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

    苏思琪其实什么都没想,一门心思只想留下沈贝儿,但沈孟青动了怒,她没把握说服他,情急之下才做出那样的举动。

    可是进了房间,她知道自己错了,男人的脸色倒是如常,但眼睛浸着冰霜,黑得透不进一点光,她有些害怕,嘴唇哆嗦了两下,想开口又不知道要说什么?

    “你向我下跪?”男人声音平静低沉。

    “我……”

    “你喜欢跪?”往她逼近一步,带着冷意。

    “不是,我……”

    “好,我知道了,”他打断她,笑得有几分诡异,“今天晚上就让你跪个够。”

    苏思琪做了个深呼吸,她知道男人是怒极反笑,但是她也没有退路。

    “沈孟青,算我求你,别让贝儿走,她和你爸爸的关系正别扭,回去会伤心的,而且我也不希望她再回到那个女人身边去。”

    沈孟青冷哼一声:“你都跟我跪了,我能不答应吗?”

    “我没开玩笑,我是说真的,让贝儿留下行吗?她都叫我姐姐了,这就是进步,以后,她会越变越好的。”

    男人语气讥诮:“不知道该说你愚蠢还是傻,沈贝儿那是在装可怜,想让你留下她而已。”

    “我知道,”苏思琪认真的说:“就算她装装样子,我也很高兴。为了这一声姐姐,我做么都愿意。你没有兄弟姐妹,你不会有这种感觉……”

    男人哼了一声:“什么叫我没有兄弟姐妹?沈贝儿好歹也叫了我二十几年的哥,她才刚叫了你一声姐。”

    “好啦,不要争这些无谓的东西,”苏思琪坚持:“我求你让她留下来。”

    “如果我不答应呢?”

    “那我跟她一起走?”

    男人本来缓了脸色,听这话,立马、眼里又染了霜意:“你威胁我?”

    苏思琪咬着唇,知道自己又错了,男人吃软不吃硬,跟他硬对着干是没什么好下场的。

    果然男人笑起来,走到门边叫阿野:“备车,送贝儿小姐去机场!”

    苏思琪扑过去捂他的嘴,“我错了,错了,沈孟青,我错了。”

    男人见好就收,跟着她回到沙发边去坐,心里却着实捏了一把汗,他从来不受人威胁,只除了她。苏思琪脾气也倔,他真怕她倔起来不好收场,幸亏她现在乱了分寸,一丝一毫也不敢得罪他,不然要真跟他叫板,最后当然只有他妥协的份。

    苏思琪扯了纸巾把脸擦了擦,绕到男人身后,殷勤的替他按摩:“沈孟青,求你这么久了,行不行给句话嘛!”语气柔软,这是又在讨好撒娇了。

    沈孟青真是服了她,叹了口气,“你这一晚上又是哭又是跪,又是按摩又是撒娇,顺带着还威胁了我一把。要再不答应,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啊?”

    “就是就是,”眼睛还红着,一听男人话里有转机,立马腆着脸笑:“我都这样求你了,总得给点面子嘛。”

    “好,我就给你这个面子。不过……”他语气一缓,顿在那里。

    “不过什么,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做到。”

    “那就看你晚上跪不跪得好吧。”男人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走到露台上抽烟去了。

    苏思琪愣了一下,还要跪?

    不管那么多,她先过去告诉沈贝儿这个好消息。

    沈贝儿在阿野的监视下正慢吞吞的往箱子里收东西,不过她有信心,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苏思琪。她一定会说服沈孟青,让自己留下来的。

    果然,当门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时,她心里松了一口气,手上的动作却加快了。

    苏思琪推门进来,见她在收行李,赶紧过去把箱子里的东西全抱出来放在床上,笑着告诉她:“贝儿,你哥同意你留下来了。”

    沈贝儿并没有太高兴的样子,淡淡的说:“我还是走吧,省得我哥看到我生气。”

    “别,”苏思琪握住她的手:“贝儿,你别走,就呆在姐姐身边,让我照顾你。”

    “可是……”沈贝儿佯装为难:“我哥他……”

    “不用管他,他已经同意了。”

    沈贝儿心里窃喜,脸上却是免为其难:“可不是我要留下的,是你硬要我留下的。”

    “是,是我求着你留下的。”苏思琪见她没甩开自己,笑嘻嘻的挽着她的胳膊。

    沈贝儿手一抬,把胳膊从她手里抽出来,走到一边去,苏思琪被晾在一旁,仍是嘿嘿的笑。

    沈贝儿撇了撇嘴,带着几分鄙视,真是个厚脸皮的女人!

    这时侯沈孟青慢条斯理的从门口进来,“让沈贝儿留下来还有个条件。”

    “你刚才可没说,”苏思琪生怕他反悔,叫道:“不管,你已经同意了。”

    “谁说我同意了,还得看你表现,现在这个条件要是不答应,她立马走人。”

    “什么条件?”

    “答应去看医生,”沈孟青淡淡的说:“我觉得贝儿病得不轻,还是去看看的好。”

    沈贝儿脸有些红,小声说:“哥,你也认为我有神经病?”

    “没病你能把那些花都糟蹋了?那些花招你惹你了?”

    沈贝儿噎在那里作不得声。

    “答不答应?”沈孟青问她:“不答应马上走人。”

    苏思琪也一直希望沈贝儿去看看医生,所以没吭声,安静的站在旁边等她回答。

    沈贝儿骑虎难下,她知道自己没病,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讨厌苏思琪。可是如果不去看医生,就要回北安……她心一横:“我去。”

    “好,你早点休息,明天我和思琪陪你一起去。”沈孟青说着就拉苏思琪出去。

    苏思琪不肯,她还想在这里跟贝儿多说一会话。

    可是她想说,沈贝儿不想听,她最讨厌苏思琪摆出一副姐姐的样子,对着她苦口婆心的教导,简直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于是沈孟青在前面拉,她在后面推,两人合力把苏思琪弄出门去。

    回了房间,沈孟青笑话苏思琪:“想当年你也算是个察颜观色,八面玲珑的人,怎么一点眼界力都没有?看不出沈贝儿烦你啊?”

    “我知道她烦我,但是她越烦,我越要迎难而上,多些和她接触沟通,才能把她心里压着的大石头慢慢化解掉。”

    沈孟青摇了摇头,戳她额头:“真是个傻瓜,吃力不讨好。”

    苏思琪笑起来,“我是傻啊,可你偏偏喜欢傻瓜。对了,你刚刚说还要我跪是什么意思?”    沈孟青吱唔着:“晚点再说吧。”

    苏思琪以为他就是逗她玩,没往心里去,可是到了睡觉的时侯,她才知道男人是真的要她跪啊……跪得她身子发软,想往床上倒,男人不准,勒住她的腰,一边喘气一边说:“你不是喜欢跪吗?这就受不了了?”

    她哭着求饶,男人兴致正高,不肯放过,就这么一直折腾着。

    这是苏思琪跪得最久的一次,她真是跪怕了,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这么个跪法,打死她也不会跪的,禽兽啊……

    第二天起来,男人自然是容光焕发,破天荒的没赖床。哼着小曲跑到厨房替女人准备早餐。

    苏思琪坐在床上揉了半天的膝盖和腰,才慢吞吞洗漱换衣出门,先去敲了敲沈贝儿的房间,里面静悄悄的,半天没反应,轻轻推开一看,床上被子铺得整齐,房间里空无一人,竟是已经起来了。

    她于是到楼下去找,刚到楼梯那里就听到沈贝儿的声音:“哥,这个要端出去吗?”

    沈孟青说:“端吧,你姐爱吃。”

    沈贝儿乖巧的答了声好。

    苏思琪站在那里没动,看着妹妹从厨房端早餐出来,她今天穿得很朴素,一件红色恤,下面配一条牛仔七分裤,头发梳在脑后扎了个马尾,象个学生的模样。

    苏思琪看着她,心里有些欣慰,或许连沈贝儿自己都没发现,其实她已经有了小小的改变。

    沈贝儿看到她,没有象昨晚那样叫她姐,不过还是跟她说话,语气淡淡的:“你腰怎么啦?”

    “没事,”苏思琪脸微红,赶紧把扶在腰上的手放下来。

    沈孟青正好从厨房出来,听到她们对话,卟哧一笑,递了杯牛奶给苏思琪。

    苏思琪恼羞成怒,一边接牛奶一边伸手拍他:“还笑,都怪你。”

    沈孟青笑嘻嘻的躲闪着:“哎,小心小心,牛奶要溢出来了。”

    苏思琪没好气的瞪了男人一眼,沈孟青却过来把她按坐在桌子边,顺势在她唇上飞快的亲了一下。

    沈贝儿有些傻眼,原来哥哥和苏思琪在一起是这个样子!跟平时的他完全判若两人嘛!不过他们耍他们的花枪,跟她没关系。

    吃完早餐,沈贝儿竞现昨晚的承诺,跟着沈孟青和苏思琪去看医生。

    医生是苏思琪偷偷找的,不过她不知道沈贝儿什么时侯肯答应看病,所以没有约时间,但她有万能男朋友,一个电话,便把时间敲定在今天上午。

    是个非常有名的心理医生,叫莫守言,三十多岁,很斯文的样子,戴着黑框眼镜,让人一见就有种亲切感。

    沈贝儿在去的路上就想好了,既然苏思琪认为她有病,她索性装病好了,这样她才能更好的装疯卖傻来折磨苏思琪。

    所以在莫医生面前,她时而紧张,时而暴躁,时而又安静。心里却是暗笑,什么狗屁名医,就不信他能看出来?

    莫守言其实没跟她说很多话,只是态度一直很温和,微笑着说:“沈小姐,请你把考核的卷子送到楼下的七号房间好吗?那里会对你有一个完整的评估。”

    沈贝儿有些莫名其妙,但她要装乖巧,于是便听话的去了。

    她一走,苏思琪就迫不急待的问:“莫医生,我妹妹她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