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而他,总是一脸禁欲系,明明很享受她的主动,却总装出一副自己很吃亏,要让她赔偿精神损失。

    一年了。

    整整一年过去了。

    他都快要忘记,她赖在他身边,想尽办法要亲亲抱抱,拼命撒娇的样子。

    直到刚才,她双手捧着他的脸那一刻,他整个人都是懵的。

    第一次,被人强吻了,还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以为,他们又回到了从前,直到她扭头,在路边找记者的时候,他才意识到,是他想多了,她还不知道,今天晚上的一切,都只是一出戏。

    是他专门为她安排的一出戏。

    “我吃饱了。”易小灵将两笼蒸饺都吃完了,拍着小肚子,满足的抬起头看他。

    发现严舒瀚只是看着她,没有再吃东西,眼神里,透着一丝疑惑,刚要问,他已经从座位上站起来,去买单了。

    吃饱喝足,两个人都没有急着回去。

    像每一对普通的情侣,手牵着手,慢慢的沿着街边散步。

    直到时间一点点流逝,已经找不到再拖延的借口。

    “很晚了,我们回去吧。”易小灵抿着嘴,有些舍不得的开口。

    她很早之前,就做好了心里准备,不能陪在他身边。

    可是真的分开之后,她才知道,她心里有多舍不得。

    现在能有机会,让他们在像以前一样,吃饭逛街看电影……对她而言,今晚的一切,都美好的像一场梦。

    梦着梦着,就不想醒了。

    可梦总有结束的时候……

    易小灵眼眶有些发红,想起两个人过去的点点滴滴,情绪一瞬间有些失控,蓦地转身,伸手抱住了严舒瀚。

    -

    医院里。

    夜里的病房,比白天的时候更加安静。

    余心星已经睡着了,恬静的睡颜,在灯光下,透着一丝睡美人的柔弱。

    睡梦中,好像也做着噩梦,双手不安的攥着被子,眉心拧得很紧。

    嚯的,她突然睁开眼睛,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惊慌的低头看着自己,双手紧紧的护着自己的肚子。

    “怎么醒了,做梦了?”尚凌司高大的身躯,从阳台走了进来,快步的走到她的床边,伸手捧住了她惨白的脸。

    “我没事,就是梦见你凶我了。”余心星醒过来,看着陪在自己身边的尚凌司,勉强扯出一抹笑,轻松的戏谑道。

    闻言,尚凌司脸色没有好转,反而更难看了。

    “余心星,我对你很差,做梦都不念着我点好,净想着乱七八糟的。”

    “你又凶我,一会儿我又得做梦了。”余心星朝着他呶了呶嘴,才重新躺了下来。

    伸手盖好被子,脸色稍微缓和了些。

    想到刚才那个梦,手还是不安的护在肚子上。

    她刚才梦见,她的孩子,一觉睡醒,就没有了……

    “余心星,你属老鼠的?胆子那么小。”尚凌司没好气的冷哼,手却不放心的在她的额头上摸了摸,确定她没有什么不舒服,才坐到了她的床边。

    牵起她的手,就紧紧的握在手心里。

    像是担心,他一松开,她就不见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