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

    快吃晚饭的时侯,沈贝儿回来了。挎着小包风风火火的从外头进来,见厅里只有薜惜雨,便叫了一声:“妈,哥带着那个女人走了吧?”

    话音刚落,苏思琪就从卫生间里出来,两个人大眼对小眼对上了,薜惜雨有些尴尬,忙笑着打圆场:“苏小姐,这是孟青的妹妹,你叫她贝儿就好了。”

    苏思琪只当前面那句话没听到,堆着满脸笑跟沈贝儿打招呼:“你好,贝儿,早就听说孟青有个漂亮妹妹,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沈贝儿上下打量她,嘴边浮起一丝轻蔑:“你拍我马屁也没用,你和我哥的事我做不了主。”

    苏思琪没想到沈贝儿这么直接,不免有些难堪,站在那里表情讪讪的。

    薜惜雨有些无可奈何,自家女儿是什么德性她心里很清楚,只好对苏思琪抱歉的笑:“贝儿说话不过脑子的,苏小姐别往心里去啊!”

    有个台阶下,苏思琪立马就跟没事人一样,“没事,贝儿跟我闹着玩呢。”

    “谁跟你闹着玩?”沈贝儿撇嘴:“我倒是佩服你,居然厚着脸皮留下来吃饭,自己受不受欢,你难道看不出来?”

    见女儿越说越不象相,薜惜雨低低喝斥了她一声:“贝儿,苏小姐是客人!”

    “没关系,”苏思琪勉强笑了笑,走到一边去,惹不起她就躲开。

    沈贝儿问:“我爸和我哥呢?”

    “他们在书房里吧。”薜惜雨说:“你叫他们下来吃饭。”

    沈贝儿应了一声,快步跑到楼上去。苏思琪看她上了楼,才说:“阿姨,我来帮忙吧?”

    “不用,你是客人,快请坐吧,那先事有佣人做就可以了。”

    苏思琪见佣人们端着饭菜鱼贯而出,知道自己帮不上忙,这样体面的人家,她要去帮忙倒显得不合适了。只好优雅的坐着,她坚持要留下来就是想会会沈贝儿,多拉拢一个帮手,原以为大家都是年青人,应该容易搞好关系,没想到一见面却是尖针对麦芒。如果说她是刺猬,那沈贝儿就是刺头!

    很快,楼上的三个人一起下来了,沈孟青走在前面,沈贝儿挽着沈铭儒的胳膊,笑语嫣然。明明三个人同框,却是两种画风,前面的沈孟青显得淡漠疏离,后面的沈铭儒和沈贝儿却亲密无间。

    直到看到她,沈孟青才露出一丝笑容,走到她身边坐下来,小声问:“刚才是不是贝儿针对你了?”

    “没有,”苏思琪摇头:“我们就是打了个招呼。”

    沈家吃饭的位置是有次序的,沈铭儒坐在首位,右边是薜惜雨和沈贝儿,左边是沈孟青和苏思琪。沈铭儒首先端起酒杯:“难得人这么齐,大家干一杯吧。”

    于是大家都站起来,端起杯轻轻碰了碰,苏思琪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除了沈孟青和薜惜雨和她碰了杯,沈铭儒只虚虚的做了做样子,而沈贝儿压根就没有跟她碰杯的意思。她的手僵在半空有些不尴不尬,不过她反应快,借着喝酒把尴尬掩过去。

    吃饭的时侯很安静,每个人举止都优雅,只除了苏思琪,她也尽量不发出声音,但怎么都觉得别扭,吃饭是一种习惯,不能吃得尽兴,她食之无味。

    一旦安静,气氛就变得有些诡异,沈铭儒面色平静,自有一种经历岁月沉淀的不怒而威,沈孟青面无表情,淡漠中显示出强大的气场,薜惜雨柔弱恬静,沈贝儿却是一脸桀骜,偶尔和她的目光相遇,充满轻蔑而挑衅。

    苏思琪是聪明人,自然不会和她争锋相对。可是这沉闷的气氛实在让她有些不自在。于是她端起酒杯,对沈铭儒说:“伯父,我敬您一杯,祝您身体健康。”

    沈铭儒瞟了沈孟青一眼,淡然的笑了笑:“谢谢。”他并没有把酒杯举起来,只轻轻抿了一口。

    苏思琪便笑着说:“伯父随意,我干了。”说完一仰脖子,把酒倒进了嘴里。

    一般这种场合,她总是能博得满堂喝彩,但是这回不同,屋里静悄悄的,没人说话,也没人鼓掌,只有沈孟青轻轻拉了她一把,“坐下来吃饭。”

    苏思琪有些纳闷,饭桌上不就应该要热闹吗?虽然古语有云:食不言寝不语。但他们这是在现代,这样的气氛难道不嫌压抑吗?

    她又倒上酒,“我再敬阿姨一杯吧!”

    沈孟青终于忍不住,说:“阿姨不胜酒力,免了吧。”手在底下按着她的腿不让动。

    苏思琪感觉到了那只手的份量,于是知道她刚才的举动应该是不合适的。

    沈贝儿卟哧一声笑出来:“没想到苏小姐酒量还不错,不知道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以前做销售,经常要应酬,喝着喝着酒量就大了。”

    “哦,”沈贝儿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苏小姐以前是陪酒的?怪不得。”

    “贝儿!”沈孟青的声音不大,但语气不善。

    沈贝儿吐了吐舌头,笑着对苏思琪说:“不好意思啊,苏小姐,别介意啊,我说话常常不过脑子的。”

    苏思琪没想到她会主动道歉,倒有些受宠若惊,“没事,其实应酬就是陪酒,客户酒喝好了,才肯签合同。”

    略带寒意的目光在她脸上扫了一下,苏思琪赶紧闭嘴不说了,她觉得自己说话也有点不过脑子,毕竟是头一次见沈孟青的父母,怎么能说这种不得当的话呢?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的工作有多复杂,特别是这种有钱人家,对这种事很忌讳的。本来就瞧不起她的家世,如果再不清白,那就真没戏了。

    大概是沈孟青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沈贝儿没有再吭声,苏思琪也保持安静,唯恐说出不得体的话,气氛又开始沉闷起来。

    饭后有甜点,是燕窝,很好吃,苏思琪一时没忍住,很响的唆了一下,所有人都抬头看她,窘得她面红耳赤,恨不得扒开一条缝立马钻进去。

    其他人都是静默的表情,只有沈贝儿哈一下笑出声来,笑得非常响亮。

    薜惜雨嗔怪的瞟了她一眼,沈贝儿才收敛了一些。

    不管怎么样,这顿压抑的饭总算是吃完了。苏思琪起身的时侯,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饭后,沈孟青带着她一起出去遛狗,出了那张大铁门,苏思琪恨不得和雪丽一样,撒开蹄子撒撒欢。

    她问沈孟青:“你们家吃饭怎么都不说话的?”

    “食不言,寝不语,你不懂啊?”

    “可我好歹也是客人吧,”苏思琪说:“总得说点客套话,喝杯酒,劝劝菜什么才对嘛。”

    “他们不喜欢这样。”

    苏思琪看着路两边的大宅子,问:“是你们家这样?还是别人家也这样?有钱人家吃个饭怎么这么费劲?”

    “别人家我不知道,但也差不多吧,”沈孟青淡淡的说:“这就是所谓的上流社会,要遵守一定的规矩,我们小时侯都有专门的人教怎么吃饭,怎么走路,怎么坐,怎么站,一些规矩礼仪都是不能错分毫的,不然会被人耻笑。”

    “天哪!”苏思琪惊呼:“那岂不惨过坐牢?”

    “也不觉得,大家皆是如此,所以没有太大的感受。”

    苏思琪摸了摸他的头:“可怜的娃。”

    沈孟青头一偏,躲开她的手:“别碰我的头。”

    “为什么?”苏思琪扯着嗓子喊:“你老是摸我,我怎么就不能摸……”

    话没说完,嘴就被沈孟青捂住了,男人没好气的瞪她:“苏小姐,麻烦你说话说完整,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有多饥渴。”

    苏思琪撇嘴,小声嘀咕:“你不饥渴吗?一晚上……”

    男人的眼风扫过来,她自觉收声,腆着脸笑:“好,把话说完整,你老是摸我的头,我怎么就不能摸你的头?”

    “男人的头是不能摸的。”

    “为什么?”

    “不为什么,自古传下来的。”

    “老封建。”苏思琪挽住他的胳膊,看着天上的月亮,“是不是以后我嫁进来,也要学得象你阿姨一样,那样走路,那样吃饭,那样笑?”

    “你不需要。”

    “为什么?”

    “我们不和他们住。”

    “可是逢年过节什么的总要在一起啊,还有亲戚聚会什么的,你们家的亲戚一定很多吧?”

    沈孟青笑了笑,亲戚多了可不是好事,象他这样的家庭,就是一个浓缩版的内延斗争,围绕着那份家产,勾心斗角,阴谋阳谋,层出不穷,输了的一蹶不振,赢了的耀武扬威,可总有人贼心不死,伺机东山再起,或谋权篡位,或吃里扒外。

    从爷爷那一辈起就是千辛万苦才夺得继承权的,到了父亲这代,自然又是一番波谲云诡,斗得你死我活,大权在握方才罢休。所以父亲那样爱薜阿姨,也只肯生一个孩子,如果是个男孩,继承权他们两个中间挑一个,如果是女孩,自然就只有他一个人继承了。父亲虽然不象爱贝儿那样爱他,可是培养他不遗余力,所以当初他才敢拿那份放弃继承权的公证书事跟父亲摊牌。

    女人的眼珠乌黑发亮,隐约带了一丝担心,沈孟青在心里苦笑,傻女人想多了。想和他的父母和睦相处,想融入他的家庭,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他拍了拍她的手:“怕什么,你不是说船到桥头自然直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