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

    沈贝儿忐忑不安的进了沈孟青办公室,不知道这回沈孟青又想什么厉害的法子来折磨她。

    沈孟青正低头看文件,听见她进来也没吭声。

    沈贝儿站了一会,终于是惴惴不安的叫了他一声:“哥……”

    沈孟青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表情明显不善,下巴往窗子边一扬,声音冷淡:“过去。”

    沈贝儿抬眼望去,窗子边放着一张小圆桌,上面摆着纸笔,她一时没明白过来,愣了一下,“哥,你让我……”

    “写字,照着字贴一笔一划的写,用点心,写得不好我会让你重写。”

    沈贝儿没想到沈孟青说写字竟是真的写字,松了一大口气,顿时喜笑颜开,“哥,真的写字啊?”

    “不然呢?”沈孟青沉声说:“你想罚站也行。”

    “我写,我写,”沈贝儿忙不迭的跑过去坐好,认真的写起字来。

    沈孟青斜眼看她,心里却是叹了一口气,沈贝儿当他的妹妹时,他从不管,现在成了她的妹妹,他却不能不管。替她分担,她才不会那么辛苦。

    沈贝儿原先想着写几个字有多难,可是她写的是钢笔字,跟平时用的签字笔圆珠笔不一样,一笔一划要力度均衡,字迹才会好看流畅。写了半天才写完一页,手都酸了,不过字迹倒是整齐,沈孟青应该会满意吧?

    “哥,我写完一页了。”

    “拿来看。”

    沈贝儿献宝似的把写好的钢笔字呈到沈孟青面前,可他一看就皱了眉:“你写的是什么?我让你跟着字贴练,有哪个字跟字贴上是相似的?”

    沈贝儿睁大了眼睛,写得这么好,居然还嫌弃,要知道她上学那会都没这么认真写过字。

    她嘟噜着:“我觉得已经够好的了。”

    沈孟青把自己的写的东西往她面前一摆:“看看,这才算好,你那能拿得出手吗?”

    和沈孟青的字相比,沈贝儿就自觉形秽了。

    “再去写过,写满十页拿来给我看。”

    写一页就这么累了,十页……沈贝儿欲哭无泪,高兴得有点早了,原来写字也是一种折磨!

    她嘴唇蠕动了两下,看着低头工作的沈孟青,到嘴边的话又咽回去。苦着脸默默的回到了小圆桌前。

    一个上午,沈贝儿都安静的在写字,偶尔注意力不集中,或是想偷懒的时侯,沈孟青的目光便会扫过来,那寒冷而锐利的目光总能让她强打起精神来。

    苏思琪中途进来过一次,见她乖乖在写字,很是欣慰,还给她送了一杯热咖啡进来。

    一直写到中午,十页字才写完,沈贝儿腰酸背痛,觉得握笔的那只手都不象是自己的了。发僵,还一直微微颤抖,在她看来,这并不比罚站好到哪里去。

    可惜她这么努力的写,也没能让沈孟青满意,仔细的把写得好的字圈出来,十页纸,圈了都不到十个字。最后把本子往桌上一扔:“下午接着写。”

    沈贝儿写怕了,只好求饶:“哥,别写了吧,我手都僵了,还一直抖,真写不了了。”

    沈孟青冷哼一声:“找衣服的时侯手可不僵,下午写五页,如果我挑不出二十个字以上,重写。”

    沈贝儿听到这句,就知道他还在为昨晚的事耿耿于怀,不就是坏了他的好事嘛,小气的男人!

    周末的时侯,萧筱过来了,自从阿野回来替沈孟青做事后,每个周末她都会过来住,到周一再离开。

    她一来,沈孟青就放阿野的假,让他专心陪女朋友。

    房子里多了个人,气氛就显得热闹许多,连平时神出鬼没的阿野都有了笑模样。

    吃饭的时侯,苏思琪和萧筱一直说笑个不停,阿野也跟着笑,沈孟青虽然话少,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过苏思琪的脸,时不时给她夹点菜,有两次还顺带着给沈贝儿也夹了菜。

    沈贝儿有瞬间的愰惚,觉得自己在做梦,从小到大,这个冰山一样的哥哥几时给她夹过菜啊?

    她也没想到吃餐饭能这么热闹!不是要食不语吗?苏思琪笑成那样不怕呛着?不怕咬到自己的舌头?

    可是哥哥不管她,看她的目光还很温柔。

    见苏思琪和萧筱聊得起劲,沈贝儿倒底没忍住,接了话茬也加入到她们当中来。如果不是有萧筱在,她才不愿意和苏思琪搭腔的。

    聊着聊着,心情就好起来,没有咬到舌头,也没有呛着,反而比平时吃得多,沈贝儿心想,原来吃饭的时侯聊天是这种感觉,可以促进食欲。

    阿野吃完很久了,但没有离席,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萧筱。

    萧筱正讲着她们公司里的奇闻趣事,眉飞色舞的女人脸蛋红朴朴的,好久都没有咬了,阿野有点馋。

    沈孟青喝完汤,放下碗,优雅的扯了纸巾擦嘴,目光轻浅的停留在他女人脸上,温柔而宠溺。

    沈贝儿余光瞟两个男人的眼神,在心里哀哀的叹了一口气,一个两个都是名花有主,只有她是孤家寡人。其实她交过很多男朋友,不管有钱没钱,都得帅。没钱的对她百依百顺,坐在她的跑车里象只宠物狗,她摸摸他,他就会摇尾巴,新鲜感一过就没意思了。

    有钱的,当然不及她有钱,所以还是对她百依百顺,话里话外都透着想当沈家女婿的意思,恨不得第二次见面就跟她回去见家长,那种男人喜欢的不是她,是她显赫的家世。

    除此之外……她细细的回忆,好象并没有谁是留在她记忆深处的。那些男人就象一阵烟,风一吹,全散掉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想起了莫守言,想起他温热干燥的大手,还有那双温和清澈的眼睛,拢共只见过两次的男人,却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吃完饭,苏思琪和沈孟青,萧筱一起打跑得快,阿野不会,站在萧筱后面观战,沈贝儿则兴致勃勃的在边上下注。

    沈孟青打这种牌是老手,两个女人当然没有他厉害,一连胜了好几盘,他们小赌怡情,没一会,他面前的钞、票就堆了起来。

    萧筱很沮丧,她就是个拿薪水的平民百姓,照这样玩法,还不得把一个月工资全扔这里啊?

    阿野见萧筱一直在输,很着急,他虽然不会玩,但对数字很敏感,记忆超强,看了几盘牌,心中有数,便拍拍萧筱的肩膀:“我来”

    萧筱不肯:“你不会,来什么?别把我的钱都输光了!”

    “放心,我替你把钱赢回来。”阿野踌躇满志。

    萧筱便起身让他玩,阿野的大脑就象个精密的仪器,从洗牌开始就一直盯着那些花色数字,飞快的计算出各种可能性,把牌摸完,他心里差不多也有底了。

    精确的估算,加上他对沈孟青的了解,接手第一局就让他翻盘了。

    萧筱大喜,又蹦又跳,得意忘形之余还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把阿野弄了个大花脸。

    沈孟青却是有些不可思议,他常跟方卓越他们打这种牌,很少输,他不相信自己一个老手会输给刚学会的菜鸟阿野,认为那不过是运气而已。

    卯足劲再来第二盘,结果还是被阿野抢得先机,手里还有一半牌就全憋死了。苏思琪更惨,摸了一手好牌都没有上手的机会。阿野打牌完全不按套路,拆分整合,前后夹击,打得他们落花流水。

    只两三盘的功夫,沈孟青面前的那堆钞票就跑到阿野这里来了,苏思琪和沈贝儿也一直在输。沈贝儿倒不蠢,看出来阿野是这方面的天才,不再死守沈孟青,赶紧换了阵营,三两盘的功夫,她输掉的钱又回来了。

    其实这点钱对沈贝儿来说不算什么,但这是她自己赢回来的,而且赢的是沈孟青的钱,好象有一种恶作剧般的得逞,每次阿野一赢,她就跟着萧筱一起得意洋洋的呐喊助威。

    现在的局面变成两个赢,两个输。苏思琪一盘都没赢,眼见自己的钱都输光了,她不干了,干脆把最后一张红票子压在阿野那里,大家都哄笑起来。

    沈贝儿说:“姐,你这叫赖皮好不好?”

    不是有求于她,不是害怕沈孟青,这么自然而然的冲口而出,苏思琪的心都要化了,话也说不出,只是傻笑着。

    萧筱是多有眼介力的人啊,赶紧接茬:“贝儿,你姐这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不过她可精着呢,就算不赢,也不会输了。”

    沈贝儿这时侯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叫了苏思琪一声姐,有些不好意思,装作喝水,走到一边去。

    苏思琪瞟了她一眼,不由得偷笑,妹妹这是不好意思了。

    打到最后,输的只有沈孟青一个,个个喜气洋洋,当着他的面清点着钞、票。

    萧筱一只手拿钱都拿不过来,干脆分成两份,一份给阿野,阿野不要,“都给你。”

    萧筱笑得眼睛都弯了,把钞、票扬得哗哗响:“行,留着给你买肉吃。”

    沈贝儿第一次这样认真的数着自己的钱,心花怒放,厚厚的一叠,装在小包里,想着下次逛街的时侯花掉。她一本正经的对沈孟青说:“哥,我觉得象这样的娱乐活动,以后可以多玩一玩。”

    萧筱举双手赞成:“好提议,就定为每个周末的固定活动吧?”

    阿野傻哈哈的笑:“好象还挺好玩的。”

    沈贝儿的提议,苏思琪自然是附合的:“好啊好啊,就这么定了。”

    沈孟青看着没心没肺的女人好笑:“她们有此提议是想赢我的钱,你凑什么热闹?”

    苏思琪理直气壮:“我也想赢你的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