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嗯。”余心星像是听见了他心里的声音,轻轻的低喃了一声,转身靠到他的胸口,伸手就抱住了他。

    两个人相拥着,度过了一个非常平静的夜晚。

    第二天天不亮,余心星就醒了。

    看着身旁已经落空的位置,她微微蹙起眉,扭头在房间里找了一圈,都没有看见尚凌司的影子。

    他这么早,去哪里了?

    余心星从床上坐起来,感觉到肚子里的小家伙正在伸懒腰,小胳膊小腿的踢着她的肚子,有些的激动的想要喊尚凌司。

    她怀孕之后,宝宝就特别安静。

    像是体谅妈妈的身体不好,她除了早期的孕吐很明显之外,后来就再没有什么闹腾她的事。

    小家伙吃饱就睡,连动都不会动一下。

    余心星原本还很担心,快四个月的宝宝几乎没有胎动,会不会不健康。

    可每次检查,医生都会告诉它,小家伙发育的很好,就是个小懒虫。

    又或许,它知道自己乱动容易伤害到妈妈,所以一直乖乖的。

    可是今天怎么突然会……

    余心星激动高兴过后,心里却莫名的涌现出一股不安,像是感觉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她双手紧紧的护着自己的肚子。

    “怎么醒了不让人喊我?”尚凌司推开房门,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见坐在床上的余心星,微微一怔,旋即走上前,伸手抱住她。

    “你出去抽烟了?”余心星闻到他身上的烟味,从他怀里抬起头。

    他这段时间来医院陪着她的时候,几乎不抽烟,更不用说,一大早就起来,出去抽烟。

    看来今天真的很不对劲……

    “尚凌司,宝宝刚才动了,它在跟爸爸妈妈打招呼,你摸摸它。”余心星抓过他的手,就放上自己的肚子。

    她肚子里的小家伙,像是感觉到是爸爸,突然就伸了一下小懒腰,小拳头正好撞到了尚凌司的掌心。

    轻轻的一下,尚凌司的掌心一麻,全身仿佛触电一般,蓦地缩回手,就从床上站了起来。

    脸色说不出的难看,眼底更是隐藏不住的愧疚……

    “尚凌司,你怎么了?”余心星看见他的反应,心口蓦地一沉。

    “没什么,只是太惊喜了。”尚凌司眼底的惊慌只是一瞬间,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现在才六点半,要再睡会儿吗?等一下医生会来替你检查,你就不能睡了。”尚凌司重新坐回她身边,将余心星搂进怀里,替她整理着睡乱的头发。

    “我不困,我想陪宝宝聊会天,你有事就先去忙吧。”余心星体贴的说道。

    “我去医生那里问问你的情况,很快就回来。”

    刚才触碰到小家伙的震动,还在尚凌司的心口萦绕不去,他胸口压抑着,不敢在余心星身边多停留。

    找了个理由,离开了病房。

    “宝宝,你爸爸不是不喜欢你,他只是没有想到,你会突然跟他打招呼,你把他吓到了……”

    “你知道吗,爸爸很爱妈妈,很爱很爱,妈妈每天晚上睡觉做梦,都会梦见他跟我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