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

    苏思琪逼着沈孟青每天打电话回北安,问沈贝儿的情况。知道她一天天好起来,心情终于没那么沉重了。她现在很矛盾,想去北安看沈贝儿,又怕刺激到妹妹,不亲眼看看她,好象又不放心。

    她向来喜欢照顾人,如今有了嫡亲的妹妹,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沈贝儿,让她知道自己的诚意。

    她觉得沈贝儿这么坏,是因为一直生活在薜惜雨身边,如果能把沈贝儿接到自己身边,悉心照顾,不管这个妹妹有多坏有多冷,她都会想办法把沈贝儿的心捂热,把她引到正路上来。

    一旦生出这个想法,苏思琪蠢蠢欲动。每天都在思忖着要怎么向沈孟青开口。

    终于等到晚上睡觉的时侯,男人热情的趴在她身上,而她以双倍的热情还回去,应他所求,一味的讨好,在男人最魂不守舍的那一刻,她提了要求。

    沈孟青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只觉得她媚眼如丝,嘟着嘴撒娇,实在爱得不行,这个时侯求他,当然什么都答应。

    满室春意浓得化不开……

    当喘息声终于渐渐平息,男人一脸满足从她身上翻下来,却见女人也是心满意足的样子,不由得有些诧异,再一细想她的主动和讨好,心里警铃大作,直觉不好。

    他记得自己意乱情迷时好象答应了她什么?可又有点记不起来。

    看着女人笑得象弯月亮的眼睛,他推了推她:“干嘛笑得这样色迷迷?是不是刚才服侍你太好了,想再来一次?”

    “想得美!”苏思琪把腿搭在他身上,“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那你干嘛笑成这样?”

    “我乐意。”

    沈孟青看着她,心里疑云大起,如果真答应了她什么,以苏思琪的性格,她现在就应该跟他摊牌了,可为什么不说呢?

    苏思琪当然不会说,她了解沈孟青,等他清醒过来,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反对,所以,她决定先斩后奏。反正他是答应了的。

    疲惫的男人也没太多心里去,抱着女人去洗了洗,然后一同入眠。

    第二天早上,苏思琪一醒来就记起昨晚的事,不由得眉开眼笑,男人半睁着眼睛看她,声音带着睡意:“你笑什么?”

    “没什么,你再睡会,我去做早餐。”她刚要掀被子起床,却被男人手臂一卷,不由分说抱在怀里。

    “再陪我睡一会。”

    这是他每天早上的习惯,苏思琪无可奈何,只好安静的趴在他怀里,眼睛却是睁开的,虽然沈孟青稀里糊涂的答应了她,但怎么让沈贝儿到市来还是个难题。她得想个妥善的办法才好。

    陪着沈孟青赖了一会床,两个人终于起来了。

    沈孟青有些奇怪,总觉得苏思琪一大早有些莫名其妙,就好象中了大彩似的,隐隐透着一丝兴奋。不过这个女人偶尔会有些魔怔,他倒也没往心里去。

    直到两天后,沈贝儿突然出现在他家里,他才终于记起来那天晚上自己答应了苏思琪什么!

    真是瞎胡闹!怎么能让沈贝儿到家里来住呢?他更不理解的是沈贝儿居然愿意来他这里,千万不要告诉他是亲情使然,沈贝儿压根就不是那种人!

    其实苏思琪也不明白,她想不到办法,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给沈贝儿打电话,没想到她不但接了电话,还爽快的答应了她的要求,这实在令她诧异。

    不过沈贝儿能答应,比什么都强,哪怕她是怀着目的来的,哪怕她想再一次伤害自己,苏思琪都不在乎,她唯一想做的就是把妹妹拉回正道,然后带着妹妹回去见苏启荣,她要他们父女团聚,要她和沈贝儿象天底下任何一对姐妹那样相亲相爱!

    沈贝儿并没对她表现得热情,爱搭不理的样子,不过不象从前那样嚣张跋扈,盛气凌人,总是半低着头,神情怏怏的,只有见着沈孟青的时侯,才打起两分精神来。

    苏思琪把沈贝儿的房间安排在自己卧室隔壁,反正房间隔音效果好,哪怕男人闹得再凶,也不会让妹妹听了去,不过她就方便照顾,比如晚上过去给妹妹盖盖被子什么的。第一次当姐姐,那份雀跃的兴奋掩都掩不住,让她高兴的是,沈贝儿虽然对她爱搭不理,但明显比从前的态度要好得多了。她相信假以时日,她们姐妹之间的隔阂会消融掉的。

    沈孟青还想游说自作主张的女人,把她扯到房间里好言相劝:“思琪,你怎么能让贝儿住到家里来呢?你不是不知道她的性格,万一要做出一点什么……根本防不胜防,不行,我不能让你冒这个险。”

    “怎么会?”苏思琪其实心里没底,但她选择无条件相信沈贝儿:“她倒底是我妹妹,能坏到哪里去?”

    “就她做的那些事还不叫坏?”男人坚持:“不行,我不放心,赶紧让她走。”

    “你答应了我的,不能说话不算数。”

    男人咬牙彻齿:“你故意的,明明知道我那时侯不清醒。”

    “谁让你不清醒的,反正你是答应了的,”女人振振有词:“是谁曾经说答应我的事,一定会做到?”

    男人沉着脸不吭声,苏思琪抱着他的手臂撒娇:“好了嘛,能有什么事呢?家里倒处都有监控,她想做什么阿野能看不到?有阿野盯着,你怕什么?”

    沈孟青斜眼睨她,他了解她的性格,决定了的事情是不会更改的。现在她姐爱泛滥,哪怕明知道危险重重,也义不容辞,如果真让沈贝儿回北安去,指不定她怎么跟他闹!

    对她,他总是无可奈何,“好了好了,出去找你妹妹去,把她看紧点,要是让我发现她有一点不对劲,马上送回北安。”

    “行,没问题,”苏思琪高兴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兴高采烈的跑到隔壁房间去。

    沈贝儿坐在床边,望着窗阳的灿烂阳光发呆。

    她为什么要来?好象自己也没想得太清楚。是因为想到苏思琪身边来方便折磨她,还是因为家里的气氛实在太怪异,她呆不下去了?

    北安那个家,她真的呆得很憋屈,仿佛曾经的温暖正一点一点流逝,偌大的家里,终日死气沉沉,就象阳光终年照不进来,幽静,黑暗,孤独,冷漠……她觉得自己象困在古墓里,一日一日耗尽自己的青春,毫无出路,所以换个环境也许并不坏。

    更何况这个环境里有苏思琪,她恨之入骨的人。苏思琪害得她一无所有,她得报复,疯狂的报复……

    听到门响,她转过头来,冷淡的看了苏思琪一眼,“是不是我哥不准我在这里?”

    “不是,”苏思琪笑着说:“你哥当然欢迎你在这里住,他就那样,面冷心热,你不用理他。”

    苏思琪走过去,挨着妹妹坐下来,沈贝儿却不动声色的往边上挪了一下。

    苏思琪知道自己性急了一些,讪讪的笑了笑:“贝儿,这屋子还满意吗?时间仓促了点,没重新布置,你看缺了什么就告诉我,我给你添置。”

    沈贝儿环视了一圈,目光停在衣橱上,“衣柜小了,不够放。”

    客房的衣橱其实并不小,放衣服也足够了,只是沈贝儿过惯了富贵生活,看她带来的七八箱行李就知道她是个很挑剔的人。

    屋子里一个萝卜一个坑,再放一个衣橱好象也不合适,苏思琪想了想说:“你先把东西归置一下,实在放不下,就放到我那里去,我那边有个衣帽间,地方大,还可以塞点东西。”

    沈贝儿有些犹豫:“不合适吧,我哥……”

    “没事,你哥不会说什么的,”苏思琪见她肯搭腔,心里很高兴,“衣帽间是通的,从外面也可以进去,不用走房间里,很方便。”

    “那……行吧。”沈贝儿有些勉为其难的样子。

    苏思琪趁机握住她的手:“贝儿,你能来这里,姐姐很高兴。以前的事情不管孰是孰非,我们都不要再提了,以后我们姐妹好好相处,等再一段,我带你回家看爸爸,爸爸要是见到你,一定会高兴坏的。”

    沈贝儿垂眼看着苏思琪握着她的那只手,心里涌起一股厌恶,她站起来,走到窗子边去,声音冷淡:“以后再说吧。”

    苏思琪知道自己又性急了,这么热的天,沈贝儿的手却是凉的,她知道沈贝儿受到这么大的打击,心里的创伤短时间内无法愈合,她只想多给妹妹一点温暖,让她尽早好起来。

    “贝儿……”

    “你出去吧,”沈贝儿头都没回,冷冷的说:“我想一个人呆着。”

    苏思琪望着她的背影颇有些心疼,原本是那样活泼靓丽的女孩子,现在却变得这样冷漠和戾气。她没有再说什么,默默的开门出去。

    沈贝儿听到门轻轻被关上的声音,不由得冷笑。真是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左一个姐姐,右一个姐姐,还要带她回去见爸爸,真是够了,她姓沈,是沈铭儒的女儿,怎么可能再去见什么爸爸?

    门又响了,沈贝儿皱眉,“我说了想一个人呆着……”

    “不会耽误你太久。”

    一听是沈孟青的声音,沈贝儿赶紧挤出一丝笑容转过头来:“哥,你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