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周日,苏思琪送萧筱母子上了火车,然后去了图书馆。她现在唯一的休闲娱乐就是百~万\小!说,为了省钱,她没有交电视费和网络费,用来打发闲暇时光的就是百~万\小!说。一百块钱办一张借书证,每次可以借五本书,三十天内还,这个速度刚刚好合适她。

    不过在周末,她会选择到图书馆去百~万\小!说,虽然那里和家里一样安静,但毕竟人多一些,有时侯抬起头来看到乌泱泱的一片头顶,听着翻动书页的声音,她会生出一种错觉,好象她是坐在学校的图书馆里,周围全是同学,这种感觉令她心安。

    因为常去,和图书管理员都熟了,见了面含笑点头,就算是打了招呼。

    苏思琪想找上次在这里看的一本书,叫《来生有你》,还剩下十来页的样子就看完了,上次她停在那里是因为觉得有可能是悲剧,准备放弃,她不喜欢看悲剧,她的人生里已经有太多的悲剧,所以竟没敢再看下去。

    但是她现在又想看个究竟,倒底最后男女主角有没有在一起?

    查了检索,书没有被借出,还在架子上,可是因为翻乱了,而且文学类的书太多,有二十几个架子,她只能慢慢的找。

    站在两排书架之间,修长的手指划过一本本或新或旧的书籍,有淡淡的纸张气息弥漫在四周,如此安静详和,她的心也一如这静谧的空间,一片清明。

    她一点也不着急,很有耐心的寻找着,反正都是打发时间,找书也好,百~万\小!说也好,都令她心情愉悦。

    一连找了近十个书架,那本书还没有踪影,她的身后或书架对面亦有人来回走动,大概是北安的文化底蕴太好,爱百~万\小!说的人非常多,特别是周末,几乎是人满为患,却井然有序,体现了北安人高雅大气的素质。

    苏思琪弯着腰,认真的看着一排排的书名,突然,离她手指还有两三本书的地方,有一本书正从对面的书架上插进来,书背上四个黑色字体《来生有你》。

    她不由得大喜,怪不得找半天没找到,原来是有人拿走了,她赶紧抽出来,余光透过书间的缝隙,看到一个男人的身影,瘦而高,一闪而过。

    她有点奇怪,象这种悲春伤秋的小说,怎么男的也爱看?

    她拿着书,正准备找个地方坐下把结尾看完,突然觉得不对,书架都是背靠背的,男人应该把书插在他自己那边的书架才对,怎么会隔着一个书架插到她这里来了?就好象……那个人知道她在找这本书似的。

    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事?苏思琪拿着书快步绕过书架,到了对面,可是一个人都没有,她想学刚才那个男人一样把书插回对面的书架,不是办不到,就是麻烦了一点。而按照常理,没有人会这样做,所以那个人……她仔细回忆着男人的一闪而过的背影,再联想这两天发生的奇怪事情,脑子里嗡的一声响。难道是他?是他回来了?

    苏思琪一下激动起来,拿着书在书架间不停的穿梭,这么多高大的架子,要藏一个人是非常容易的。

    可是不管她如何寻找,再也找不到那个瘦高的身影了。

    其实那身影和她印象中沈孟青的身影并不十分相像,倒有点象……她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一个人的面孔……莫非萧筱说对了,那个好心的神秘人就是林浩楠?

    想到这里,她心一沉,拿着书怏怏的走到桌子边去坐下。

    很快,她就把心思全放在书上了,一口气把书看完,这个结局令她很唏嘘。

    经历磨难的男女主终于排除万难,在分别数年后见面了,女主觉得非常幸福,但她不知道的是,这种幸福是男人用命换来的。短短两年,他们把所有浪漫的事都做完了,每天过得很充实很快乐,直到男人的生命嘎然而止。

    女主那时侯才知道事情的真相,她痛不欲生后,选择了和男主一起死去,因为约好了来生有你。

    说到底还是个悲剧。

    苏思琪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喜欢这本书是因为书里的故事跟自己何其相似,都是在等待男人的归来。

    可是如果要用沈孟青的命来换,她情愿不要那短暂而幸福的两年。就这样彼此思念,让彼此停留在美好的记忆里吧。

    合上书,她愣了几秒钟,突然扭头朝右后方看去,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刚才,她觉得好象有人在看自己,可是扫视了一圈,所有人都低着头在百~万\小!说,并没有谁在张望,苏思琪自嘲的笑了笑,大概是想到沈孟青,才变得这样敏感吧。

    苏思琪一直呆到闭馆才随着人群慢慢的走出去,在她的身后,隔着五六个人的位置,一个戴着黑色大口罩的男人目光幽深的注视着她。

    新的一周开始了,前台新来的张小雨心情很激动,刚才林董事从这里经过的时侯,又朝她笑了,男人笑容象冬日初升的太阳,温和而明朗,都快把她的心融化了。

    一旁的于曼丽盯了她好久,她都没察觉,直到于曼丽推了她一把:“还魂了。”

    张小雨的脸刷一下就红了,不好意思的搓着手指笑。

    于曼丽说:“小雨,你别是真对林董事上心了吧?他在公司的名声可不好,听说跟很多女职员都有染。”

    “我知道,我没对他上心,”张小雨说:“其实象林董事这样优秀的男人,被很多女人喜欢是很正常的,现在的女孩子多大胆啊,怕是林董事招架不住才……”

    于曼丽笑起来:“还说没对他动心,都帮他说话了,反正我给你一个忠告,离林董事远点,他就是个花花公子,不会认真的。”

    “或许林董事不认真是因为还没有碰到对的那个人,如果碰到了,就不会这样了。”

    于曼丽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们这些刚毕业大学生,满脑子都是浪漫爱情,过几年看看吧,现实会告诉你答案。”

    张小雨不以为然,她觉得自己年轻漂亮,在众多的应聘者中脱颖而出不是没有道理的,前台嘛,长相是第一重要的,于曼丽就很漂亮,不过她不象自己这样青涩单纯,听说有钱的男人就喜欢这种类型,有点傻,有点可爱,最主要是漂亮。

    公司里的女职员要么是妖娆性、感,要么大方成熟,要么精明干能,象她这样的倒不多,毕竟年龄摆在那里。她就象一枚刚由青转红的桃子,散发着清香的气味,一定是引起林董事的注意了,不然成天冷着脸的他不会一见她就笑。

    “小雨,这个麻烦帮我送到林董事那里,我肚子痛想去厕所。”一个女职员皱巴着脸放了一叠资料在张小雨面前。

    于曼丽刚在她腿上拍了一下,示意她拒绝,张小雨却一口应承下来。

    待女职员走远,于曼丽皱了皱眉头:“小雨,这还看不出来吗?她明明是自己想偷懒,你还答应。”

    “我新来乍到,怎么好拒绝,再说一桩小事而已,没什么的。”

    于曼丽知道她是巴不得有个机会可以单独去见林董事,也懒得戳穿她,只是在心里暗叹:单纯的小白兔主动送上门去,后果堪忧啊!

    张小雨偷偷拿着镜子照了一下,觉得还行,便拿起那叠资料去林董事办公室了。

    站在门口,张小雨的心砰砰直跳,轻轻敲了三声,里面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请进。”

    张小雨便推开门,快步走进去:“林董事,这是你要的资料。”

    林浩楠头都没抬,声音淡淡的:“放着吧。”

    张小雨有些失望,没想到自己进来,林浩楠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

    大概是察觉到人没走,林浩楠抬起头来,看到她似乎有些诧异:“怎么是你?”

    张小雨半垂着头,如实的回答:“欢姐上厕所去了,让我帮着送一下资料。”

    林浩楠看着她,脸上渐渐浮起一丝笑意,他一笑,张小雨的心就乱了,好象心脏偏离了位置,已经快要跳出胸腔了,偏偏林浩楠一句话也不说,就这么浅笑盈盈的看着她。

    看得张小雨满脸通红,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半响才记起来自己应该要离开了:“林董事,没,没别的事,我先出,出去了。”

    林浩楠的声音很温和:“过来。”英俊的男人眉目深深直视着她。

    那目光似乎带了蛊惑,让她身不由已的走过去。一过去,男人就握住了她的手,小手柔若无骨,握在手心里非常舒服。

    “你多大了?”

    “二十一。”女孩的声音低若蚊呐。

    “真年青,”男人摩挲着她的手掌,抬眼看她:“喜欢我吗?”

    张小雨心猛然一跳,不敢相信的看着他,张大着嘴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喜欢?”男人声音带着一种慵懒,象羽毛轻轻刷过她的心。

    苏小雨冲口而出:“喜欢。”

    “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问题一个比一个让人心惊胆跳,张小雨一时间几乎无法承受这么大的喜悦,愣愣的傻在那里。

    于是男人继续用那种慵懒的腔调反问:“不愿意?”

    “愿意,当然愿意。”女孩的声音发抖却带着迫切。

    男人满意的笑了,把那只柔软的小手送到嘴边轻吻了一下,拿了张便利贴刷刷刷写了一行字,贴在女孩的手心里,“这是我家的地址,晚上过来。”

    女孩连看他的勇气都没有了,低着头哦了一声。

    林浩楠又看了她一眼,便让她出去了。

    女孩如此清纯的模样让他想到了大学时代,那是他心里最美好的一段时光,所以今天晚上,他要好好待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