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苏思琪已经退到门边正要悄悄离开,没想到云姗姗突然叫了她的名字。然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来。

    苏思琪只好站着没动,安静的看着云姗姗。

    云姗姗走过去把她拖到前面来,笑着说:“苏思琪,你可别被他骗了,你在他身上吃的亏还少吗?”

    这话一说出来,屋子里一片哗然。

    苏思琪看到张萌盼吃惊的看着自己,眼睛里分明有某种异样的情绪。她知道大家会怎么看她,但也没什么好解释的,仍是保持沉默。云姗姗一现身,她就知道自己跑不掉,可林浩楠为什么也一声不吭,难道他也不介意云姗姗把从前的事抖落出来吗?

    云姗姗咯咯一笑,“大家还不知道咱们这位苏小姐和林董事的关系吧?说起来他们的关系可以追朔到七八年前……”

    大家又吃了一惊,刚听云姗姗那句话,还以为苏思琪也和林浩楠有染,没想到他们从前就认识。

    “够了,云姗姗!”林浩楠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请你马上离开。”

    “我为什么要离开?”云姗姗哼了一声:“我才刚来,屁股还没坐热呢。”

    有几个和云长博关系好的高层见云姗姗要闹事,怕让大家看了笑话,便说:“大家都回去吧,让林董事好好休息。”

    有些人怕惹祸上身,巴不得想走,有些人却想留下来看热闹,一时间也没走出去多少人。

    苏思琪当然是想赶紧离开,她不在乎云姗姗把她和林浩楠的关系捅出来,反正做错事的又不是她,被大家谴责的也不是她。

    谁都可以走,偏是她走不得,云姗姗冲上去抓住她的胳膊:“我话还没说完,你走什么?”

    苏思琪从来都不怕她,反手一甩:“云姗姗,我没时间陪你疯。”

    “我疯?”云姗姗笑得有些歇斯底里,整个人拦在苏思琪面前:“我就算疯,也是被你和林浩楠逼疯的。”

    林浩楠说:“你说我就说我,扯上她做什么?”

    “心疼啦?”云姗姗阴郁的目光在苏思琪脸上扫来扫去,话却是对林浩楠说的。

    “苏思琪,你赖在公司里不是等沈孟青,是在等林浩楠对不对?”云姗姗死死的盯着苏思琪:“真卑鄙,居然用一个死人做借口!”

    “啪!”清脆一声响,苏思琪的巴掌狠狠的抽上了云姗姗的脸。她看着捂着脸的云姗姗,目光里一片寒意,一字一字缓慢的说:“不许你说他死了!”

    云姗姗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有人喝斥苏思琪:“你做什么?竟然打云部长,赶快道歉!”

    苏思琪微抬着下巴,脸上带着一丝倔强,“除非她先道歉。”

    云姗姗一声尖叫,挥着长长的指甲向她冲过来:“敢打我,我撕了你!”

    说时迟,那时快,半躺在床上的林浩楠突然扑过去一把扯住云姗姗的头发,云姗姗吃痛,惨叫一声,反手来掰林浩楠的手。两人纠缠在一起。

    于是大家赶紧上来分开他们两个,苏思琪趁乱,赶紧走了。

    她知道云姗姗这一闹,她肯定会再一次成为大家茶余话后的话题。不过无所谓,她已经习惯了。

    病房里的人都走了,只剩下云姗姗披头散发的站在屋子中间,她一只高跟鞋在混乱中被踩掉了,另一只穿在脚上,站在那里一肩高一肩低,衣服也是乱的,整个人显得很狼狈。

    她无所谓的轻笑,早就没有脸了,所以不在乎把她的不堪放大在众人的眼前,看就看个够吧!只是可惜,让苏思琪那个贱人跑了。

    那天晚上,林浩楠那样对她,简直就是谋杀,象要把她整个人贯穿而过。

    男人疯狂的施暴后,把她丢弃在空寂的屋子里,自己走了。她浑身是伤躺在冰冷的地上,不知道昏睡了多久,一个晚上受到两个男人无情的折磨,任是谁也会疯的吧?

    等她清醒过来,看到自己象条狗一样被弃在屋子里,尽管没有什么力气,她还是把林浩楠家里砸了个稀巴烂。望着满室狼籍,她心里的火却并没有消去一丝一毫。

    她用了整个生命在爱林浩楠,可那个男人却待她连条狗都不如。

    因为他心里一直有人,有一个叫苏思琪的贱人。

    她躲在自己的公寓里养了两天伤,等露在外边的伤好得差不多了,才去公司,却听到林浩楠为救人坠楼的消息。养伤的时侯,她天天骂林浩楠,恨不得他去死,可听到他真的出了事,又吓得要死,马不停蹄就跑到医院里来。

    一开始并没有看到苏思琪,只看到那几个跟林浩楠有染的女职员,所有和林浩楠有过关系的女人都是她的敌人,所以忍不住冷嘲热讽,然后就看到了苏思琪。

    连日来的怒火终于找到了发泄的源头,她要在所有人的面前狠狠羞辱苏思琪,打击她,让大家知道苏思琪是一个多么蠢,多么不要脸的贱女人!

    林浩楠靠在床头,从花瓶里插了一枝百合拿在手里把玩着,就当这满室的狼籍和屋子里的女人都不存在。

    云姗姗终于平息了一些,整了整衣服和头发,捡起鞋子穿上,然后拿了把椅子坐在林浩楠面前:“谈谈吧。”

    “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林浩楠!”

    “……”

    云姗姗叹了口气,“我们不吵架好吗?浩楠,我只想跟你好好相处,象从前那样行吗?”

    男人把花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眉眼柔和,对她的话恍若未闻。

    对朵花也比对她好。云姗姗在心里喟然长叹,说到贱,其实她比苏思琪更贱吧!

    苏思琪受了两次伤,至少知道远离林浩楠,而她,被伤了无数次,却还是象条狗一样爬到他面前,让他再次羞辱。她真怀疑自己内心是不是有受虐倾向?

    无论云姗姗怎么说,林浩楠再没搭理她半句,他说没什么好谈,就真的什么都不谈。

    云姗姗一会被气得声音高起来,一会又自己偃旗息鼓,跟男人说好话。她象一个独角戏演员,一个人唱戏。而林浩楠是唯一的观众,却完全心不正焉。

    苏思琪做完卫生后,回到工具房,有几个人坐在里面休息,见她进来纷纷跟她打招呼。苏思琪扬着笑脸一一回应,走到自己的工位上拿水杯喝水。

    “思琪,原来你跟林董事早就认识啊?”一位大姐终于忍不住开口问。

    苏思琪跟保洁组的同事们都相处得不错,大家都很照顾她。所以便点头,“对,我和林董事是校友。”

    张萌盼走进来,听到这句,瞟了苏思琪一眼,“思琪姐,你口风真严,连我都不告诉。”

    苏思琪笑了一下:“陈年旧事,提它干嘛?”

    张萌盼端着杯子走到她面前,笑得别有用意:“不光是校友这么简单吧?云部长昨天那话可还有话噢!”

    “小丫头片子,”苏思琪瞟了她一眼:“想问什么?”

    张萌盼拉着她往里面走,避开众人,压低了声音:“思琪姐,你和林董事以前是不是谈过恋爱?”

    “谈过,”苏思琪坦白的说:“他是我的初恋,不过后来分手了。”

    “为什么分手?”张萌盼好奇的问。

    “小丫头,你的好奇心太重了。”苏思琪作势捏她的脸。

    张萌盼笑嘻嘻往后一躲:“是不是云部长插足,把你们拆散了?”

    苏思琪有些意外:“你怎么知道?”

    张萌盼笑得有些得意:“一猜就是这样,电视里不是常这样演吗?本来是好好的一对恋人,被富家女插足,活活拆散,然后男主若干年后幡然醒悟,和富家女分手,心里却一直想着女主。”

    苏思琪过了一会才评价:“偶像剧看多了。”

    “难道我说的不对?”

    “不全对,”苏思琪笑得有些惆怅,如果张萌盼知道她被林浩楠伤了两次,会不会笑她傻?

    “不全对?那是什么?”

    苏思琪含笑不语,是真的不在意了,所以才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提起。心里无痛无痒,有的只是淡淡的惆怅,毕竟那是她的初恋。

    张萌盼见她笑而不答,又说:“不过,有一点我没猜出来,不知道女主现在是不是愿意回到男主身边?”

    苏思琪听到这里,才知道张萌盼的用意,忍不住笑起来:“你真是个鬼灵精,拐弯抹角想知道我和林浩楠还会不会在一起?明确的告诉你,我和他绝会不可能了。”

    “为什么?林董事那么优秀。”

    “我结过婚了,我有丈夫。”苏思琪认真的看着她:“这就是答案。”

    张萌盼愣了一下,一下想起云姗姗的话,“就是那个沈,什么……”

    “沈孟青,”苏思琪轻声说:“我丈夫他叫沈孟青。”

    张萌盼来公司快一年了,一直以为苏思琪是单身,很多次下了班,她们都一起吃饭,一起逛街,如果有丈夫,苏思琪为什么不回家?

    “你丈夫……”

    “他出远门了,已经走了三年多了,”苏思琪的表情显得很坚定:“但总有一天,他会回来的。”

    张萌盼越听越奇怪,但她不想再问下去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的苏思琪,她心里有隐隐的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