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

    苏思琪站在卫生间里吹头发,沈孟青走进来,接过吹风筒替她吹,“真不懂你为什么非要在这里睡?”

    风筒的声音太大,苏思琪没听清楚,“你说什么?”

    沈孟青提高了声音:“我说你为什么非要在这里睡?”

    苏思琪笑嘻嘻的对着镜子里的男人啵了一下,鲜红的嘴唇噘起来象一颗诱人的草莓。

    男人心里一动,关了风筒,在她脖子上咬了一口,苏思琪痒得很,嘻嘻哈哈的躲闪,转身跑了出去。沈孟青没有象平时那样追出去,他鞠了一把水泼在脸上,凉凉的水顺着脸颊往下流淌,有一些流进了他的脖子里,弄湿了衣服,他扯了毛巾把水擦干,然后转身走出去。

    苏思琪并不在外面,他走到相连的书房去,看到女人弯着腰在找着什么。

    他悄悄的走过去,一把搂住她,“在找什么?”

    苏思琪吓了一跳,转过身拍打他:“讨厌,吓死我了。”

    他搂着她笑:“吓成这样,做什么亏心事了?老实交待!”

    “我在找你小时侯的照片。”

    “我没什么照片。”

    “不会吧,”苏思琪不信:“谁小时侯都有照片的吧,我都好几本照册呢,你家这么有钱,应该照得更多啊!”

    “我不喜欢拍照。”

    这一点苏思琪倒是知道,沈孟青确实不喜欢拍照,所以那次看到他和林妙儿上了娱乐版的头条,一直觉得纳闷,现在想起来,依旧是疑点多多,她素来喜欢秋后算账,手往腰上一叉,瞟着男人:“当初你和林妙儿怎么就拍照片了,还拍得那样清楚?”

    男人愣了一下,不知道她怎么想到林妙儿了,“无端端的提她做什么?”

    “别转移话头,回答问题,”苏思琪拿眼角瞄他:“老实交待。”

    “你知道的,她跟其他女人一样,就是个幌子。”

    “真的?”

    “真的。”

    “床上运动有没有?”

    “没有。”

    “接吻有没有?”

    “没有。”

    “拥抱有没有?”

    “没有。”

    “牵手有没有?”

    “没有。”

    苏思琪大叫一声:“撒谎!照片明明拍到了。”

    沈孟青其实是真不记得他牵过林妙儿的手了,被苏思琪一喝,有些心虚:“那是做做样子的。”

    “做给谁看?”

    女人什么心思沈孟青当然知道,本不想如她的愿,没想到被抓了把柄,只好老老实实的交待:“做给你看的。”

    “你傻啊,我那个时侯什么都不记得,怎么会吃醋?蠢货,白白让人家占便宜了吧?”

    沈孟青皱眉:“你怎么骂我蠢货?”

    “你先骂我的。”

    “我什么时侯骂了你?”

    “上次我和歹徒博斗受了伤的时侯。”

    男人简直哭笑不得,一下林妙儿,一下又说到歹徒,她这思维跳跃得……他确实跟不上。

    他把话头转回来:“我找照片给你看。”

    “你不是说没有吗?”

    “多少总有一两张,我找找看,”沈孟青说着就在抽屉里翻找起来。

    苏思琪趴在桌子边,看他抽屉里的东西,突然看到一个锦盒,好奇的拿起来:“咦,这是什么?”

    那是从抽屉最底下找出来的,沈孟青有些不记得了,说:“打开看看。”

    苏思琪便打开了,里面是一枚蓝宝石戒指,黄金镶嵌,款式老旧,但宝石幽幽发着光,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苏思琪觉得有些眼熟,还没说话,沈孟青啊了一声:“原来在这里,想找的时侯找不到,不找它自己倒出来了。”

    苏思琪想起来了,“这是我送你的那枚戒指,你怎么到处乱放,弄丢了怎么办?是我家的传家宝耶!都传好几代了!”

    沈孟青说:“你出事后,我一直把戒指带在身边,到哪就带到哪,走来走去的,就丢在这里了,我一直以为在市,找了好久都没找到。”

    苏思琪嘟起嘴:“这是我送你唯一贵重的东西,你就到处乱扔,你把我也到处乱扔吧。”

    沈孟青哈哈一笑,真的把她抱起来:“那我扔了!”边说边作势要把她扔出去。

    苏思琪紧紧搂着他的脖子,花容失色的尖叫着。

    两人正闹着,门突然开了,沈贝儿出现在门口,要笑不笑的看着他们:“哟,我来得不是时侯啊!”

    苏思琪红了脸,赶紧从沈孟青身上下来,不好意思的笑。

    沈孟青问妹妹:“有事?”

    “爸爸让我来告诉苏小姐,客房已经安排好了,在楼下右手边第一间。”

    苏思琪愣了一下,脸更红了,看了一眼沈孟青。

    沈孟青说:“不需要,她跟我在一起。”

    “哥,爸爸说真正的淑女是不会在婚前和男人同房的。”

    言下之意,苏思琪是很随便的女人,可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同居很平常啊,况且他们在市早就住在一起了,不需要这样假模假式吧?

    但沈贝儿那话掷地有声,从理面上讲一点没错,好人家的女孩应该自尊自爱,不然要被人瞧不起的,苏思琪不让他们瞧不起,便说:“好,我呆会就下去。”

    沈贝儿扬了扬眉,似乎有些得意的样子,没再说什么就走了。

    “你妹妹对我有敌意。”

    “不用理她,她被我爸爸惯坏了。”沈孟青说:“你不用下去睡,就呆在这里。”

    “不,你爸爸都说得这样明白了,我要不识趣,岂不是自讨苦吃,那他更有理由不接受我了。”

    “后面那句不是我爸爸说的,是贝儿自己的意思。”

    “你爸爸虽然没说出来,但意思是一样的,不然怎么安排我睡客房呢?”

    沈孟青有些悻悻的:“说了不在这里住,你偏不听。”

    “哎呀,就一个晚上,你忍一忍嘛!”

    沈孟青啼笑皆非:“你想多了,我是怕你受委屈。”

    苏思琪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说:“我在你这里再玩半个小时就下去,快找照片给我看。”

    “还没到睡觉的时间,下去那么早干什么?”

    “你爸盯着呢,我得表现好点。”

    沈孟青有些无奈,明明都是徒劳,可这个傻姑娘不知道,还一心想讨好他们。

    翻了老半天,终于翻出来一张照片,夹在一本书里,照片上是他们一家四口。沈贝儿那时侯还很小,大概两三岁吧,脸上擦了胭脂,红朴朴的,大眼睛闪闪的,穿得一般华丽的蓬蓬裙,象个小公主,非常漂亮。抱着她的是沈夫人,那时侯她非常年青,没化什么妆,可是眉不画而黛,唇不染而艳,娇若可依,惊为天人。她边上站着沈铭儒,那时侯的沈铭儒没有现在这样和蔼可亲,虽然他在微笑,但那双眼睛锐利如鹰隼,让人一看就是个厉害角色。

    他双手搭在沈孟青肩上,小小的英俊少年那时侯还没到父亲的肩膀,可是挺得笔直,嘴唇紧紧抿着,下巴微扬,带着一丝藐视,好象在俯瞰众生。他的表情很冷淡,还带了些许勉强,板着小脸,与整个画面的温情脉脉格格不入。

    苏思琪批评他:“看你,从小就喜欢皱眉,跟个小老头似的,再看你爸,眉目舒展,年青俊朗,你阿姨闭月羞花,贝儿更是象个小公主,只有你,大煞风景,从小就不讨人喜欢,人家是爱屋及乌,你倒好,恶其余胥,难怪你爸爸连我也不喜欢。”

    沈孟青哈哈大笑:“这么冷门的成语你也知道?”

    “那当然,”苏思琪得意的笑:“也不看看我是学什么的!”她拿着照片仔细看了看,说:“这好象是什么宴会上拍的吧?”

    “对,贝儿过生日,我被拉来凑数,”沈孟青笑着说:“不过也好,打这以后,他们不再勉强我拍照了。”

    “还好意思笑,这是嫌弃你呢!”苏思琪把照片还给他:“没有其它的了吗?”

    “证件照什么要看吗?”

    “证件照就算了,”苏思琪有些失望:“你小时侯真无趣,就没留下一点欢乐时光?”

    沈孟青想了想,点头:“也不是没有。”他从柜子里抱出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摊在桌子上,翻了翻,终于又找出一张照片,还没拿起来,自己倒先笑了,把手捂住上遮住,“算了,也没什么好看的。”

    他越这样,苏思琪越好奇,费了力气把照片抢过来,大吃了一惊:“你还当过兵?”

    照片上的沈孟青留着短短的板寸,单手持枪,虽然还是没什么笑容,但眉目舒展,神情有些得意,一副了不得的样子。

    “爸爸让我到部队里锻炼一年,那时侯阿野带我。”

    苏思琪又吃了一惊:“他比你大?”

    沈孟青在她头上打了一下:“什么眼神,他比我大好多。”

    “真没看出来,还以为他比你小,不过他长着一张娃娃脸,一点也不出老,”她皱着眉想了想,突然乐了,“我得恭喜萧筱,她找了位大叔。”

    得,思维又跳走了,沈孟青有些无可奈何的笑。

    苏思琪指着照片问,“你拿枪干嘛呢?”

    “射击,”沈孟青说:“十发子弹全部命中靶心,厉害吧?”

    苏思琪笑起来:“怪不得了,老气横秋的样子。不过你剪短发还蛮精神的。”

    沈孟青有些得瑟:“人长得好怎么样都帅。”

    苏思琪正要说话,突然听到外边咳了两声,象是沈贝儿的声音,她吐了吐舌头,小声说:“监视的在外边,我得下去了。”

    沈孟青拖住她:“你真的可以不下去。”

    “不,我要下去。”苏思琪甩开他的手,拿了自己的行李出门,沈贝儿果然站在走廊里,正看着墙上的一幅画,看到苏思琪出来,仍是一副要笑不笑的样子:“苏小姐,下去啊?”

    “是,该下去睡觉了。”

    沈贝儿嗤了一声,压低了声音:“装模作样。”

    没想到被沈孟青听到,冷冷眼风一扫,她就乖乖的回自己房间去了。

    沈孟青说:“我送你下去。”

    “不用,”苏思琪推他进屋,她怕沈孟青一下去,半天又不上来,那她不白费劲了吗?

    沈孟青没办法,只好叫了个佣人带她下去。苏思琪朝他挥了挥手,跟着佣人下楼,却瞟到窗外沈铭儒和薜惜雨手牵着手,正往屋里来。她急走几步避开,他们可真恩爱,都老夫老妻了还手牵手,心里喜滋滋的想,将来她和沈孟青老了也要象他们这样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