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

    苏思琪不知道是这个世界太小,还是她和林皓南太有缘份,怎么会这么巧?他居然是红光派来的代表。

    她唯有庆幸,跟红光的合作是销售一部,不是她们二部。

    李延年亲自向林浩楠介绍她:“这位是苏总监,你别看是位,在销售方面她可是一员彪悍虎将!”

    大家都笑起来,苏思琪工作确实拼命,业绩骄人,说是虎将也不为过,只是形容如此靓丽的女士,似乎有点不恰当。

    狭路相逢勇者胜,苏思琪非常从容的与他握手:“你好,林代表。”

    林皓南微微一笑,伸出手来:“你好,苏总监。”

    两只手轻轻一握,仿佛都没挨上就分开了,不管怎样已经算是正式打过了招呼。趁着李延年介绍下一位,苏思琪退到一边,默默的打量他。

    纵是心有千千结,却不得不承认,林浩楠变得比以前更出色,更一表人材。深色西装衬得整个人气宇轩昂,头发乌黑浓密,目光炯炯,硬朗的线条显出成熟的气质,他不再是从前那个青涩的大男孩,已经蜕变成有魅力的男人!

    晚上给合作伙伴接风,苏思琪有份参加,其实她有亲自向李延年请假,说晚上有私人约会,但李延年显然有些不满,“苏总监,虽然下班后的时间我无权干涉,毕竟红光是重量级的合作方,你身为销售总监,又是以后要并肩作战的伙伴,不去不好吧?”

    苏思琪一听就傻了眼:“李总,不是说让一部跟红光合作吗?我们二部怎么……”

    “是这样,”李延年解释道:“上次红光的朱总对你印象很好,觉得你完全有能力胜任这次的合作项目,所以临时做了调整。”

    “可是没人通知道我啊?”苏思琪抓狂了,早知道会这样,她牵哪门子线嘛!

    “现在不是通知你了吗?”李延年笑着说:“所以你今晚怎么能缺席呢?”

    苏思琪无力反驳,沮丧的放下了电话。

    萧筱推门进来,见她闷闷不乐,有些奇怪:“怎么无精打彩的?”

    “李总刚通知我,由我们二部与红光合作。”

    “那不是好事吗?”萧筱更奇怪了:“这说明李总重视你的啊!”

    “可是我不想被重视,”苏思琪烦燥的抓了一把头发,趴在桌子上,“让黄明丽去多好。”

    “为什么呢?跟帅哥一起工作不好吗?机会送到面前,你还不要,给我都羡慕不来呢!”

    苏思琪有气无力:“那给你吧。”

    “要不……”萧筱眼珠子一转,说:“我申请调部门,给你当手下。以后和林代表接触的事都交给我了。”

    苏思琪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想男人想疯了!”

    “我承认啊,就是想男人想疯了,怎么着?对了,”萧筱想起她来的目的,“你上午怎么没来?昨晚跟沈孟青颠鸾、倒凤起晚了吧?”说到这里,上下一打量苏思琪,突然眼睛一瞪:“你没换衣服啊,昨天就是穿的这身。快说,什么情况?”

    苏思琪哼了一声,“就算你是我妈,也轮不着管这些,再说,我和沈孟青就算颠鸾、倒凤又怎么了?”

    萧筱笑起来:“一听就知道没有,真要做了,你能这么痛快承认。”

    苏思琪现在完全没心思提沈孟青,她在考虑要怎么推掉与红光的合作。

    请长假显然是不行,会被李总死去。病假倒是可以试试,但是要怎么才能让自己生病呢?苏思琪陷入沉思当中,连电话响了都没听到。

    萧筱接起来一听,忙把话筒塞给苏思琪,做无声口型:“是老板。”

    苏思琪接过来:“李总,是,好,那我不开车了。好,马上来。”

    放下电话,她吁了一口气,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既然无法逃避,那她就选择面对。

    “走吧,萧小姐,别让老板和客人久等。”

    萧筱指着她:“你就这个样子去吃饭啊?”

    苏思琪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穿着,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这副样子去见美国总统都没问题,何况只是一个前男友!

    “我是说你的头发,自己照照镜子。”

    苏思琪从包里拿出化妆镜一照,刚才她无比烦燥的时侯把头发抓成了鸡窝状,于是用手指当梳,将那把乱发绕到脑后随便扎了个马尾,松松垮垮的垂在后面。

    萧筱撇嘴:“还不如刚才呢。”

    “管他呢,”苏思琪把东西收进包包里:“又不是去相亲,搞那么漂亮做什么?”

    萧筱看着她,面露狐疑,苏思琪在外边向来是注重仪表的,特别又是跟老板合作方一起吃饭,怎么把自己弄得象要去菜市场似的?

    “发什么愣啊,走啊!”苏思琪推着她出门口。

    因为要喝酒,所以不开车去,一大帮子人分坐了三辆车,每辆车都配了一个司机。

    “苏总监,来,你跟我们坐。”李延年看到苏思琪现身,朝她招手。

    苏思琪叫苦不迭,笑着不肯往前,紧紧攥住萧筱:“李总,没事,我坐这辆一样的。”

    “你跟我们坐,路上正好可以和林代表交流交流。”

    鬼才要和他交流!众目睽睽下,苏思琪不好太扭捏,只好过去跟他们坐同一辆车。她还算机灵,走过去边打招呼边拉开副驾驶的门,在李延年还来不及开口的时侯,一屁股坐了进去。

    李延年的秘书小张说:“苏总监,你跟林代表一起坐嘛,方便交流。”

    “对对,思琪,坐后面来。”李延年也叫她。

    “让苏总监坐前面吧,前面宽敞些,”林浩楠替她解了围。

    他这样说,李延年就不勉强了,哈哈一笑,“还是林代表想得周到些。”

    一路上,李延年和林浩楠聊天气,聊美食,聊北安和市的不同,小张不时插嘴,气氛倒也不冷清。

    苏思琪坐在前排,侧着脸看窗外的快速闪退的树木,听到林浩楠说:“其实我以前对市还挺熟悉的,不过现在变化太大了。”

    李延年说:“是吗?林代表来过市吗?”

    “我大学就在这里上的。”林浩楠颇有些感慨似的:“时间过得真快啊,一转眼都四年了。”

    李延年饶有兴趣的问:“不知道林代表的母校是……”

    “大。”

    “哎呀,林代表跟苏总监是校友呢!”小张快嘴的叫起来:“这可是难得的缘份啊!”

    李延年一听,伸手拍了拍苏思琪:“苏总监你也是大的啊?”

    苏思琪觉得这桥段有点老,迟早被人扒出来,索性干脆的承认:“对,我是大的。”

    “你们以前不认识吗?在学校没见到过?”

    “我们不同年级,”林浩楠说:“她比我低一个年级,所以不认得。”

    苏思琪朝天翻白眼,林浩楠这是真蠢,还是故意的呢?

    果然,李延年就很奇怪的问:“既然不认得,林代表怎么知道苏总监比你低一个年级?”

    “李总你给我的资料里有苏总监的简历,所以我知道。”林浩楠虽然说漏了嘴,但是临危不乱,答得也算合情合理。

    李延年笑起来:“林代表记性真好,一看就是个注重细节的人,苏总监在公司这么久,我都不知道她是大毕业的。”

    苏思琪开了句玩笑:“那是因为李总你没把我放在心上。”

    李延年哈哈大笑:“我要把你放心上,沈公子该找我麻烦了!”

    苏思琪不知道李延年为什么会提沈孟青?明明那天沈孟青带着林妙儿一起去的,他们才是明正言顺的一对,关她什么事呢?若是平时,苏思琪肯定极力否认,但现在她含糊其辞的呵呵两声:“他才不会呢。”

    她倒希望林浩楠问一声:“这位沈公子是苏总监的男朋友?”

    然后李延年一定会尽其所能把沈孟青夸得是人间少有的丰神俊采,人中龙凤。真要那样,她一定回头好好瞧上林浩楠一眼,看看他是什么表情。都说对前男友最好的报复,就是找一个比他更优秀的,让他自惭形秽!

    可惜林浩楠什么都没问,只是沉默的坐着。

    倒是李延年又问:“沈公子最近忙什么呢?上次电视上看到他在北安剪彩,好象开了个什么公司,两头跑吧?”

    “可不是两头跑吗?”苏思琪说:“好在也不远,新通了高铁,挺方便的,他那人没什么耐心,最讨厌侯机了。”

    李延年就笑:“沈公子是大人物,大人物多少有点脾气,以后你多替我们引见引见嘛,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老朋友,说不定以后还有机会合作呢!”

    苏思琪笑着点头说:“行啊,上次一起吃饭,他还挺高兴,说李总是个值得交的朋友。”

    “他真这么说?”李延年高兴得嘴都咧开了:“思琪,你一定再牵回线,让我再跟沈公子吃顿饭,拜托你了,思琪,这个事你一定要放在心上。”

    被自己老板这样客气的恳求,苏思琪觉得倍有面子,爽快的答应:“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说话间到了吃饭的地方。苏思琪下车一看,还真巧了,正是沈孟青常请客的老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