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她没有说,可是他猜到了,她梦里梦见的人,不是他。

    她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

    尚凌司的目光,从余心星的脸上,缓缓的往下移,隔着被子,落到她肚子的位置。

    手,轻轻的放上去。

    她的肚子,已经微微隆起。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他掌心下,有一个鲜活跳动的小生命,正在努力茁壮成长。

    “宝宝……”尚凌司薄唇微启,从唇瓣里,挤出干涩的两个字。

    充满歉意的两个字。

    医院的手术方案,已经出来了。

    流产手术就安排在明天。

    今天晚上,是他们一家三口,能一起度过的最后一个夜晚……

    余心星已经睡着了。

    她最近疲惫的很快,一天里,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睡觉。

    每次他出现的时候,她总会佯装自己不累,努力的强撑着,不让自己睡太久。

    可她不知道,她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也很清楚的知道,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超出了她身体的承受能力。

    所以她才会体力不支,不停的犯困。

    宝宝很健康,可是她撑不了多久了。

    他不想要等到失去她的时候,再去懊悔,为什么当初没有狠心早做决定。

    他一天,都等不下去了。

    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主治医师从外面走了进来,看见守在余心星病床边的尚凌司,朝着他微微颔首,才走上前,替余心星做手术前的最后检查。

    “有什么话,到外面去说。”尚凌司瞥见主治医师欲言又止,淡淡的启唇,打断了他的话。

    他转身,率先出了病房。

    安静的医院楼道里,静谧的让人脊背发凉。

    尚凌司靠在墙面上,头微微扬起,看着头顶的天花板,阖上眸。

    “说吧,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尚先生,手术的时间已经安排好了,就在明天早上八点。”主治医师也不拐弯抹角,径直的开口。

    “八点,这么早?”尚凌司蓦地看向医生,眼神里,闪动着一层水光。

    这样算起来,他们一家三口能相处的时间,只剩不到最后十个小时了……

    尚凌司心口一紧,心脏像是被人划开了一道口子,正潺潺的往外淌着血。

    “尚先生,这件事,恐怕瞒不住余小姐,是不是要……”

    “不需要,手术需要麻醉,等她睡醒了,给她打一针麻醉就可以了。”尚凌司眸光一沉,冷酷的启唇。

    平静的面容,仿佛从地狱里走出来的杀神。

    没有七情六欲,只有杀伐果决。

    余心星舍不得这个孩子,他比谁都清楚。

    如果告诉她,明天就要动手术,她今天晚上一整晚都会睡不着,然后拼命的想办法,想要说服他,让他同意她留下这个孩子。

    能想到的办法,他都想过了。

    拿掉这个孩子,是目前最保险的办法。

    尚凌司子瞳一眯,将所有的情绪收起来,才重新回了病房。

    将外套脱了,躺到她身边,伸手将她已经瘦到没有几两肉的身子,抱进怀里,低头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余心星,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