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

    莫守言微笑,语气却是十分认真:“你妹妹她有很严重的心理问题。”

    苏思琪吓了一跳,“她真的有抑郁症?”

    “准确的说是焦虑症。”莫守言说:“令妹患的是慢性焦虑症,她有认识方面的障碍,对周围环境不能清晰的感知和认识,思维变得简单和模糊,在没有明显诱因的情况下,患者经常出现与现实情境不符的过分担心、紧张害怕,患者感觉自己一直处于一种紧张不安、提心吊胆,恐惧、害怕、忧虑的内心体验中。有一种期待性的危险感,感到某种灾难降临,甚于有死亡的感受。当然70的患者同时伴有忧郁症状。”

    苏思琪都听傻了,紧张兮兮的问:“莫医生,那我妹妹还有没有……”

    “苏小姐请放心,再严重的患者,只要她自己不放弃,都有治愈的可能性,我先开点药,做为家属,你们要多给她一点温暖,打开她的心结,让她从封闭的世界里走出来,双管齐下,才能好得快。”

    “好的,莫医生,谢谢你,”苏思琪微微松了口气,她就知道沈贝儿不对劲,原来果真有病。扭头看了边上一声不吭的男人,捅了他一下:“听到没有,以后对她好点。”

    沈孟青嗯了一声,眼睛一直看着门口,门缝下面那道影子已经停留了很久,大概该听的话她都听到了。

    沈贝儿不蠢,知道莫医生是故意把她支开,有话跟苏思琪和沈孟青说,所以她出了门就贴在墙边,一直站在那里偷听里面的对话。

    莫医生果然说她有病,而且病得还很严重。

    她在心里嗤笑:你才有病呢,你们全家都有病!

    这个结果让她很满意,特别听到苏思琪对沈孟青说的那句话,更满意,以后她就可以无所顾忌,有的放矢了。沈孟青再凶,总不能跟一个病人较劲吧,再说还有二十四孝姐姐当她的护花使者呢。

    苏思琪,你等着瞧,妹妹我玩不死你!哈哈哈……

    心情一下愉快起来,拿着那张考核卷子欢快的下楼去。回来的时侯还主动解释她为什么去了那么久:“莫医生,你们医院好大啊,我差点都迷路了。”

    莫守言微微一笑:“是的,我也经常迷路。”

    从医院里出来,沈贝儿主动问:“哥,医生怎么说?我倒底有没有病?”

    “有,”沈孟青很直接的告诉她:“医生说你病得不轻,得赶紧治疗。”

    “病得不轻?”沈贝儿张大了嘴,担心的问:“很严重啊?那我……”

    “放心,有得治,定期看医生,按时吃药就行了。”

    沈贝儿哦了一声,低头偷笑。她现在是个精神病患者了,得开始发作了。

    “哥,我能跟你去公司吗?我一个人在家里害怕。”

    沈孟青正沉吟,苏思琪在边上一口应承下来:“当然可以,害怕就跟姐姐去公司吧。”

    沈贝儿本想借装病跟苏思琪套套近乎,但是她发现自己还是做不到,所以什么表示也没有,神情淡淡的。

    苏思琪当然不介意,妹妹有病啊!

    悄悄伸手覆在沈贝儿的手背上,明显感觉她微微一震,然后把手拿开了,苏思琪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妹妹还是不肯与她亲近。

    前台海伦对沈贝儿印象深刻,上次来的时侯闹过一场。不过她是沈总的妹妹,该有的礼貌还得有,于是客套的打了招呼:“沈小姐好。”

    沈贝儿也认得她,嗯了一声,从她面前走过去,她现在的心思全放在苏思琪身上,对这种无关紧要的人根本不放在心上,一心只盘算着要怎么整治苏思琪。

    慢悠悠踱进秘书室,韦春花和李怡看到她,微微一愣,都知道她不好惹,索性当作没看到,只低头忙自己的事。

    苏思琪听到脚步声,抬起头来冲她笑:“在你哥那里呆得无聊吧?来,坐姐这里。”

    沈贝儿也不吭声,让她坐,她就坐。

    “想喝点什么?茶还是咖啡?”

    “奶茶。”

    苏思琪对她现在是有求必应,忙说:“好,我去买,要什么口味?”

    “巧克力味。”

    苏思琪又问韦春花和李怡要喝什么,她一起买回来。

    韦春花和李怡当然不好意思让苏思琪跑腿,争着说自己去。

    三个人正说着,沈贝儿在一边不耐烦起来:“快去啊,磨叽什么?”

    苏思琪哎了一声,飞快的跑了。

    韦春花和李怡面面相觑,记得上次沈贝儿来公司闹,苏思琪对她并不忍让,怎么现在象变了个人似的?

    大概怕沈贝儿久等,苏思琪很快就回来了,跑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韦春花扯了纸巾给她:“思琪姐,赶紧把汗擦擦,小心着凉。”

    苏思琪先把巧克力味奶茶递给沈贝儿,才接过韦春花的纸擦了擦脸。

    沈贝儿吸了一口,哇的一声全吐在地板上,皱着眉问:“你买的哪家的?我要的。”

    韦春花忙说:“这附近没有的,这个牌子的也挺好喝。”

    “你喜欢你喝吧,我反正不喜欢。”沈贝儿把奶茶往韦春花的桌上一推:“一股怪味。”

    苏思琪说:“好,你再等一下,姐开车出去买。”

    “快着点啊,别叫我久等。”沈贝儿老大不高兴,嘟噜着:“一点小事都办不好。”

    “姐姐很快回来,不会让你久等的,放心吧。”苏思琪说着又跑了出去。

    沈贝儿看她象一阵风似的刮出去,得意的笑了,大摇大摆的坐在苏思琪的椅子上,把她的抽屉打开翻了翻,苏思琪的抽屉里五花八门,什么都有,吃的零食,一些小玩意,漂亮的小杯子或是精致的笔。

    沈贝儿拿起一支卡通笔,笔帽上是一个小姑娘,戴着草帽,草帽下露出两条小辫子,小小的脸上描着细眉,黑眼,红唇,非常漂亮。

    沈贝儿轻而易举就把小姑娘的辫子扯下来了,手指一弹,飞出去老远,她又扯帽子,一下,两下,三下,扯下来了,拿在手里看了看,捏着小小的边缘,又飞了出去。

    韦春花和李怡看着她做这些,心里都有些愤慨,苏思琪喜欢这些小东西,四处淘了来,宝贝得很,可沈贝儿这是在做什么?故意使坏吗?

    当看到沈贝儿又拿起一只白绒绒的小兔子玩偶要扯它的耳朵时,韦春花忍不住开口了:“沈小姐,好好的东西干嘛要弄坏呢?”

    沈贝儿眼皮一翻,冷冷的说:“关你什么事?”

    “不是,”韦春花解释:“这只小兔子是思琪姐从外地买回来的,她很喜欢,还是别扯坏了吧。”

    “她喜欢我不喜欢,我就要弄坏,你管得着吗?”

    韦春花被她噎得再说不出半句。李怡在一旁向她使眼色,示意她不要再惹沈贝儿,免得跟上次一样惹出乱子来。

    苏思琪回来得很快,回来的动静也有点大,因为远,她怕奶茶凉了,更怕沈贝儿等得不耐烦,到了公司前口也没减速,结果直接冲到花坛里了,幸亏她开的是自己的那辆白色底盘高,车子没刮到,自己小小的撞了一下,也不碍事。

    但是刚好有公司的人出来看到,大惊失色,赶紧汇报了上去。

    一听说未来老板娘在楼底下撞了车,齐峰不淡定了,立马把消息报告给沈孟青。

    沈公子的反应自然是飞奔下去救驾,后面还跟着一群想去帮忙的。

    沈贝儿听到外头乱糟糟的,走到门口去看,只看到沈孟青身影一闪,人就不见了。她拖住一个人问了才知道苏思琪在楼下撞了车。

    切!她才不关心呢,撞死最好!慢悠悠的转了身往窗边走:“一把年纪了,一点小事都做不好,活该!”

    李怡和韦春花对视了一眼,不知道她在说谁,见她站在窗子边伸长脖子往下看,也都跟过去。

    这一看,两人吓了一跳。

    李怡说:“哎,是思琪姐的车!”

    “思琪姐的车怎么到花坛里去了?”韦春花一脸担心:“她不要紧吧?”

    沈贝儿在一旁讽刺:“好好的路不走,偏要往花坛里开,她也真是个人才!缺胳膊断腿,都是自找的。”

    “哎,你怎么说话的?”韦春花忍了半天,见沈贝儿还说风凉话,气愤的指责她:“不是你要她去买奶茶,她会这样?”

    沈贝儿眼睛一瞪:“你算老几?敢教训我,信不信我立马让我哥炒了你?”

    李怡赶紧把韦春花拉到一边,小声劝:“算了,又不是不知道她是什么人?”

    声音虽小,沈贝儿还是听到了,又把矛头指向李怡:“我是什么人?你说我是什么人?”

    李怡不想跟她吵,拖着韦春花往外面跑:“走,我们下去看思琪姐有没有事?”

    看到她们俩个吵不过落荒而逃,沈贝儿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哼,跟她斗,门都没有!

    沈孟青跑到楼下,苏思琪还坐在车里,正听着旁边的人慢慢指挥她从花坛里退出来,进去的时侯是冲进去的,只要加把油就退出来了。但后面是车来车往的大马路,苏思琪怕车子退得太急冲回马路上撞到别人的车,不敢加太多油,试了几次也没有车退出来。

    沈孟青见她在倒车,知道她没大碍,松了一大口气,他刚才听到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幕后主使又出手了,立刻吓出了一身冷汗。

    谢天谢地幸亏没什么事,他走过去叫她:“下来。”

    苏思琪见他来了,有些不好意思,“怎么把你也惊动了,我没事。”

    “笑得出来就知道你没事,”男人没有笑,沉着脸把她从驾驶室里拉出来。

    苏思琪惦记着给沈贝儿送奶茶,拎了袋子就要走,被男人拖住,站在路边仔细检查她有没有受伤。

    大楼里跟出来乌泱泱一群人,安静的站在那里,看沈总捏捏苏思琪的胳膊,又捏捏她的腿,揉揉腰,敲敲背,都忍不住暗自好笑。他们的大老板可是爱妻如命的好男人啊!

    苏思琪闹了个大花脸,哪有在街上这样检查的,她嗔怪的甩开沈孟青的手:“哎呀我没事,车子你替我弄出来,我先上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