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

    夏末初秋,是一年当中最舒适的日子,远离了夏的炎热,寒冬又还没到,整个城市显出一种优雅从容的味道。

    苏思琪觉得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沈贝儿比刚来的时侯开朗了许多,恶作剧也少了,对她虽然还是爱搭不理,态度却好了一些。

    更让她高兴的是,阿野居然向萧筱求婚了,难得那个傻子开了窍,真心替他们高兴。

    她和沈孟青一直都好,每天日子拌蜜,过得不知道有多甜。

    她捧着一杯热咖啡站在窗边,任阳光洒落肩头,惬意的吁了一口气。再没有比这更好的时光了。

    身后响起了脚步声,她听出来是沈贝儿,忙转了身,笑意盈盈:“今天的字写完了?”

    “嗯,”沈贝儿点了点头,神情淡淡的,转头看了一眼窗外:“我想下去逛逛。”

    “我正好没什么事,陪你一起去吧。”

    相处久了,苏思琪很懂沈贝儿意思,沈贝儿是想让她一起去,但是嘴里不说,得让她自己把话说出来,给傲娇的妹妹一个台阶下。

    果然,沈贝儿轻哼了一声:随便你。”

    难得妹妹邀请她一起去逛街,苏思琪暂时把什么以身作则的大道理丢在一边,拿了挎包就跟着沈贝儿一起下楼去。

    在电梯里,她从钱包里拿了张卡给沈贝儿:“以后你要买东西,就刷这张卡,你哥给的,他总说我不会花钱,你比我会买东西,拿着吧,别心疼钱,使劲花,反正你哥会赚。”说着,她把卡塞在沈贝儿手里。

    沈贝儿低头看着手里的卡,她知道这是张无限透支的黑、卡,她曾经申请,但是没通过,现在苏思琪居然给她……就这么信任她?

    “收好,别掉了。”苏思琪说:“你哥说这卡掉了要补办很麻烦的。”

    沈贝儿想起沈孟青那张黑脸,还是把卡还给了她,低声说:“我哥给你的,我不要。”

    “傻瓜,姐姐的就是你的,有什么关系。”苏思琪作势又往她包里塞。

    沈贝儿把包按住:“你别给我,我粗心大意,省得弄丢了。”

    苏思琪见她执意不要,只好作罢:“行,你喜欢什么,姐姐给你买。”

    沈贝儿两眼看着地板,没有作声,走出大楼,她抬起头来四处张望了一下,指着街对面,“我想去那里看看。”

    “好,跟着姐姐慢慢走。”这里没有红绿灯,但有斑马线,苏思琪抓着沈贝儿的胳膊,小心翼翼的避让着过往的汽车,带着妹妹横过马路。

    突然,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一辆黑色汽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她们冲来。

    沈贝儿尖叫一声,有点傻住了,苏思琪眼疾手快的把妹妹往边上一推,等自己再避让已经晚了,幸亏沈贝儿反应过来,用力拉了她一把,但苏思琪还是被撞了一下,身子轻轻飞起,再重重落在地上。

    沈贝儿眼睁睁的看着姐姐的身体从面前飞过去,愣怔了一下,尖叫起来。

    一时间,马路上闹成一团,所有的车都减速慢下来,小心翼翼的绕过苏思琪,而那辆肇事的黑色轿车快得象一道闪电,很快消失在大家的视线里。

    沈贝儿跑到苏思琪身边,焦急的叫着:“姐,苏思琪!你怎么样?怎么样啊?说话,别吓我!”

    苏思琪睁开眼睛,努力挤出一丝微笑:“别哭,姐没事。”

    见苏思琪还能说话,沈贝儿放了一半心,赶紧掏出手机给沈孟青打电话,声音带着哭腔:“哥,你快来楼下,苏思琪被车撞了。”

    沈孟青一听沈贝儿这声音,心倏的一沉,扬声叫阿野:“备车,楼下侯着,思琪有事。”

    等他马不停蹄下了楼,远远看到苏思琪躺在马路中间,差点眼前一黑就栽倒在地上,恐惧一下攥紧了他的心,似有一把钝极了的刀,一下一下割着他的肉,痛不可抑。四年前那梦魇一般的场面闪现在眼前,他红了眼,象一头冲破牢笼的困兽,飞奔向着苏思琪而去。

    路上的车辆看到他这疯狂的劲头,都吓了一跳,纷纷刹车让他先过去。

    沈贝儿坐在地上,不知道什么时侯,已经泪流满面,懊悔,内疚,震惊,愤怒……各种情绪交织在心头,这一刻,她终于明白,这是母亲的圈套,而她,当了帮凶。

    四年前,母亲要杀苏思琪,四年后,她故伎重演!

    她是昨天晚上接到薜惜雨的电话的,虽然已经很晚了,但听到母亲的声音,她很高兴,甚至有点惊喜,因为薜惜雨已经很久没打电话给她了。

    “贝儿,你还好吗?”母亲的声音永远温柔可亲。

    “我很好,妈,你呢?”

    “我也很好,爸爸也很好,”薜惜雨说:“我不放心你,所以过来看看你。”

    “太好了,妈,你住哪家酒店,我过来找你。”

    “今天太晚了,明天再见吧。”薜惜雨顿了一下,“你姐姐,还好吗?”

    “她很好,妈你要见她吗?”

    薜惜雨仿佛是犹豫了一下,说:“她大概不会想见我。”

    她听出了母亲语气里的伤感,想着倒底是自己的女儿,母亲还是想见苏思琪的。于是便说:“这样吧,妈,你明天到哥公司对面的咖啡馆,找个临窗的位置坐着,我带她出来让你见一面。”

    母亲的声音果然就愉悦许多,说:“好,谢谢你,贝儿,还是你懂妈妈的心思。”

    于是。这一切就这么顺理成章的发生了。

    车子冲过来的时侯,她是先发现的,赶紧甩开了苏思琪的手,当时她和苏思琪一前一后,她清楚的看到那车是朝苏思琪撞过去的,但是苏思琪顾及她的安危,居然没躲闪,还反身来推她,就这瞬间的功夫,车子撞上她了。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蠢的女人,那车子明明要撞是她啊!往前面跑就是了,为什么要反身来推她,不推她,她也不会被车子撞到的啊!

    沈孟青飞奔而来,气还没喘均,先吼叫起来:“思琪,思琪,你回答我!”

    尽管身上疼得要命,苏思琪一直撑着没晕过去,她害怕沈孟青来了不分青红皂白责怪沈贝儿,这件事真的跟她妹妹没有关系,是她不小心……

    艰难的睁开眼睛,声音虚弱:“沈,孟青,我没事。”

    “阿野!”沈孟青红着眼睛,暴喝一声,“车呢?”

    这时侯博海公司里的人得到信,也都跑出来,在齐峰的带领下,列队整齐,将两边的车子全部逼停,腾出大片地方,让沈孟青和阿野把苏思琪小心的放到车上去。

    阿野开车,风驰电掣驶向最近的医院。

    沈贝儿嘤嘤的哭着,看着车子飞驰而去,慢慢擦掉眼泪,走到对面的黄柠檬咖啡馆去。她想去见见薜惜雨,看看她阴谋得逞后是不是很得意?

    可是咖啡馆里没有薜惜雨,沈贝儿于是知道,她根本就没有来。

    都是幌子,都是骗人的,她母亲可耻的利用了她,欺骗了她!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苏思琪的命?曾经自己也恨她入骨,还找人泼硫酸,那样歹毒的事情都能做出来,可是从没想过要苏思琪的命。

    倒底是什么原因,让母亲一次又一次对亲生女儿下手?

    车子一到,医生护士就推着车出来接人,沈孟青要跟着一起进去,被医生拦住,“沈先生,抢救室是不能让外人进去的。”

    沈孟青瞪着他,如同一头暴戾的猛兽,声音象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我要进去陪着她。”

    院领导也在,见这阵势忙说:“张医生,你带沈先生去消个毒换身衣服。”

    领导开了口,医生也不拦了,带着他去消毒换衣服。

    七八个人围在苏思琪床边,她这时侯已经晕过去了,苍白着一张脸,任医生护士在她身上插着各种管子。

    屋子里水飞静河,忙碌而有序,偶尔听到仪器发出的电波声,轻微的一声响过后便是沉静。

    沈孟青站在护士身后,一瞬不瞬的看着苏思琪,眨眼的功夫都不敢有,好象他一眨眼,人就不见了。

    心吊到了嗓子眼,他几乎能感受到那股腥甜的味道,仿佛只要医生对他摇摇头,说句对不起,那颗心就会从喉咙里跳出来,他也跟随她去了。

    一阵紧张有序的忙碌后,医生频频向他报告好消息:“沈先生,苏小姐头部没事。”

    “沈先生,苏小姐没受内伤。”

    “沈先生,苏小姐没有生命危险。”

    听到这话,沈孟青的心才落了下去,可腿竟是软的,往后踉跄了一步,扶住墙壁。

    良久,他才问:“她哪里受了伤?”

    “是腿部,”医生告诉他:“苏小姐的右腿小骨骨折,估计问题不大。”

    沈孟青吁了一口气,谢天谢地,她没事!

    在失而复得之后,他已经做不到四年前那样坚强,没有她,他无法独活。

    眼睛蒙起一层水雾,望出去的影子模糊而扭曲,女人躺在那里,四周仿佛笼罩着绒绒的的光,显得那样圣洁而恬静。她那么美好,老天也不会忍心收走她的。

    他慢慢走过去,弯下腰,轻轻拿起苏思琪一只手,放在唇边吻了一下。眼睛终于眨下来,一颗晶莹掉在女人手背上,划出一条长长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