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

    既然沈贝儿住进来已是铁板钉钉的事,沈孟青也没有办法,但是他可以先给沈贝儿一个警告,让她有所顾忌。

    住在他的家里,必须安份守已,否则,立马滚蛋!

    沈贝儿垂着头,默默的听着,等沈孟青说完才轻声说:“哥,你放心,我到这里来不为别的,就是想换个环境,家里实在太压抑了,其实我都不知道爸爸……”说到这里,她的声音更加低下去,“是不是还要我这个女儿。”

    她本来就长得很象薜惜雨,这样悲凄落寞的样子倒显得楚楚可怜了。

    毕竟是打小一起长大的妹妹,沈孟青心里也有几分感触,心念一动,声音便放柔了些:“你不要想太多,爸爸怎么会不要你,他一直都很爱你。”

    “哥,”沈贝儿咬了咬唇,壮着胆子问出来:“那你呢?”

    沈孟青愣了一下,扭头看了一眼虚掩的门,“不管你姓沈还是姓苏,都没什么区别,我和思琪迟早是要结婚的,她的妹妹也就是我妹妹。”

    沈贝儿脸色微变,不过她低着头,沈孟青没看出来什么,接着又说:“要说有区别的话,是现在多了一个人照顾你,你姐姐她,很爱你。”

    沈贝儿咬得嘴唇都破了,血丝渗进嘴里,是腥甜的味道。她在心里冷笑:谁稀罕她的爱,这种廉价的爱她不需要!

    苏思琪站在门边,透过那一丝细小的缝隙看着屋里的两个人,眼眶微红,很少听到沈孟青对外人说这么感性的话,她很感动,这个男人无论做什么都是为了她!这一生有他,她真是幸运!

    沈孟青并没有久留,把要表达的意思说清楚就离开了。

    沈贝儿一直低着头,听到关门的声音才松了一口气。她觉得自己想得有点简单了,一心只想着怎么害苏思琪,倒忘了沈孟青的存在了,在这个哥哥在,事情不好办啊……

    杀人,她不敢,跑不掉就是死路一条,犯不着为了苏思琪搭上自己的性命。

    毁容,上次策划了一次,以失败告终,估计沈孟青会很提防,她没有机会。

    找人强暴,只会让沈孟青暴怒,她逃不掉。

    ……

    无论是什么,她的机会只有一次,而且还要替自己把后路准备好,以前有沈铭儒保她,现在她只能自己为自己打算。

    有时侯想想,自己处境实在是凄凉,苏思琪好歹还有个疼她爱她的父亲,自己呢,本来沈铭儒挺爱她,一听说不是亲生的,态度就变得不尴不尬了,而那个亲生父亲从未谋面,哪会有什么感情噢,说得好听是她有两个父亲,实际上两个都不是她的。

    哎!沈贝儿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没想好计划前,她还是先安份守已呆几天,得到沈孟青的信任再说。

    白天,沈贝儿一个人在家,沈孟青不放心,把阿野留下来盯着她。

    一连两天,沈贝儿表现得很正常,虽然对苏思琪有点冷淡,但在沈孟青面前很乖巧,也不多话,总是一个人安静的呆着。

    沈孟青原先还怕沈贝儿妨碍他们,结果发现自己的担心有些多余,沈贝儿在家里跟隐形人似的,除了吃饭,几乎不出房门。他对她的表现还算满意。

    但苏思琪很担心,沈贝儿以前是那样活泼的女孩子,现在变成这样是不是因为打击太大,心理上出现了什么毛病?象电视里常演的抑郁症,那可是很危险的心理疾病,严重的会有自杀倾向。

    她把自己的担心告诉沈孟青。沈孟青却不以为然,说她是瞎操心。

    苏思琪对他的态度很不满。现在不是他的妹妹,就不放在心上了,凉薄的男人就是这样没良心,好歹也当了他二十几年的妹妹,一点情份都不念。

    他不管,苏思琪自己管,她查了资料,抑郁症病人最需要的就是家人的温暖,所以一找机会就跟沈贝儿聊天说话,不管她对自己什么态度,反正就是厚着脸皮东扯西扯,逗她说话。

    沈贝儿被她烦都烦死了,看沈孟青的面子忍了几次,最后终于失了耐心,直接叫她滚蛋!

    苏思琪不气馁,半夜里爬起来到隔壁去看沈贝儿有没有踢被子?

    床头开着小夜灯,淡淡的橙色灯光照着沈贝儿一绺头发,她的头发是烫染过的,粟色大波浪,衬着白晰的小脸,显得十分精致,就象个洋娃娃。这样的沈贝儿没有戾气,没有冷漠,象个无害的孩子般,安静而甜美。

    她长得很象薜惜雨,可苏思琪看着这张脸却并不讨厌,因为仔细看,沈贝儿也有些地方是象苏启荣的。小时侯看着别人家的孩子成双成对,总是有些眼红,那时侯也曾鼓动父亲再给自己找个妈妈,生个妹妹或弟弟什么的,让她有个伴。父亲笑她傻,说万一新妈妈真的生了弟弟或妹妹,不喜欢她了怎么办?

    她其实无所谓,弟弟妹妹小,得到的爱多一些也是应该的,而且父亲那么爱她,不会不喜欢她的,可是父亲说什么也不愿意,她知道他是担心新妈妈对她不好。

    现在好了,她有妹妹了,是父亲的孩子,她实在太高兴了。

    轻轻把妹妹脸上的一绺头发拔开,不想沈贝儿突然睁开眼睛,一声尖叫坐了起来。

    苏思琪也吓了一跳,她没想到沈贝儿会突然醒过来。见沈贝儿吓着了,忙想去安慰她:“贝儿,别怕,是姐姐。”

    她一靠近,沈贝儿就用腿踢她,大叫着:“走开,你要干什么?走开!”

    苏思琪有些难堪,但还是试图接近她,温声安抚:“对不起,贝儿,姐姐吓着你了,姐姐只是想帮你盖被子,你别……”刚靠近,又被她狠踢了一脚。

    沈孟青听到动静,飞快的跑过来,一推门就看到沈贝儿蹬着两只脚在踢向她靠近的苏思琪,赶紧上前把苏思琪抱住。喝斥沈贝儿:“你干什么?”

    沈贝儿很委屈,眼眶泛红:“哥,是她半夜到我房间来,鬼鬼祟祟……”

    苏思琪见她这样,忙把沈孟青往门口推,“哎呀,你态度好点,我刚吓了她一次,你又吓她,她还是个孩子。”扭头又对沈贝儿说:“贝儿,对不起啊,姐姐这就出去,你赶紧躺下睡觉。”

    沈孟青很郁闷,把女人拖回房间,没好气的问:“三更半夜,你到她房间去干嘛?”

    “我怕她踢被子着凉,所以……”

    男人对她这种姐爱泛滥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点了根烟,愤愤的道:“她是三岁还是两岁?这么大的人晚上还用你去替她盖被子?”

    男人一起高腔,苏思琪就焉下去,嘟噜着:“她不是有病吗?”

    “我看你才有病!”男人抽了两口烟,平复了一下情绪,“思琪,你不能再这样了,贝儿是大人了,你不能象对小孩子一样对她。”

    “我知道,可是她情绪一直那么低落,我想让她多感受一点温暖。”苏思琪说着情绪激动起来,眼眶都红了,“我想快点让她好起来,带她回去看爸爸,爸爸看到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我知道,”沈孟青把抽了一半的烟扔在烟缸里,双手抱紧她,“突然间天上掉下来一个妹妹,你有点不知所措,想好好待她,想把她教好,想带她去给爸爸看。但是思琪,她是沈贝儿,她从小被宠坏了,你看不到她的内心,你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说实话,她现在愿不愿意认你,我心里都没底,如果她连你都不认,又怎么跟你回去见爸爸?”

    “我知道自己很心急,”苏思琪把脸埋在男人怀里蹭了蹭,叹了口气:“我太想告诉爸爸这个消息了,可是又怕这样的贝儿会让爸爸伤心。”

    沈孟青把女人抱回床上,扯了被子盖住他们,“贝儿的事先缓一缓,你还是先想想怎么告诉爸爸薜惜雨的事情。”

    “我不会告诉爸爸的。”苏思琪表情坚定,“他一直对那个女人念念不忘,在他心里,薜惜雨的一切都是美好的,我不想破坏爸爸的念想,就让他保留那一份美好的回忆吧。”

    沈孟青垂眼看着怀里的女人,嘴角微勾,忍不住在她发顶轻吻。

    这就是苏思琪和薜惜雨沈贝儿的区别。从善或为恶,通常只在一念之间。虽然现在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薜惜雨就是幕后主使,但峰鸟和沈贝儿的账户都指向幕后主使就在沈家,不会是沈贝儿,她太年轻不经事。而沈铭儒和薜惜雨,他更倾向于薜惜雨,从施女士揭开苏思琪的身世到沈贝儿的身世暴光,在这两场风波里面,尽管薜惜雨想掩饰,但他还是发现了她眼里的戾气,那种浓冽的阴晦的戾气,那不是一个诚心向佛的女人应该有的眼神。

    等沈贝儿的情绪好一些,他会借着送沈贝儿回北安的机会,带苏思琪再回去一次,到那个时侯,他一定会把所有的事情都搞清楚,揭开那个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秘密薜惜雨为什么一定要亲生女儿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