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他伸手端起红酒杯,轻轻摇晃了两圈,仰起头,喝了一口,才启唇,“过来。”

    他声音很沉,透着一丝压抑。

    闻言,易小灵才回过神,脚步没有上前,反而往后退了一步。

    “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我们换个地方好吗?”易小灵转身想要走,严舒瀚却快她一步放下酒杯,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个箭步越到她面前。

    敏捷的动作,如同一头蛰伏的猎豹,挡住了易小灵的去路。

    “为什么不敢来这里?是怕触景生情,还是怕想起来,你曾经在这里,答应过我什么?”严舒瀚双手镬住她的肩膀,强迫易小灵抬头看他。

    下一秒,攥着她的手腕,就将她拉到了房间外面的观景台上。

    庄园里,有一个高地。

    专门搭建了一个用来赏花的高台,站在上面,可以将整个庄园最美丽的花海景色,收入眼中。

    高台上风很大。

    严舒瀚白色的衬衫衣角,在风中猎艳。

    黑色的短发,在额前随意的纷飞,勾勒出一抹邪魅。

    他嘴角微抿,拉着易小灵,就朝着前面走,一直走到高台的最边缘,才蹲了下来。

    易小灵被他拉着,只能跟着他一样蹲下。

    看着严舒瀚的手,在高台的扶手上,找着什么。

    “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那些痕迹应该已经不见了……”易小灵咬了咬唇,轻轻的吐了一句。

    她话落,严舒瀚就扭头,皱着眉,瞪了她一眼。

    然后依旧固执的在找。

    “庄园翻修过,当时被我刻了字的扶手,应该已经被换掉了。”易小灵见他还在找,忍不住又开口。

    这一次,严舒瀚直接将她拽了起来,目光森冷的看向她。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要让人换了?!”

    “……”

    “那些曾经说过的誓言,在你眼里,就那么不值钱吗?”严舒瀚松开手,往后退了一步,冷笑着看她。

    “我没有……”

    “你有。”严舒瀚打断了她的解释,目光投向远方。

    浑身上下,都透着浓浓的失落。

    “你忘了你小时候就收过我的聘礼,说长大以后只会喜欢我一个人。”

    “……”

    “我们第一次约会,就是在这里,你偷偷的从家里溜出来,陪我在这里看了一个晚上的星星,你对着流星许愿,说不止要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要跟我在一起。”

    “……”

    “你怕流星跑的太快,记不住你的愿望,你还用刀子,将心愿刻在了扶手上。”严舒瀚薄唇微启,一字一顿。

    那时候的她,就像一个小妖精。

    说风就是雨。

    开开心心的刻完字,还扑进他怀里,伸手搂着他的脖子。

    “瀚哥哥,现在老天爷都知道你是我的了,以后要是有人敢跟我抢,我就带她来这里,让她好好看看,你的所属权归谁!”

    易小灵看着眼前熟悉的场景,过往的一幕幕,窜进脑海里。

    她抬起头,看着沐浴在金色阳光里的严舒瀚。

    他明明那么尊贵,可看起来,却那么落寞,仿佛被全世界都抛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