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

    杜铭宇愣了一下,看着沈孟青:“没有那笔钱?”

    “耍你玩呢?小子,”方卓越在他头上拍了一下,“平时挺聪明一人,怎么跟云长博混一段,人都变蠢了。”

    杜铭宇其实是挺聪明一人,主要是听说那笔钱突然不见了,一下慌了神,所以忽略了沈孟青的表情。不然做为公司老板,听到这个消息,怎么会一点反应都没有?

    现在方卓越都说开了,他要再不明白,不真成傻子了吗?

    可是也只能装傻,笑容有些勉强:“什么云长博?卓越你开什么玩笑呢?”

    江朴良就坐在他身边,伸手在他头上用力打了一下,“还不老实是吧?就你这水平也敢在沈公子面前玩花样?找死啊!”

    杜铭宇看着沈孟青,见他似笑非笑,知道坏事了,努力维持着那抹尴尬的笑意:“孟青,你别听他们乱说八道,那笔钱不见了,可不关我的事。”

    “关我的事,”沈孟青仍是慢条斯理的样子:“我让卓越把钱弄他那里去了。”

    杜铭宇张了张嘴,脸色已经很不好看,笑容僵在脸上,显得很滑稽。

    苏思琪看到这里才恍然大悟,问沈孟青:“杜铭宇是云长博的人?那公司失窃案……”

    “就是他做的。”沈孟青淡淡一笑,“他那天晚上特意和韦助理在一起,就是想要一个不在场的证据。”目光一绕,投向杜铭宇:“我没说错吧?”

    杜铭宇一脸惨灰,计划进行得很顺利,并不觉得自己哪里露了马脚,可突然间,就这么暴露在众人面前,象被剥光了似的,被他们无情的奚落和讽刺。

    这就是沈孟青的手段。把他当猴耍了,他还沾沾自喜,然后再给他当头一棒,打得他不知所措,象个小丑一样被众人围观,让每个人都看到他的难堪。

    杜铭宇知道大势已去,多说无益,他得赶紧向云长博汇报这个情况。什么也不说,转身就往门口走。

    屋子里的人坐着没动,可突然闪出一道人影拦住他,面无表情,声音低沉,“回去。”

    杜铭宇一愣,他并不认得这个男人,一张娃娃脸,可是眼神很吓人,他退了一步,“你干嘛,让开。”

    阿野逼近一步,再说:“回去。”

    杜铭宇突然感觉到一股杀气迎面而来,本能的又往后退了几步,一直退到桌子边。

    关克勤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小子,还想逃?你逃得出去吗?”

    “废话少说,先把他的手机收了,”方卓越说:“省得他给云长博那老狐狸通风报信。”

    关克勤就去掏杜铭宇的口袋,杜铭宇当然不肯,现在只有云长博能救他,绝对不能和他断了联系。

    两个人扭在一起,关克勤一时制服不了他,没好气的喊:“几位哥哥,搭把手行吗?”

    江朴良卟哧一笑,这才不急不缓的起了身,打趣关克勤:“平时让你多去键身房练练,你小子倒好,总在床上练,现在知道不行了吧?”

    大家都笑起来,苏思琪尤其笑得大声,“小关,你以后可以带着妞到健身房去,换个环境试试!”

    江朴良正扭住杜铭宇的胳膊,听她这样一说,笑得手又松掉了。

    方卓越朝沈孟青挤眉弄眼,“哎哟喂,沈公子,没少跟思琪去健身房练吧?瞅瞅我这妹妹,跟了你倒底不一样了,说话越来越有水平了!”

    沈孟青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手却在桌子底下不轻不重的掐了苏思琪一下。

    苏思琪正大笑着,冷不丁遭了黑手,一下叫起来:“你掐我做什么?”

    方卓越笑得直拍桌子:“沈老大,你不会想在这里跟思琪练吧?”

    “去你的。”苏思琪搓了个纸团打过去。

    关克勤终于把杜铭宇的手机掏了出来,扔在桌上,说:“孟青哥,我带走了。”

    沈孟青没吭声,笑着点点头。

    苏思琪见关克勤和江朴良押着杜铭宇要出去,忙站起来,“等等。”

    江朴良脚步一滞:“思琪妹妹,你可别同情他,他就是个忘恩负义的人渣!”

    苏思琪哼了一声,“我才不同情他。”

    她走过去,把方卓越扯起来,又对关克勤招手:“小关过来。”

    关克勤有些纳闷,站着没动:“妹妹,我抓着人呢,不得空啊!”

    “什么妹妹,刚才还叫我姐姐呢!”苏思琪眼睛一瞪,“过来!有江朴良在他跑不出了,再说阿野在门口,除非他是只苍蝇才飞得出来。”又对江朴良说:“你把他定在那里别动啊!”

    大家都很纳闷,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只有沈孟青微勾的嘴角隐隐露出笑意。

    苏思琪站在方卓越和关克勤中间,一手挽一个,往杜铭宇走近两步,目测了一下,又走近两步。

    杜铭宇更是纳闷,却也不敢问。他并不怕苏思琪对他做什么,一个女人,打起人来能有多疼?

    苏思琪一手抱一条胳膊,突然凌空腾起,飞起两条腿使劲踹向杜铭宇……

    谁也没想到她会这样做,尤其是杜铭宇,那两腿正中他肚子,力道之大超乎他想像,一下被踹得坐到地上去,五脏六俯都似乎挪动了位置,痛得他惨叫一声,捂住了肚子。

    屋里顿时响起一片欢呼声,方卓越同苏思琪击了个掌:“干得漂亮!”

    关克勤也哈哈大笑:“姐,原来你这么会玩啊!”

    江朴良环着手站在一旁,笑吟吟的瞟了一眼还没爬起来的杜铭宇,“我就知道思琪妹妹要这么玩,老早就闪开了,不然这家伙就被我接住。”

    几个人又放肆的笑了一通。坐在地上的杜铭宇只恨不得要钻地洞,好歹他也是杜家的小公子,在市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却被这些人当做小丑一样的戏弄。他垂着头,生生憋住内心的怒火,总有一天,他会让今天嘲笑他的这些人负出代价。

    别人都在笑,唯独苏思琪自己没笑,她走上前去,冷冷的望着杜铭宇:“这一脚我是替春花踢的,幸亏是分手了,你这种人渣压根就没资格跟她在一起。”

    沈孟青看苏思琪动了气,摆了摆手:“行了,快把他拉出去,省得让我老婆不痛快!”

    一句话,成功的转移了苏思琪的注意力,娇嗔的看着他:“谁是你老婆?”

    见他们俩开始打情骂俏,屋子里的人一下都闪光了,连方卓越都跟出去了。

    沈孟青含笑拍拍手边的椅子:“快过来坐下吃饭,菜都凉了。”

    苏思琪走过去坐下,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难道你说分了好,原来是这个意思,你早就知道杜铭宇不是什么好东西,怎么不早告诉我,要早知道,春花也不至于……”

    “好了好了,”沈孟青往她嘴里塞了一块牛肉。“别管那么多了,我也是公司失窃那天才慢慢想到的。”

    苏思琪诧异的问:“你是怎么想到的?我怎么就想不到?”

    “因为你笨啊,”沈孟青笑着捏了捏她的脸,这才和盘托出所有的事情。

    “那天赵队说是内盗,排除万能钥匙,也就是说肯定是两把钥匙里的一把开的文件柜。有钥匙的两个人,都是值得信任的,赵队说要调查他们的社会关系,有可能他们的亲戚朋友接触过钥匙,重点查最近关系突然亲密的。所以我就怀疑了,一但留了心,有些东西慢慢浮出水面了,所以我找人二十四小时跟着他,跟他的人拍到他和云长博见面的照片,这一切就很好解释了。”

    “你是说,杜铭宇接近韦春花就是为了要弄到她的钥匙?这么说一开始杜铭宇就……”

    “对,一开始他就是有目的的。”

    “这个奸诈的小人!”苏思琪把嘴里的菜咽下去,恨恨的骂了一声。“耍阴谋诡计还顺带着玩弄了一把小女孩的感情,怪不得春花这两天一副心事沉沉的样子。”想了想,又问:“你准备把杜铭宇怎么办?”

    “他得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任。那些资料是他拿走的,估计已经到了云长博手里,回不来了。”

    “那怎么办?”苏思琪担心的说:“韦德的案子我们真的要放弃吗?”

    “韦德的并购案是把双刃剑,不是谁都做得下来的,弄不好就割自己一刀,”沈孟青轻声一笑:“云长博有能耐就去做,我们看着就好。”

    苏思琪听他语气笃定,知道他应该有所对策,公司里的事,她有很多不懂,参与的也不多,但是她相信沈孟青,有他在,什么都不会是问题。

    过了好久,也没见那几个进来,她有些奇怪:“他们几个带着杜铭宇去哪了?这么久也不回来?”

    沈孟青笑了笑:“大概是太久没开打,几个家伙手痒了吧。”

    苏思琪睁大了眼睛:“他们在打杜铭宇?”

    “别装出一副吃惊的样子,头一个打他的是你,忘了?”男人狭弄的望着她笑。

    “打完之后呢?”

    “去他该去的地方,”沈孟青抬手看了看腕上的表:“应该要来了。”

    苏思琪正要问谁来了?门就被推开了,一身利落的赵沉走了进来,声音爽朗:“沈公子,美酒佳人,你这小日子可够滋润的。”

    沈孟青扬了扬酒杯:“要不要喝一杯?”

    “不了,有任务在身,不能沾酒,”赵沉问:“人呢?”

    “在隔壁房间,你快点去,”沈孟青开玩笑:“晚了只怕都不成人形了。”

    赵沉朝苏思琪点了个头,身形利落的出去了。

    苏思琪觉得有点荒唐,“你叫赵队去隔壁,那卓越他们打人的事不被抓个正着?”

    “赵队是来抓失窃案嫌疑犯的,打架关他什么事?”

    “你,”苏思琪眨巴着眼睛,“你们……”还是算了,这本来就是个荒唐的世界,她这么较真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