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苏思琪站起来歇了一口气,还有最后两个小便斗,刷完她就可以下去了。

    活动了一下筋骨,正要蹲下去,突然听到有脚步声传来,不止一个人,还有说话的声音。

    “居然要我们打扫厕所,我看新来的林董事脑子有毛病!”

    “人家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瞧着吧,往后指不定还能闹出什么妖娥子呢!”

    “林董事不是美国人吗?怎么也学小日本那一套,这么变态的事情好象只有日资公司才做得出。”

    三个人走进来,看到苏思琪,都愣了一下。

    一个矮个子男人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今天最高兴的怕是你了吧,你的活全让我们干了。”

    苏思琪莫名其妙:“什么意思?你们来打扫厕所?”

    “托林董事的福,今天全公司的人都在打扫厕所。”

    苏思琪惊讶的问:“为什么?”

    “你想知道为什么,就去问林董事。”

    “是林董事的安排?”

    “不然呢?”矮个子男人冷哼一声:“除了他,还有谁这么变态?”

    旁边的人捅了他一下,示意他别乱说话。

    可是身后传来的声音却把大家都吓了一跳:“你们认为我很变态?”

    矮个子男人脸都白了,看着大步走进来的林浩楠,嗫嗫的:“林,林董事。”

    林浩楠看着他:“你要不想干,可以不干,没有人请你来干,可是在背后说是非就不好了,这样吧,我初来乍到,也不想太为难你,今天这里的卫生你一个人包了,另外写份检讨贴在公示栏里,承认一下自己的错误。这事就算过去了。”

    “林董事……”矮个子男人悔得肠子都青了,恨死了自己逞一时口快,结果惹祸上身。

    “就这样吧,其他人都出去,让他一个人在里面,对了,提醒你一句,小便斗缝隙里的黄印子得擦干净了,我会来检查的。”

    打他进来,苏思琪一直没说话,这时侯忍不住插嘴:“林董事,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让大家打扫厕所?”

    林浩楠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跟你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苏思琪叉着腰,一副凶巴巴的样子:“你让大家把我的活干了,我干什么?”

    “你从早上干到现在,应该累了,休息吧。”说着他转身就走了。

    “不行,你不把话给我说清楚,哪里也别想去!”苏思琪拔腿就追。

    站在那里的三个男人面面相觑,这个保洁员是吃了豹子胆吗?敢这样跟林董事说话,但是林董事为什么没有生气?

    林浩楠走得很快,一下就不见了,苏思琪只看到安全门正在慢慢合拢,她眼珠子一转,走过去推开门。

    林浩楠果然在里面,点了支烟靠在墙上,看到她进来,表情有些奇怪。

    苏思琪走过去,不说话,就这么目光清明的看着他。林浩楠不是什么内心强大的人,被她这样看,一定受不了。

    可是她居然错了,她看他,他也看着她,目光湛湛。

    最后受不了的竟是她自己了。

    苏思琪觉得头皮有些发麻,不能不开口了:“林浩楠,你什么意思?你是在帮我吗?”

    “不,”林浩楠仍然用那样的目光盯着她看:“我是觉得中泰的职员们应该有一些定期的锻炼。”

    “定期?”苏思琪张大了眼睛:“你的意思是打扫厕所还是定期的,以后都会这样?”

    “天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少来这套,”苏思琪打断他:“我不管你有什么目的,林浩楠,我还是那句话,不要来惹我,对你没好处,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最好装作不认识。否则……”

    “否则怎样?”林浩楠缓缓吐出一口香烟,眼里带了一丝玩味的笑意:“又打我一顿?”

    苏思琪愣了一下,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这个林浩楠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了,脸是一模一样的脸,但……她也说不上来哪里变了,有点怪怪的。

    男人眼里笑意更深,突然朝她逼近了一步:“这样看着我干嘛?”

    苏思琪本能的后退,他却步步逼近,一直把她逼到墙上,一只手撑在墙上,目不转晴的盯着她。

    在苏思琪的印象中,林浩楠就是只纸老虎,可是此刻,她从这个男人身上感受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逼迫感。

    这迫人的气势竟令她有些慌乱起来,她奋力的推他:“林浩楠,你想干什么?”

    男人纹丝不动,只是盯着她:“苏思琪,我做什么跟你无关,你不要自作多情,打扫厕所的事情我跟你们云部长已经沟通过了,她很赞同,所以,不需要你同意,你只需要接受就好。”

    苏思琪还是推他:“起开,你起开!”

    “我并没有碰你,是你一直在碰我。”男人说着低头看着她抵在他胸膛上的手。

    苏思琪脸一红,赶紧把手缩回来,终于知道林浩楠哪里变了,他变得轻佻,变得象个无赖了。

    林浩楠把头凑过来,贴在她耳朵说:“你脸红的样子真可爱!”

    苏思琪想都没想,扬手就是一耳光打上去,厉声喝道:“滚开!”

    林浩楠一副不痛不痒的样子,唇边还带着淡淡的笑意,终于退了两步,和她拉开距离,“苏思琪,你这打人的毛病得改改了,下次……”话说到一半,突然顿住,唇边笑意更深。

    苏思琪才不怕他,“下次怎样?”

    “下次你再打我,我就惩罚你。”

    “不就是扣我薪水吗?姐姐不怕,尽管放马过来。”

    林浩楠笑起来,伸手想摸摸她的头,被她躲过去。

    “在我面前称姐姐,你也说得出口,别忘了我比你大。”

    苏思琪扔给他一句:“去死。”快步从他身边走过去。刚走到电梯口,迎面碰见云姗姗,苏思琪在心里苦笑,今天这是什么运道,怎么云姗姗和林浩楠轮番在眼前出现?

    头一低,想从她身边过去,却被云姗姗叫住:“苏思琪,你不去做事,游荡什么?”

    “云部长,你不知道吗?现在每层楼都有人在打扫厕所,所以我没事可干。”

    一提起这事,云姗姗就恼火,林浩楠这个提议明摆着就是为了苏思琪,看来他一直都没有忘记那个女人。

    “苏思琪,我知道你是个狐狸精,总有办法让男人喜欢上你,但你别忘了,你是结过婚的……”

    苏思琪冷笑:“你们不是不承认吗?现在倒说我是结过婚的了。”

    云姗姗被她噎得哑口无言,当年那张结婚证书就是被她看穿的,她在国外呆的时间长,颇有见识,听云长博说起苏思琪的结婚证书,立马就反应过来,说那个东西国内是不承认的,根本不受法律保护,因为这个,云长博和文杰迅才能毫无顾忌的把苏思琪拉下马。当然这个过程是很缓慢的,因为苏思琪的赖皮功夫和厚脸皮功夫好得令人咋舌。

    “总之,我警告你,”云姗姗恶狠狠的说:“不要想勾、引林浩楠,不然我让你声败名裂。”

    “云姗姗,几年不见,你还是这么喜欢威胁人。”林浩楠的声音不急不缓的传过来。他其实已经站在拐角处看了一会了,两个女人交锋,戏码向来很精彩,尤其是属刺猬的苏思琪,不过云姗姗的话太难听,让他忍不住开口。

    苏思琪一看他来了,赶紧闪进电梯里走人,让这两个老情人叙旧去吧,她不奉陪了。

    林浩楠看着她灵敏的身姿一闪,不由得低头笑了笑。

    云姗姗越发恼火了:“林浩楠,你给我说清楚,你是不是还喜欢她?”

    林浩楠抬起头来的时侯,眼底只有冷清:“我喜欢谁,跟你有关系吗?”

    “你!”云姗姗愤不可遏,以前林浩楠也不待见她,但还不至于态度恶劣。“林浩楠,别忘了,当初我是怎么对你的,没有我,你爸爸现在还在大牢里。”

    “所以,我一辈子都会记住你的大恩大德,”林浩楠的脸色阴沉得可怕,一把将云姗姗推在墙上,“没有你,就没有我林浩楠的今天!”

    男人的样子可怕极了,云姗姗有些害怕,声音都颤抖起来:“林浩楠,你要干什么?”

    男人嘴角歪了歪,笑得有些讽刺:“你希望我干什么吗?”

    他离得这样近,鼻息都喷在她脸上,云姗姗的心猛然跳起来,眼里不由自主的透出些许企盼。

    男人微微一笑,目光在她微微嘟起的嘴唇上绕了一下,慢慢贴近。

    云姗姗的呼吸急促起来,胸脯剧烈起伏着,她缓缓闭上了眼睛,嘴唇微微张开……

    可是许久,期待中的吻并没有落下来,睁开眼一看,林浩楠站在电梯边,有些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一起看着她的,还有两个刚从电梯里走出来的职员。

    云姗姗的脸本来就有些红,这下更象是燃起来了似的,火烧火燎的。她这时才明白过来,刚才林浩楠是逗她玩的。

    电梯门一打开,林浩楠就走了进去,云姗姗冲过去,但男人快手的按了关门键,把她挡在了外面。

    云姗姗气得抬脚踢了一下电梯门,一转身,那两个职员竟然还站着没走,她一腔怒气往撒在这两个倒霉鬼身上:“看什么看?滚开!”

    两个职员认得她是总裁千金,哪里敢惹,立马就滚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