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

    苏思琪说出了她这辈子最狠最绝的话:“沈孟青,你还是个男人吗?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象只哈巴狗似的,从一开始我就瞧不起你,你给我滚开,看到你我就恶心,别再来找我了,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他身子一震,手指一点一点松开,往后退了一步,象是不认识她似的。而她面露嘲讽,嫌恶的看着他。

    沈孟青又往后退了一步,黯然失色的走了。

    苏思琪站在那里,看着他越走越快,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她象突然被抽了筋,腿一软,靠在一颗树上。

    她想,总算是解决了,还好没有哭。这段时间她流了太多的泪,再也不会为这种事情流眼泪了。

    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和林浩楠分手,她的天没有塌,和沈孟青分手,她的天也不会塌。

    分手比想像中要容易,她没哭,沈孟青也没再纠缠,他们一路走来,总是磕磕绊绊,分分和和好几次,他大概也没有耐心了吧!

    和沈孟青分手的事,她没有告诉室友们,免得耳根子不清静。只有乔雨觉得她有些异常:“思琪,你这两天很沉默啊!”

    她只得苦笑:“背单词背得我都没力气说话了。”

    乔雨很同情的看着她:“别太紧张了,物极必反,放轻松,到时侯大家帮你突击一下。”

    苏思琪满腹怨言:“真不晓得为什么要学英语,有需要的才学嘛,我一不出国,二不跟国际接轨,学了有什么用?”

    “总归有点用的,”乔雨说:“现在是地球村,你不出去,人家到这里来,你看学校里有多少留学生,要不干脆找一个留学生你们互助吧?”

    “别,”苏思琪忙摆手:“我闻不得他们那股味。”

    乔雨哈哈大笑:“你还嫌弃人家,就咱们系里那几个,不晓得多少妹子眼巴巴的望着呢。”她突然想起来,“噢,对,如果你找系里那几个,沈哥估计不乐意。都是男的呀!”

    “你别操心了,”苏思琪说:“我自己慢慢来吧。”

    乔雨便转了话题:“过两天是晓红的生日,你送她什么?”

    “我正为这事发愁呢,”苏思琪说:“要不咱俩合着送一样好的。”

    “她不是一直想要一条的丝巾吗?现在刚好能用上,要不咱们就买那个?”乔雨说:“大洋百货正在做活动,打七折,要不要去看看?”

    “好啊,”苏思琪说:“咱们下了课就去,别在学校吃饭了。”

    下课的时侯才五点多,苏思琪和乔雨背着小包往校门口走,远远看到有一个人站在校门外,高大的身材,白色衬衣,浅灰色西服搭在手上,苏思琪的心突然狂跳起来,脚步就慢了下来。

    乔雨拉了她一把:“快走啊!”

    苏思琪低着头,加快了脚伐,匆匆从那男人身边走过去。可是他并没有叫住她,她很紧张,却不敢回头看。

    听到乔雨说:“刚刚那个人的背影好象沈哥,把我吓了一跳,还以为沈哥来接你。”

    苏思琪这才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啊,当然不是。”看到男人的脸才知道自己认错了人,只是一个相似的背影而已。

    她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仿佛松了一口气,又象是失落。他们已经有几天没有联系了,每天都在她面前晃悠的人突然消失,还真有点不习惯,但她必须习惯,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日子久了,他就会把她淡忘了,而她,却永远也不会忘记他。

    走出很远,苏思琪又回头看了那男人一眼,他象在等人,频繁的看腕上的手表,估计是等得心焦了。不知道平时沈孟青在校门外等她,是不是也这样?

    孙晓红的生日是周四,但她特意放在周末,因为第二天不上课,可以玩晚一点。她们在学校附近的饭馆里开了一桌,又要了几箱啤酒,男男女女十几个人围在桌边喝酒吃菜,谈笑风声,好不热闹。

    他们年纪不大,却是最能闹腾,喝起酒来,谁也不服谁。苏思琪仗着做过几天白酒销售,压根没把这点啤酒放在眼里,抡着瓶子嚷嚷着跟一个戴眼镜的男生划拳。她不是人家的对手,只有喝酒的份,她的酒量在女生中算是不错的,男生们看她这样豪爽,都拍着桌子起哄。

    乔雨看她已经喝了两瓶了,又要开酒,便去抢她的酒瓶:“思琪,别喝了,要醉的。”

    “我一瓶老白干喝下去都没事,这点啤酒算什么?”苏思琪很灵巧的闪过她的手,拍那个戴眼镜男生的肩膀:“咱们再来,我就不信赢不了你!”

    其实这时侯的她已经有些醉意了,但大脑还算清醒。

    她要再来,男生们当然欢迎,拍着巴掌又笑又叫。

    再来,苏思琪还是输,很快又一瓶酒灌进嘴里,她把空瓶子亮给他们看:“认赌,服输,我,是不是厉害!”

    “厉害,你最厉害!”乔雨哄着她:“别喝了啊,再喝我告诉沈哥去。”

    一提沈孟青,苏思琪笑得眼里汪出了水,半个身子趴在乔雨肩膀上摇晃着:“你告去啊,他算老几,管得了我吗他?”

    有男生递了酒给苏思琪:“才女,要不要再来?”

    “别来了,她都醉了。”乔雨瞪了那男生一眼,极力扶住苏思琪。

    孙晓红喝得满脸通红,也过来帮腔,指着那帮男生骂:“你们别,别想灌醉我姐们,谁,谁再灌,我跟他,没,没完!”又笑嘻嘻的对苏思琪说:“别怕,思琪,你喝,不了,我帮,帮你喝。”

    舒敏努力的把她按着坐下,“拉倒吧,你自己都醉了,还帮她。”

    苏思琪手一挥,脚步踉跄了一下,“没事,我,我喝得了,这,算什么呀,上,上白的都,都没问题!”

    有人就不嫌事大,还真的拿了白酒来,饶是乔雨几个反对也无补于事,那群人完全喝高了,到走的时侯,基本所有的男生都喝醉了,女生里头李晓虹,苏思琪,周优三个也醉了,清醒的那几个看着这些满身酒气的同窗们,都是一脸无奈。

    趁着都还能走,乔雨赶紧指挥大家撤离,真的喝趴下几个可怎么办?

    这群酒疯子击掌高歌,东倒西歪的朝学校走去。一路上惹得路人频频回头。天已经黑透了,偏偏还不作美,突然一个炸雷,轰隆一声巨响。豆大的雨点洒下来。

    酒疯子们顿时哇哇叫起来乱作一团,雨点劈哩啪啦打在他们头上和身上,黑暗里,谁也顾不上谁,都拼命的朝宿舍楼冲去。

    等大家都跑回了宿舍,大声喘着气的时侯,乔雨发现苏思琪没有回来,这么大的雨,她怎么没回呢?

    大家都担心起来,舒敏说:“我看她就在边上的,怎么一眨的功夫就不见了?”

    陈语说:“上楼的时侯,咱们都在一起,好象就没有思琪。”

    “不行,咱们得去找找,这么大的雨,她可别摔着。”乔雨拿了伞急冲冲的要出门去。

    李虹红虽然喝醉了,却也撑着站起来:“我,我也去找。”

    “你就别去了,和周优在宿舍好好休息,我们几个去就行了。”

    于是乔雨,舒敏和陈语出去找苏思琪,孙晓红和周优留在宿舍里休息。

    九点多钟,时间并不晚,但风大雨大,校园里几乎没有一个人,路灯在雨夜也显得不甚明亮,晕着幽幽的一点光。

    乔雨她们顺着原路往回找,扯着嗓子喊:“苏思琪,苏思琪……”

    走了一半,都没见着苏思琪,陈语说:“这样不行,咱们分头找吧?”

    乔雨说:“对,分头找好,我去操场,舒敏继续往校门的方向找,陈语你去小树林那边。”

    陈语说:“小树林那边黑黑的,我有些害怕。”

    “我去小树林,”舒敏胆子大,说:“陈语去校门口。”

    商量好之后,三个人分头行事。

    风雨飘摇,雷声轰轰,隐约可以听到叫着苏思琪名字的喊声,可是没传出多远就被风声吞没了。

    陈语最先到达校门口,一个人都没看到,她问守传达的大叔有没有看到一个女生出去?大叔说没有,陈语便给乔雨打电话,说她这边没有,问乔雨那边情况怎么样?

    乔雨说操场上一个人都没有,她喊了好久也没听到回音,估计没在那里。

    舒敏那里反馈的消息也是没有,看着这乌漆抹黑的雨夜,大家越发担心了,乔雨平素和苏思琪最好,急得眼眶都红了,实在没办法,只好给老师打电话。

    老师一听也急了,赶紧发动班上同学四处寻找,这么大的雨,外头又黑,一个喝醉酒的女生能去哪里呢?

    漆黑的校园里人影潼潼,雪亮的手电光划破黑空,响起无数的叫喊声:“苏思琪,苏思琪!你在哪?苏思琪……”

    一个小时后,搜寻终于有了结果,一个晚归的男生从湖边经过时,发现有人在水里扑腾,隐约还伴着喊救命的声音。他正好识水性,赶紧跳下去救人。正好搜索的队伍也到了附近,听到动静都跑过去,大家七手八脚帮着一起把人救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