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有希望,就会有失望,只是苏思琪没有想到,这个失望竟然让她措手不及,一时间傻在那里。

    怎么是他?

    她埋伏在顶层的厕所里,装模作样的搞卫生,却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那个大人物现在肯定在总裁办公室,跟云长博喝着茶谈事情,喝了茶,他就得撒,就得到厕所来,她没别的办法,只能就在这里守株待兔。

    其实云长博的办公室里有私人卫生间,她并不能确定大人物是不是会跑到外边的厕所来方便,但是守在这里就是守着一份希望,而她是从来不会放弃任何希望的人。

    她在男厕所里叫了几声,没听到有人应答,干脆走进去,小便斗的黄印子还得想办法弄掉呢,她得边等边干活。

    她找了根细铁丝,用抹布包着,伸到那条缝隙里去擦,还真能擦去一点,只是那黄印太久了,估计从来没有被擦过,颜色都掺到瓷片里面去了,表面上的能擦下,掺下去的就没办法了。

    云姗姗真是变态,这种地方也要擦!不过正如云姗姗说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她不得志,所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哼,等沈孟青回来,看谁在河东,谁在河西,到时侯她让云姗姗把掺进瓷片里的黄印子也擦干净喽!

    一连擦了三个,都没有人进来上厕所,也难怪,在这层楼办公的都是高层,办公室装修豪华奢侈,很多都带了私人卫生间,来这里上厕所的人并不多。

    苏思琪把抹布在冷水里搓了搓,在第四个小便斗前蹲下来,用铁丝撑着抹布开始擦缝隙里的黄印子。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她头都没抬:“不好意思,马上就好。”话音刚落,她已经擦好了第四个,站起身来,抬眼一看,却如遭雷击。

    面前的男人也看着她,冷俊的脸上带着一丝惊喜,“思琪,你怎么在这里?”

    苏思琪觉得头有些晕,怔了半响才有些犯傻的问:“你,就是大人物?”

    “大人物?”林浩楠扬了一下眉,瞬间笑了:“对,我就是大人物。”

    苏思琪怎么也没想到,她没等到沈孟青,倒等来这个冤家。

    林浩楠看了看她的手,不觉皱了眉:“你在干什么?”

    跟他,苏思琪没什么话说,看着还剩下的四个小便斗说:“你快点,别耽误我做事。”

    林浩楠打量了一下她的衣服,心里明白了,只有保洁员才穿这样的制服,加上她手上还拿着抹布,她在做什么,已经很显而易见了。

    林浩楠的脸色一下就黑了:“你在清洁厕所?谁让你做的?”

    哪怕林浩楠是天大的人物,苏思琪也不怕他,手叉在腰上,一副要开战的样子瞪着他:“林浩楠,你什么意思?难道我连保洁也做不了了?怎么着,你一来就想把我赶出去?告诉你,休想,我死也不会走的!”

    林浩楠突然一把抓起她的手,看着她手上的冻疮,眼底掠过一丝寒意,“手怎么搞的?”

    “不用你管,”苏思琪用力抽出自己的手,“林浩楠,你给我听好了,我做我的保洁,你做你的大人物,咱们进水不犯河水,在公司里最好当作不认识!”

    林浩楠没说话,眼底的寒意加深,突然轻笑了一声:“你就这么恨我?”

    “不,我早已经不恨你了,沈孟青把你抓回来那次,我和你两清了不是吗?”

    那次的事情林浩楠从来没有忘记过,现在苏思琪一提,他倒笑了,“我记得,你打了我,弄得我很狼狈。”

    苏思琪以为提起那次,林浩楠会生气,没想到他如此轻描淡写。

    “既然记得,就应该知道,对你,我不会手软,”苏思琪冷哼一声:“给你两分钟,快点完事,不然我就进来了。”说完她转身往外走。

    胳膊却被林浩楠拽住:“你还没说你刚才在干什么?”

    苏思琪把抹布伸到他鼻子底下,“眼瞎了啊?我在擦小便斗,你有没有兴趣?”

    林浩楠退了一步避开,看着那抹布若有所思。

    苏思琪见把他吓得往后退,眼底浮起一丝得意的笑,转身走了。

    林浩楠站了一会才解开皮带撒尿,撒到一半,就听到轻盈的脚步往这边来,他忙喊了一声:“等会,我还没完。”

    但那脚步声并没有停,越走越近。

    林浩楠眨了眨眼睛,显出一丝疑惑,不过他很淡定,从容不迫的继续撒尿,他了解苏思琪,再怎么胆大包天,也不会在这个时侯茂然闯进来。

    但显然,他错了。

    脚步声一直没停,门口光影明灭,女人走了进来。

    林浩楠骇了一跳,有些手忙脚乱,未撒完的尿洒在了小便斗的瓷壁上。

    云姗姗娇笑一声:“怕什么,又不是没见过,你这一乱,又增加苏思琪的工作了。”

    林浩楠见是她,一下冷静下来,不慌不忙把裤子整理好。“怎么是你?”

    “这么久不见,你就没有一句好听的?”云姗姗扭着腰肢走过来,伸出手想帮他整理衣服。

    林浩楠不客气的推开他:“杜太太,请你放尊重点。”

    一声杜太太,云姗姗脸色微变,不过瞬间恢复下正常:“我虽然结婚了,不过是一个虚名,你应该知道的吧?”

    林浩楠反问:“我为什么要知道?”

    “浩楠!”

    “请叫我林董事。”林浩楠冷笑:“你做你的杜太太,我做我的林董事,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在公司里最好当作不认识。”他把刚才苏思琪的话拿来对付云姗姗,心里只觉得痛快。

    苏思琪刚好走到门边,听到这句,卟哧一声笑了:“林浩楠,你怎么还跟从前一样,喜欢借用我的话?你这可是赤、祼祼的抄袭!”

    云姗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瞪了苏思琪一眼:“你来干什么?”

    苏思琪扬起手里的抹布:“不是你让我把所有小便斗的黄印子都擦掉吗?我干活来了。”

    云姗姗见林浩楠看到苏思琪一点也不吃惊,便问:“你们刚才见过面了?”

    “见过了,我正干活呢,这位林……董事就跑进来方便,我只好先把女厕扫了一遍,没想到你俩在厕所里叙旧。”

    “我和她没旧可叙,”林浩楠扫了她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云姗姗赶紧追出去,走到门口停了一下,扭头对苏思琪说:“你快点干活,今天之内,所有楼层的小便斗都给我擦干净,否则这个月就等着喝西北风吧。”

    她刚一转背,苏思琪就冲她做了个鬼脸,准备接着干活,结果看到一个小便斗的白瓷片上有尿液的痕迹,不用说,这肯定是林浩楠的杰作。

    苏思琪接了一小盆水用力泼上去,没好气的说:“尿个尿都尿不准,什么狗屁大人物。”

    云姗姗跟着林浩楠进了总裁办公室,云长博看着他们一前一后进来,头就疼了,他知道林浩楠是云姗姗的劫,就是听到这个名字,她才死活吵着要来中泰任职,想着她和杜铭宇整天吵,分开一段时间也好,再说他收到的林浩楠的资料显示,林浩楠是美籍华人,和太太一起经营着一家跨国大公司,半年前丧偶,这怎么会是那个林浩楠呢?他不相信,三年的时间,林浩楠会有这么大的造化,可是一见面,他就傻眼了。只能叹一句:造化弄人。

    云姗姗也没想到要来的这位林董事真的是林浩楠,一模一样的名字,令她顿生好感,所以才执意要来中泰,只是他来的时侯,她刚好有事不在,回到公司就直奔总裁办公室,但林董事不在,说是去了卫生间,见父亲的表情很有些怪异,她心里就有数了。赶紧追到卫生间,果然是如假包换的林浩楠。

    只是见了她,林浩楠很冷淡,比从前对她更冷淡。她觉得林浩楠似乎变了,但具体哪里变了,又说不出来。

    林浩楠重新坐下来,端起秘书刚奉上热茶喝了一口,“总裁,我刚刚出去转了一圈,发现公司的保洁做得不错,到处都干净整洁。”

    “林董说的没错,公司后勤部门很得力,聘请的保洁员都是很能干的。”

    云姗姗坐在一边,听他提起保洁,心里咯噔了一下,立马想起了苏思琪,好端端的提保洁,只怕跟她脱不了关系。

    果然,林浩楠接下去说:“但是我看到公司的职员们好象精神不足,有些懒懒散散的样子,大概是公司里呆得太舒服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在美国,我的员工每天都必需保持最充沛的精力和奉献精神。所以我建议,今天抽点时间,让所有的职员都参加一次劳动,女职员打扫女厕所,男职员打扫男厕所。让大家都感受一下保洁员的辛苦,爱惜她们的劳动成果,最重要的是,这样可以让他们有更深层的感悟,如果松懈,如果不努力,将来打扫厕所的就是他们自己!”

    林浩楠说完这番话,屋里是死一般的沉寂,云姗姗和父亲对视了一眼,坚决反对:“林董事,我不同意,让全公司的职员都去打扫厕所,那工作还要不要做了?”

    “工作当然要做,公司的职员总比厕所多很多倍吧,只需要每个部门派代表出来就行,其他人继续工作,一点也不耽误事。”

    “可是你刚才说所有的职员……”

    “当然,这不是一次性、行为,我觉得应该普及,每周做一次,大家轮流来,这样所有人都锻炼到了。”林浩楠看着云长博:“总裁,你觉得我的提议如何?”

    云长博干巴巴的笑了笑:“林董事真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啊!既然是林董事的提议,我看试试也无妨。”

    “爸!”云姗姗叫了起来,她没想到父亲能同意这样荒唐的提议。

    “在公司叫我总裁。”云长博不悦的瞟了她一眼:“你是后勤部长,这方面的工作你和林董事去沟通。”

    云姗姗还准备反对,听他这样说,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可以和林浩楠共事,那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