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晚上苏思琪睡得并不踏实,大概是不习惯和沈孟青分开,没有温暖的怀抱,没有毛绒公仔可抱,她翻来覆去睡不安稳,做了许多稀奇古怪的梦,可是早上醒来,又一个都不记得了。

    她起得算早的,可有人比她起得更早。站在窗前就可以看到,姹紫嫣红的那片花海中站着一个人,一身白袍长至脚踝,乌黑的长发垂在脑后,微风轻拂,有细碎的发丝漾起来,白袍在风中翻飞。从背后看上去,象个十七八的少女,苏思琪眯着眼睛看了半响,才认出来那是沈夫人。

    如果是晚上看到这么个人,她一定吓尿了,但是春光明媚的清晨,一轮红日正缓缓升起,女人沐浴在晨光中,身姿妙曼,衣袂飘飘,就象要乘风归去,这画面实在太吸引人,苏思琪驻足欣赏了许久,颇有些感慨,如果到了那把年纪,她能有沈夫人的一半也不错了。

    转身走到卫生间里,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越看越觉得危险,眼角的碎纹,眼袋也大了,大概是经常笑,嘴角的细纹也多。十年后,沈孟青快四十了,她也三十好几,肯定比现在的样子更衰更憔悴,四十的男人一枝花,正是有魅力的时侯,能架得住那些水葱似的小姑娘狂轰乱炸吗?他又总是那么饥渴……

    苏思琪把乱篷篷的头发揪了揪,对着镜子做各种鬼脸,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她赶紧把头发扒拉两下跑去敲门。

    门外是沈孟青,头发一丝不乱,下巴刮得干干净净,穿着一件淡蓝色衬衣,清神气爽,大概是心里因素作怪,看上去倒象比昨天年轻了许多。

    沈孟青看她无精打采,以为她没睡醒,问:“什么时侯起的?”

    苏思琪走到卫生间里去刷牙,懒洋洋的说:“起了快一个小时了。”

    沈孟青倚在门边看她刷牙:“一个小时还没洗漱,你干嘛呢?”

    苏思琪嘴里有泡沫,含糊不清:“发呆。”

    沈孟青没听清,嗯?了一声。

    苏思琪懒得再说,专心的刷着牙,却想,为什么女人比男人老得快呢?倒底要怎么样才驻颜有术呢?一早上被沈夫人刺激大发了,心里总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刷完牙,她看了沈孟青一眼,说:“其实你留胡子挺好看的。”

    男人愣了一下,不知道她怎么突然说到胡子的事情上去了?他摸了摸下巴,伸着脖子看镜子里的自己,“是吗?留胡子更好看?”

    其实他怎么样都好看,就算扮成犀利哥,也能吸引一票小女生。

    苏思琪突然不想说话了,默默的洗了脸出来,拿出护肤品,一层一层往脸上抹,先是爽肤水,然后精华素,眼霜,乳液……

    男人坐在她边上,打趣道:“哟,今天有点不一样啊,这么慎重其事的,要去见谁?”

    苏思琪专心致志的护肤,懒得跟他说话,以前因为他的帅,很是洋洋自得,现在却觉得这张帅脸很扎眼,在眼前晃来晃去的,实在讨厌得很。

    早餐的氛围比晚餐要好,苏思琪看到沈铭儒夫妇,主动问了好。

    沈铭儒问她:“苏小姐,昨晚睡得好吗?”“很好,谢谢伯父。”

    沈铭儒点点头:“坐下吃早餐。”

    沈夫人已经换过一身衣服,头发也盘起来,象她昨天看到的那样,非常优雅贵气,苏思琪有些怀疑早上花园里的那个人并不是沈夫人。

    沈家的早餐是西式的,烤面包,火腿片,煎鸡蛋,熏肉,土司,果酱,果汁,咖啡,红茶……琳琅满目摆了一桌子。

    苏思琪看的却是那些装食物或饮料的碟子杯子,都是成套的,好好漂亮,把生活过得这样精致,有钱人真会享受。

    她现在也跟着有钱人,但早餐简单多了,超市买的速冻包子,往蒸锅里蒸个三五分钟就能吃了,配上牛奶或是咖啡。如果是沈孟青起得早,会煮香喷喷的米粥,放瘦肉,虾米,煮得烂烂的,入口即化,还会剪鸡蛋,照样配上牛奶或咖啡。吃完早餐,两三个碗碟拿到水下冲一冲就好了,简单又省事。

    沈贝儿来得最晚,远远就打招呼:“爸早,妈早,哥哥早。”唯独不叫她。

    走得近了,才瞟她一眼:“苏小姐昨晚没睡好吧,黑眼圈都出来了。”

    苏思琪一惊,下意识的摸了一下,不会吧,她很仔细的盖了底霜,应该遮住了呀。

    “是床太软,睡不习惯?还是身边没人……”

    “贝儿,坐下吃饭。”薜惜雨拉女儿坐下。

    苏思琪笑了笑,没作声,在她看来,沈贝儿就是个被惯坏了的千金大小姐,没必要计较,更何况是她沈孟青的妹妹。为了安定团结,她忍!

    沈贝儿心情看似不错,对沈铭儒说:“爸,晚上的慈善晚宴你去吗?”

    沈铭儒还没说话,沈孟青却说:“我去。”

    沈贝儿欢呼了一声,“哥,我当你女伴。”

    “不必了,”沈孟青淡淡的说:“我有女伴。”

    沈贝儿一下明白过来,叫起来:“哥,你怎么能带她去?那种地方……”

    沈孟青反问:“哪种地方她不能去?”

    沈贝儿求救似的看着沈铭儒:“爸……”

    “吃饭,有事吃完饭再说。”沈铭儒脸上亦是淡淡的。边上坐着的薜惜雨倒是一脸担心,看着沈孟青,又看看沈铭儒。

    苏思琪敏感的察觉到气氛不对,她没太明白是怎么回事,也不敢问,低着头安静吃早餐。

    等上了楼,沈孟青才告诉她,晚上有个慈善宴,他想带她出席。

    苏思琪跟他出席过那种场合,倒也不怯场,只是她不明白:“咱们去参加,为什么你爸你妹不高兴?”

    沈孟青瞟了她一眼:“说你笨吧,有时侯又聪明,说你聪明吧,好象也不是那么回事。这是北安,沈家的地界,我今晚带你出席,明天一早整个北安城的人都会知道我和你的关系,懂了吗?”

    “哦,”苏思琪恍然大悟:“怪不得你妹那么大的反应。”她蹙起眉:“沈孟青,既然你爸不高兴,我就别去了,你带贝儿去。”

    “带你来北安,一是见见他们,二就是为了参加这个慈善晚宴,怎么能不去呢?不去我怎么广而告之你是我的女人!”

    苏思琪这下算是彻底明白了:“你是想造声势,断了你爸的后路。可是这样一来,你爸不就更不同意了吗?”

    “不这样做他就会同意了吗?”

    “我觉得你爸还是很好说话的,对我的态度也有所改观,我相信假以时日,他会想通的。”

    沈孟青笑起来,摸了摸她的头,“傻姑娘,把眼睛擦亮点吧。”

    苏思琪不想去,但男人一意孤行,还替她准备了礼服,她清楚他的性格,决定了的事不会再改变,所以无可奈何。

    慈善晚宴自然是香车宝马,珠光宝气,女人们打扮得花枝招展,争香斗艳,比礼服斗首饰,热闹非凡。让苏思琪惊喜的是,还有很多明星到场,其中就有她的偶像段荣飞。许久未见,他又英俊了不少,穿着一身白,气宇轩昂,象个白马王子。苏思琪眼冒粉红小星星,一直盯着他看。

    段荣飞很受欢迎,一进门就有许多女人围过去打招呼,苏思琪心痒痒的也想过去,不知道段荣飞还记不记得她?

    沈孟青顺着女人的目光看过去,脸微微一沉,口气酸溜溜的:“怪不得早上抹脂抹粉的,原来是为了见他!”

    苏思琪沉浸在喜悦里不能自拔:“完全是惊喜好不好,人家根本不知道他会来。”

    男人的脸不觉又沉了一分,不动声色的把胳膊抽出来,“你继续惊喜,我去那边打个招呼。”

    苏思琪说了声好,看都没看他就朝段荣飞走去。沈孟青气得牙痒痒,一转身也走了。

    段荣飞正在跟人说话,苏思琪不好打挠他,便端了杯酒在他边上晃着,直到那人走开,才上前打招呼:“段先生,你还认得我吗?”

    段荣飞上下打量她,摇了摇头,苏思琪正待失望,段荣飞却啊了一声:“我记得你,你是苏小姐,那次上综艺,你还背过我。”

    那次上综艺,苏思琪扮猪八戒背段荣飞,瞪大了眼睛,鼓着腮帮子,别提有多滑稽,关键是背了几次都没背起来,白白浪费了表情,搞笑指数五颗星,片头片尾都剪了片断做花絮。后来她自已在电视上看到,羞得无地自容,一边几天出门都不敢抬头,唯恐让人认出来。偏偏一见面段荣飞就提起这事。

    苏思琪只好傻笑:“原来段先生还记得我。”

    “当然记得,目前为止,你是唯一背过我的女生。”段荣飞打趣道:“不过要想背起我,你还得再练练。”又说:“我记得你是妙儿的朋友,她最近好吗?我很久都没看到她了。”

    他一提林妙儿,苏思琪突然回过神来,这样的场合不会林妙儿也来吧?上次在市的酒会上遇到赵小菁,今天可别也遇到沈孟青的旧爱。

    她有些不安起来,说:“我也好久没看到妙儿了,不知道她今天会不会来?”

    段荣飞很健谈,这次没有林妙儿在,他们反而聊得更愉快,苏思琪一直粉他,所以知道他很多事情,聊起来没完没了,遇到这样热情的粉丝,段荣飞也很高兴,跟她互换了电话号码,还加了聊天的社交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