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易小灵一下就懵了。

    看病送礼,原来还可以直接送人的……

    “尚叔叔,小婶婶,他欺负我!”易小灵大眼睛一眨巴,想也不想的扑到余心星的身边,抱着她的胳膊就开始哭诉。

    闻言,余心星微微一怔,尚凌司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

    扭头扫了严舒瀚一眼。

    “尚叔叔,她装的。”严舒瀚瞥见尚凌司的神色,才猛地想起来,这也是个女儿控。

    自己没有女儿,别人的女儿也算。

    尤其小灵跟茉茉一样,从小都是机灵的主,知道尚凌司喜欢女儿,就可劲的往尚凌司面前凑。

    动不动就撒娇卖萌装乖巧。

    偏偏尚凌司在商场雷厉风行,到了两个小丫头面前,就跟丢了智商一样,只要她们高兴,什么都信。

    以前他还挺高兴易小灵多一个保护伞,拼命的给她出主意讨好尚凌司。

    想着等他们结婚的时候,万一易海音反对,能多拉到一个赞成票。

    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易小灵有一天会用尚凌司来对付他。

    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尚叔叔,你刚才也看见了,我进来的时候,是被某个人提进来的,就像拎小鸡仔一样,他当着你的面都这样,背着你,还不知道会怎么欺负我。”

    易小灵见尚凌司黑了脸,松开余心星,就蹭到他身边,可怜兮兮的告状。

    眼眶一红,眼泪说来就要来。

    别人对这样的场景很陌生,阳台上的杨舒尘,一看见易小灵,浑身的神经立马就绷紧了。

    他当初在国外,就是这样被整的……

    简直一肚子的冤屈,都没地说。

    现在终于到他哥尝尝厉害了,

    杨舒尘朝着严舒瀚投了一记同情的目光,犹豫着要不要脚底抹油先溜,免得等一下伤及无辜。

    “小婶婶,你见过有人刷牙,刷到马桶里去的吗?”严舒瀚瞥了一眼告状的易小灵,嘴角一勾,看向余心星,薄唇微启。

    闻言,易小灵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刚酝酿的眼泪,唰的一下就收了回去。

    用力的咽了咽口水,就抱住了尚凌司的手臂,笑眯眯的改口,“尚叔叔,其实我没事,刚才就是跟瀚哥哥开了个玩笑,他对我可好了,真的,亲哥哥都没有这么好。”

    最后一句话,易小灵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比起栽进马桶这种丢脸的事情被人知道,她宁可再被他拎几回。

    “小灵从小就被我宠坏了,尚叔叔你大人大量,不要跟她计较。”严舒瀚走上前,将易小灵拎到自己身边。

    易小灵扭头狠狠瞪了一眼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男人,默默的在心里扎小人。

    无商不奸!

    严舒瀚就是奸商中的奸商!

    易小灵告状不成,胸口憋了一股气,目光从严舒瀚身上,挪向阳台的杨舒尘。

    好气好气,得找个人消消气。

    “哥,我突然想起来,我今天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你和小灵陪小婶婶吧,我先走了!”杨舒尘浑身都绷紧了,二话不说就往外面走。

    一溜烟的功夫,没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