都要重新开始,我不喜欢。”

    云姗姗从包里拿出一张写好金额的支票放在她面前:“如果我给你一点补偿呢?这笔钱足够你在另一个城市买套小房子重新生活。如果嫌少,只要你开口,我都会满足你。”

    韦春花有些愣神,她没想到杜太太会给她钱?如果有可能,她都恨不能递张支票给杜铭宇,让他以后别来骚挠她。

    她把支票推回去:“杜太太,这跟钱没关系,不是我的问题,是杜先生的问题,你应该要阻止他来找我才对。”

    “我只是个弱女子,哪里能阻止得了他?”云姗姗苦笑一声:“不瞒韦小姐,我很爱我的丈夫,如果他执意要离婚,我只有死路一条。”

    “杜太太,你可千万不能这样想,”韦春花看着云姗姗满脸凄苦的模样,心里一软。“杜太太,你想让我怎么做?”

    云姗姗把支票再次推到她面前:“拿上这笔钱,离开这里,让杜铭宇从此找不到你。我想,你不见了,他应该就会打消离婚的念头了。”见韦春花坐着不动,云姗姗的眼睛里泛起一层水雾,声音越发显得哀怜:“韦小姐,算我求你了,就让我先生对你死了心吧,不然这个年我都过不去了,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都可以满足你。”

    韦春花留在博海没走,是因为一直念着沈孟青和苏思琪的好,也为曾经自己被杜铭宇利用,害博海失去韦德的并购案而内疚,不然她早就想离开s市,离开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

    既然杜太太这样求她……而她也厌烦了杜铭宇的骚扰,现在离开或许是个正确的选择。

    韦春花看着那张支票,慢慢的拿了起来,杜太太很大方,给的钱足够她休养生息很长一段时间了。

    “好,杜太太,我答应你,会尽快离开s市。”

    “韦春花!”

    突然一声暴喝,小小的隔间里象响了个炸雷,惊得韦春花和云姗姗同时一愣。

    两人抬头一看,杜铭宇不知道什么时侯竟然站在门边,正沉着一张脸看着韦春花。

    韦春花有瞬间的惊慌,拿在手里的支票突然间变得象烤熟的山竽一样烫手。

    云姗姗也没想到杜铭宇会突然出现,讪讪的笑了笑:“你怎么来了?”

    杜铭宇看都没有看她,只是盯着韦春花,目光飞快的在她手上扫过,“你缺钱?”

    韦春花这时侯已经平静了些,想着不如干脆趁着机会把事情一次性解决。

    她迎着杜铭宇那冰冷的目光,声音清晰:“是的,我需要钱,也很想离开你,所以杜太太的提议正合我心意!”

    “韦春花,你倒底有没有良心?”杜铭宇仿佛咬牙彻齿,声音象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韦春花嘴角浮起讽刺的笑意:“我没有玩弄过别人的感情,没有利用过别人,没有背叛过朋友,没有做过卑鄙无耻的事情,又怎么会没良心?”

    这些话句句都戳中杜铭宇的心窝子,他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突然一声不吭,抓着韦春花的胳膊就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