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

    苏思琪做了个梦。

    梦见她带着沈孟青和沈贝儿一起回家看父亲,苏启荣非常高兴,做了一大桌子菜,一家人齐乐融融。

    正喝酒吃饭说说笑笑,突然门被一阵阴风吹开,随即响起一个女人的阴恻恻的笑声:“既然是团聚,又怎么少得了我?”

    话音刚落,一个女人出现在门边,就象突然变出来的一样。她梳着西方宫廷的发型,头戴王冠,一身华丽的衣裙上罩着黑色的斗篷,有点象白雪公主的后妈。却长着薜惜雨的脸,只是神态完全不一样,她笑起来并不温婉,说话的声音也难听。

    她把大家护在身后,怒视着女人:“你来干什么?”

    女人哈哈大笑:“苏思琪,你的命是我给的,我有权把它拿回去。”

    她问:“你为什么一定要我的命?”

    “因为你触犯了天条!”

    “简直是无稽之谈!”苏启荣冲出来指责女人,却被她手一甩,飞出去七八米远,摔得头破血流。

    接着沈孟青冲出来:“不准欺负我的女人!”

    女人冷笑一声,朝他吹口气,沈孟青就倒在地上人事不知了。

    沈贝儿吓得直哆嗦:“你要,干什么?”

    女人还是冷笑,依旧是一口气,沈贝儿也倒下了。

    看着亲人们一个个受到伤害,她愤怒了,大声指责她:“你倒底要干什么?”

    女人说:“你不能活在这个世上,我要带你走。”说着便抓着她,一下飞上了天空,到处黑漆漆的,脚下似有风,她害怕极了,使劲挣扎,想脱离女人的控制回到亲人们身边去,可是脚下一踩空,她从高空坠落下来,一下就吓醒了。

    还没睁开眼睛,感觉有温暖而熟悉的气息笼罩下来,她吁了一口气,一下就放轻松了。

    男人低沉的声音响在耳畔:“嗨,宝贝,你醒了?”

    “我做梦了,”她极虚弱,声音轻不可闻。

    男人轻柔的吻她的眼睛,“我知道,我看到你眼珠子乱转了,是不是做了不好的梦?”

    苏思琪嗯了一声,这才缓缓睁开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他的眼睛黑得深不见底,真叫人沉迷。

    “有哪里不舒服吗?”他握着她的手,在唇边流连的吻着。

    苏思琪微微皱眉,她好象哪里都不舒服,她这次没有失忆,知道自己出了车祸,甚至还记得被撞得飞了起来,男人这样担心的看着她,一定伤得很严重吧?

    她面露惊恐:“我,没毁容吧?”

    “还不至于,”男人怕她瞎想,赶紧告诉她:“右腿小腿骨折,不算严重,阿野说比上次萧筱被花盆砸受的伤还轻。”

    “我怎么觉得哪哪都疼?”

    “总有点外伤的,小事情。”

    苏思琪放下心来,“吓到你了吧?”

    “七魂去了六魂。”

    “那还有一魂。”

    “那一魂得留着送你来医院,如果你没事,我魂要全散了,不是亏大了!”

    这个时侯还会说笑,证明她伤得确实不重。

    “贝儿呢?我看到她哭来着,她一定吓坏了!”

    “她在公司,有齐峰看着她,不会有事的。”

    “肇事车呢?”

    “溜了,阿野正在查。”

    苏思琪心一紧,立马联想到刚才的梦,是薜惜雨吗?是她来了吗?

    沈孟青见她脸色微变,知道她在想什么。其实确定她没事之后,他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今天的事情,倒底是意外,还是人为?

    如果是人为?光天化日,就在他公司楼下行动,幕后主使是疯了吗?不会暴露自己吗?他公司位于s市的中央商务区,是最繁华的地方,到处都有监控探头,不信拍不到她!

    她是跟沈贝儿一起出的事,沈贝儿他目光一冷,千万别让他查出沈贝儿有份参与,不然才不管她是谁的妹妹,这一次,他要彻底了断。

    苏思琪看他这样子有点害怕,轻声叫他:“沈孟青。”

    “嗯?”他回过神来,温柔的笑容旋即绽放在唇边。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男人坏笑:“这些天是不是都得帮你洗澡了?”

    “呸,没正紧,”苏思琪脸刷一下就红了,不敢想象那场面。

    沈孟青故意逗她:“呆会我得去请教医生,看看有没有什么姿式方便”

    “你还说?”苏思琪实在是佩服他,不管什么时侯,他都能往那方面扯。

    受伤后,她的脸一直苍白,这时侯因为害羞,倒染了红晕,象初春的桃花,娇不胜怯。男人目光幽暗,低下头轻吻她面颊:“思琪,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有事。”

    苏思琪心下悸动,一颗心颤颤悠悠,眼眶一下就红了,怕男人看到,赶紧闭上眼睛,可是再睁开,眼睛里就起了水雾。

    男人抬起头,四目相视,就这么静静的注视着对方。

    苏思琪眨了眨眼睛,一颗泪从眼角轻轻滑落。

    你也是一样,沈孟青,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有事。

    男人叹息一声,吻在她眼角,好象这样,便可以阻止她的眼泪再流出来。

    这一整天,沈孟青都呆在医院陪着苏思琪,他现在不敢掉以轻心。之前有种种顾忌和担心,但是现在他管不了那么多了,这件事必须速战速决,他不能再让苏思琪冒一丁点的危险。

    睡了一个下午,苏思琪的气色好多了,她虽然受了伤,胃口倒还不错。沈孟青不能离开,便让齐峰买了食材来,他在病房自带的小厨房里炖汤,做一些清淡的小菜给苏思琪吃。

    齐峰来的时侯把沈贝儿也带来了。进了门就低下头,默默的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给苏思琪削苹果。

    苏思琪笑着打趣她:“哟,托了受伤的福,能吃到我妹妹削的苹果。”

    沈贝儿抽了一下鼻子,没有吭声,只是盯着手里的刀。

    沈孟青站在厨房里看着,一颗心七上八下,那刀寒光闪闪他没办法淡定,于是把火调到最扬声叫:“贝儿,到厨房来给哥帮忙。”

    沈贝儿应了一声,把削了一半的苹果切下来给苏思琪,这才走到厨房里去。

    沈贝儿一进门,沈孟青拎着她的衣脖子把她提溜在墙边站着,门虚掩着,留下一条缝,让他可以随时看到苏思琪,但苏思琪却看不到厨房里面。

    沈贝儿见他面沉如水,知道逃不掉,抽抽嗒嗒把事情毫无保留的说了出来。

    “哥,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事情会这样我以为她只是想见姐姐一面,要是知道她这样,我不会答应的,真的哥,你相信我,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从来没想过要姐姐的命。”

    沈孟青冷笑:“现在知道叫姐姐了?”

    沈贝儿羞愧的低下头:“姐姐是为了救我才被车撞的。”

    “你错了,幸亏她返身推你一把,不然真的就没命了,”沈孟青冷声说:“是她的善良救了自己。”

    沈贝儿愣了一下,突然明白过来,当时她和苏思琪一前一后,那辆车要避开她去撞前面的苏思琪,而苏思琪返身的瞬间和自己贴近了,大概怕伤到她,车子及时调整了方向和速度,加上她当时拉了苏思琪一把,各种巧合凑在一起,所以车子最终只撞伤了苏思琪一条腿,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薜惜雨要她活,却要苏思琪死!

    同样是女儿,两相比较,连她都替苏思琪不值,这样的母亲简直禽兽不如。

    “哥,我们该怎么做?”沈贝儿虽然害怕,可该说的还是要说:“不能就这么算了啊!”

    沈孟青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她,嘴角扬起笑意:“我们?你的意思你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沈贝儿面红耳赤,沈孟青当然有理由怀疑她,她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

    她嗫嗫的说:“我,我站在正义这边,虽然她是我母亲,但她的行为太冷血了,苏思琪也是她女儿。”

    沈贝儿没坦白之前,沈孟青还只是怀疑,但是现在完全可以肯定,幕后主使就是薜惜雨,既然这么多年,她行事一直隐秘,想来是连沈铭儒也蒙在鼓里的。

    沉吟半响,他问:“你要真想帮我,倒也帮得上,不过你要想清楚了,一旦让我找到证据,你母亲会有什么后果?”

    沈贝儿倒没想那么多,她就是觉得应该把事情弄清楚,让母亲停下这种疯狂的行为。后果怎么的,还真没想过。

    “你母亲会因为谋杀而蹲大狱,如果算上四年前那条人命,她有可能会被判处死刑。”

    沈贝儿身子一震,惊恐的看着沈孟青,心里乱得不行,她实在有些两难,不帮,姐姐可能会死,帮了,母亲可能会死。她站在中间,该何去何从?

    “如果你为难,我不勉强,”沈孟青冷声说:“或者你可以替我向你母亲带句话,就说,有我在,苏思琪死不了。”

    沈贝儿明白他的意思,立马说:“哥,我不会告密的。”顿了一下,又说:“你让我考虑一下吧,她,倒底是我妈妈。”

    沈孟青看她一眼,“你不帮,我不会怪你,但你要是敢对思琪有半点”

    男人声音骤然一冷,吓得沈贝儿打了个哆嗦,“不会,我不会的,她是我姐姐,我不会对她起歹心的。”

    “最好这样,否则我让你一辈子永无天日。”

    阴冷而充满寒意的话,让沈贝儿感觉到了彻骨的凉意,仿佛全身的血液都被凝固,令她半分都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