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

    比起北安阴沉的天气,市依旧是炎热无比,正是午时,阳光灿烂,杜铭宇从车里出来,一抬头,被玻璃上折射的光线晃了一下眼睛,不由得用手挡了一下。

    他信步走进去,坐电梯直达酒店最高层的旋转餐厅。餐厅里有散座,亦有贵宾室,门口站着穿紫色制服的服务生,问了他的房号,便恭谨的带他进去。

    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声低沉的男音:“进来。”

    服务生推开门,做了个请的手势,让杜铭宇进去。

    里面的男人起身迎上来跟他握手,“干得不错。”

    杜铭宇脸上一喜:“是不是钱到账了?”

    “到了,沈孟青还真是个人物,这么大一笔钱,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汇过来了。哈哈哈!”

    “伯父,都安排好了吧?”杜铭宇坐下来,有些担心的说:“沈孟青现在在北安,也没有多问,如果明天回来,以他的精明,只怕……”

    “铭宇,”云长博笑得笃定:“不用担心,只要钱到了,他不死也脱层皮,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明天一早就启动预案,韦德那边我也安排好了,一切都按计划行事。”

    “那就好,都是伯父神机妙算。”杜铭宇问:“伯父说的杀手锏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云长博哈哈大笑,“铭宇啊,你还是担心,你是伯父心里的乘龙快婿,伯父不会骗你的。我可以告诉你,不过这件事暂时要保密,太早泄漏出去,不利于计划的进行。”

    “当然没问题,伯父请说。”

    “沈孟青能有今天,不过是仰仗他父亲沈铭儒,方方面面的人都给他一点面子,如果沈铭儒倒下了,你猜会怎么样?”

    杜铭宇不解:“沈铭儒怎么会倒呢?他的势力……”

    “沈铭儒有个致命的弱点,就是他太太薜惜雨。四年前沈孟青的女朋友遭遇车祸,一死一伤,那件事就是薜惜雨做的,只是沈铭儒把上上下下都打点妥当了,所以没有人追查,如果这件事捅出去,把舆论做大,沈铭儒就算有通天的本事,能和全世界作对吗?”云长博的眼睛里闪着得意的精光:“水亦载舟,亦能覆舟,古人的话从来都是真理!”

    杜铭宇大吃了一惊:“真的?还有这事?他以前的女朋友不就是苏思琪吗?”

    “正是她,这个女孩子不简单,一直让沈孟青念念不忘,听说她失忆了几年,现在又跟他在一起了。”

    “这个我倒是不清楚,”杜铭宇说:“以前我就有点纳闷,感觉沈孟青有点喜欢她,但是又不正式追她,就那么不远不近的搁着,表面上对她冷淡,实际对她比谁都好,后来苏思琪的初恋出现,他就憋不住了,还跟那男的打架来着,那时侯我们才知道他是真喜欢苏思琪。”

    “那个林浩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云长博愤愤的骂了一句:“养不熟的白眼狼。”

    杜铭宇微有诧异:“伯父跟林浩楠有过节?”

    “算了,不提他,”云长博站起来,走到窗边,“铭宇,你过来。”

    杜铭宇依言走过去站在他身边。

    云长博递了根烟给他,杜铭宇有些赧然,忙双手接过来,暗自埋怨自己不够醒目,按理应该是他递烟给长辈才对,赶紧掏出火机替云长博点烟,然后才给自己点。云长博吸了口烟,缓缓吐出来,锐利的目光透过那团青蓝色的烟雾,看着外面的繁华盛世,“铭宇,站在这里,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杜铭宇感觉自己站在了天上,这么高的地方,四周和头顶全是大片的透明玻璃,他仿佛是俯览众生的神,眼神睥睨,接受凡夫俗子的膜拜,就象沈孟青一样,沈孟青就是那样一个神,任何时侯都如王者一般,自带气场,哪怕站在平地,哪怕隐在人群里,也有一种让人无法漠视的气势。

    他一直怕沈孟青,却一直努力的混迹在他们当中,希望得到他们的认可。

    方卓越和关克勤在北安就和沈孟青私交甚好,江朴良和他是在市结识沈孟青的。这几年,他们总在一起玩,吃饭喝酒打牌,象所有的世家子弟一样追风逐月,吃喝玩乐,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

    可是日子一久,有些东西自然而然的就显现出来了,沈孟青跟方卓越最好,因为他们是发小,对关克勤比较关照,因为他最小,江朴良为人豪爽,说话有时侯不注意分寸,会拿他开涮,沈孟青也不在乎,但他有时侯想玩一句玩笑,沈孟青看过来的目光就冷了,弄得他常常一句话说一半留一半。

    他也是有自尊的人,既然总不受人待见,也没必要把自尊送到人家脚下去踩。只是,靠着这棵大树,他才不至于被家里人瞧不起。因为交到沈孟青这样的朋友,伯父一家才对他还算和气。

    他继承了父亲的股份,每年伯父都会给他一笔不菲的分红,足以维持他过公子哥的生活。只是他不甘心,以他的聪明才智,只要给他一个机会,他一定比资质平庸的堂哥干得要出色许多。大学的时侯他憋着一口气,努力学习,终于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回国。到公司从基层做起,他那时真是蠢,以为只要伯父看到他的努力,就会对他委以重任。

    他只想到自己的努力,却没看透人心。后来才知道,他表现得越好,越厉害,伯父和堂哥越对他忌惮,无数的麻烦接踵而来,令他防不胜防,令他终于心生厌倦。原来勾心斗色是这样,尔虞我诈是这样,那浑水深不见底,他突然就生了怯意,不敢再趟下去了。

    于是做了闲散公子,终日里只是吃喝玩乐,想方设想的巴结沈孟青。只有稳稳的靠着沈孟青,伯父才不敢打他的主意,不敢不给他分红。

    可是他做得再好,沈孟青也就那样,淡漠的点个头就算是天大的恩赐了。

    在沈孟青身边混了两年多,他越来越觉得自己象个小丑,象个蹩脚的小跟帮。他那时确实没有眼界力,见沈孟青常对苏思琪冷嘲热讽,以为他讨厌苏思琪,有时侯会帮着沈孟青一起挖苦苏思琪,结果每次他一开口,沈孟青冷漠的目光就扫过来,带着让人畏切的寒意。他就立马闭嘴了。

    其实从来没想过要对付沈孟青,因为那无异于蚂蚁撼大象,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云长博找上了他,一次又一次的游说,一次又一次的好处,竟然让他动了心。

    男人本就要顶天立地,谁活得象他这样窝囊?

    见他久久不说话,云长博叫了他一声:“铭宇?”

    杜铭宇回过神来,幽远的目光收回来,看着云长博笑:“伯父,我懂你的意思,站得高才能万众景仰。”

    “对,伯父正是这个意思,”云长博拍拍他的肩膀:“铭宇,你是棵好苗子,伯父这一生阅人无数,不会看错的。只要你肯努力,总有一天,你会比沈孟青还要站得高。这天下的东西,只要你想要,就能要得到!”

    杜铭宇从来没有看轻过自己,他缺少的只是一个机会,既然云长博肯给他这个机会,他当然要放手一博。

    云长博看了一眼腕上的表,皱眉:“都这个点了,怎么还没到?”

    杜铭宇知道他在等谁,笑了笑:“不要紧的,伯父,反正我也不饿。”

    门在这时被推开,云姗姗一阵风似的刮进来,空气里顿时多了一种幽幽的香气,那是她的香水味。

    云姗姗也没看杜铭宇,进门就往椅子里一坐,跟父亲撒娇:“爸,叫人家来吃饭,菜都没上桌。”

    云长博对这个宝贝女儿向来有些娇惯:“大小姐,谁知道你几时来,菜早上来凉了怎么办?”

    云姗姗见服务生杵着没动,语气有些不耐:“哎,这么没眼界力呢?听不到我们说话啊?上菜!快着点,饿死我了都!”

    服务生脸微红,不亢不卑的应了一声,转身出去。

    云长博佯装板脸:“姗姗,有客人在呢,别没礼貌啊。”

    云姗姗的目光在杜铭宇脸上轻轻掠过,嘟着嘴不以为然:“有客人在又怎么样?难道我说话的权力都没有了吗?”

    “你这孩子!”云长博宠溺的笑了笑,向杜铭宇介绍道:“这是小女姗姗。”

    “云小姐,你好。”

    云长博又向云姗姗介绍:“这位是杜铭宇,杜氏的小公子。”

    云姗姗没拿正眼看他,却朝门口叫,“怎么还不上菜来?”

    杜铭宇有些尴尬,这样被女孩漠视,还是第一次。

    云长博无可奈何,笑着摇了摇头。很快,菜就摆满了桌子。云长博的心思,杜铭宇和云姗姗都知道,只是流水有意,落花无情,两个人总不在一个频道上,杜铭宇说东,云姗姗偏要说西。她本就是伶伢俐齿的人,好几次都挤兑得杜铭宇哑口无言。

    杜铭宇是聪明人,他要想成了云家的成龙快婿,当然首先要讨好这位云小姐,在他心里,和谁结婚无所谓,只要能帮他得到他所要的东西就行。

    云长博承诺他,只要弄垮了沈孟青,就让他当云氏的总经理。这个条件实在太诱人,别说云姗姗生得貌美如花,就算是无盐女,他也能睁只眼闭只眼跟她生米煮成熟饭。

    看得出云姗姗不喜欢他,杜铭宇只能以退为进。快快的吃完饭,先行告辞。

    云姗姗对他这一点果然满意,走的时侯还朝他挥了挥手。

    杜铭宇一走,云姗姗就埋怨父亲:“爸,你没事吧,一个上市集团总裁居然当起媒人来了?你闲着没事干啊?”

    云长博脸色微沉:“姗姗,爸爸是为了你好,看看你交的那些男朋友,一个不如一个,爸爸眼光好,看中的人绝对错不到哪里去。”

    “再好又有什么用,我不喜欢他。”

    “不喜欢他?你还在想着那个林浩楠!”云长博的脸色更沉了一分:“杜铭宇有什么不好?长得精神,身材也高大,学历配你也够,家世也是响当当的,哪一点不比林浩楠强?”

    提林浩楠就等于提了云姗姗的伤心事,她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再比他强也不喜欢!”说完就气冲冲的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