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易小灵一拍手,顿时给严舒瀚投了一个赞许的眼神。

    不亏是出了名腹黑的严大少爷,论起歪点子,没有人能比得过他。

    只不过,这么好的办法,他昨天怎么不说?

    易小灵歪着脑袋看了他一眼,撇了撇嘴。

    也许是他昨天还没有想到……

    不疑有他,易小灵一想到今天就能完成任务,很轻松的往椅背上一靠,假装朝着前面看。

    眼角的余光,时不时的往严舒瀚的方向瞥。

    被他发现,又飞快的移到前面,佯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车子,很快抵达了医院。

    “我们就这样上去吗?不需要买什么礼物?”易小灵跟着严舒瀚下车,跟在他身后,看着他矫健的步伐,径直的往医院里走,忍不住开口问道。

    虽然说严尚易三家的关系,已经不需要客套。

    可是来探望长辈,带些礼物,是基本的礼貌。

    他该不会,连这个都省了,也太抠了。

    易小灵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暗暗在心里腹诽。

    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他堂堂严氏集团的总裁,也有这么抠门的时候。

    “谁说我没有带礼物?”严舒瀚脚步一顿,回过头来看她。

    易小灵没想到他会突然停下来,差点一头栽上去。

    一只手,直接抵到了他的胸膛上,才稳住了身子。

    可是下一秒,就发现手感不大对。

    她的掌心,怎么有个凸凸的东西?

    易小灵神经一凛,缓缓的抬起头,对上严舒瀚隐晦不明的脸色,再一看自己按到的位置,像是触到了烧热的铁板一样,猛地缩了回来。

    “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失手,不小心摸了一下……”易小灵尴尬的解释,小脸越来越红,连忙努力的转移话题。

    “你刚才说你给小婶婶准备礼物了,你买了什么?”

    “……”严舒瀚眸光一暗,将她拎了起来,转身就往医院里走。

    “严舒瀚,你放我下来,我有脚我可以自己走……”易小灵的抗议,径直的被无视了。

    一直被提着,走到了病房的门口。

    严舒瀚将她放了下来,挑眉示意她去开门。

    “我不敲,除非你先告诉我,你准备了什么礼物。”易小灵嘟了嘟嘴,扭头就开始他周围找,找了一圈,什么都没有看见。

    刚怀疑严舒瀚是不是骗她的时候,人又被拎了起来。

    严舒瀚提着她,敲了门,就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病房里,尚凌司和余心星都在。

    就连杨舒尘也没有离开,斜靠在阳台的护栏上,回头看向他们。

    英俊帅气的脸,微微扬起,透着一股邪魅。

    看着严舒瀚将易小灵拎到余心星面前。

    “小婶婶,我带着礼物来看你了。”严舒瀚话落,手一松,易小灵连忙自己站稳了。

    刚准备回头看看严舒瀚说的礼物是什么,就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盯着她看。

    易小灵一怔,也忍不住低头看了自己一眼。

    旋即,她突然意识到什么,猛地抬起头,瞪向严舒瀚。

    他说的礼物……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