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在我这里嘴甜没用,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算盘。”严承池斜睨了他一眼。

    瀚瀚像他,不止那张脸像,就连父子俩的心思都像。

    可瀚瀚从小跟着夏长悦,还将夏长悦那股机灵劲给学到了,腹黑到令人发指。

    “爸,我的小算盘,不也是你的小算盘吗,你忘了,当年三儿出生的时候,你受了易叔叔多少挤兑,我现在是在给你争气。”

    严舒瀚俊美的脸庞微微一扬,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西装,就转身往外走。

    时间差不多了,他得去接他的小媳妇了。

    严舒瀚出了严氏集团,直奔学校。

    车子刚开口校门口,远远就看见一抹纤细的身影,站在校门旁,簇拥的花坛前,眼巴巴的往周围看。

    易小灵长得很美,承袭了易海音的容貌,连带着,易海音身上那股不染世俗的清冷,都学了七八分。

    她站着不说话的时候,美得不可方物,又高贵的让人不敢亵渎。

    周围不少男生,都被她吸引,忍不住回头朝着她看,却没有人敢上前搭讪。

    她在等他……

    严舒瀚嘴角勾起笑,车子径直的朝着她开过去,唰的一下,停在她面前。

    车窗降下来,他侧过脸,伸手摘下墨镜,露出墨镜底下那张帅气到令人尖叫的脸。

    “上车。”

    “……”易小灵一怔,旋即,就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座。

    “路上堵车,来晚了一点,你等很久了?”严舒瀚扭头看向她,淡淡的启唇。

    “没,就一会儿,我刚下课,穿的比较随意,要不然,我先回去换件衣服?”易小灵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

    珍珠圆领的无袖白色上衣,搭配着黑色a字裤,就连鞋子,也只是最百搭的小白鞋,而不是高跟鞋。

    很时尚也很简洁。

    “不用,很漂亮,也很自然。”严舒瀚说着,越过身子,替她系上了安全带。

    两个人离得很近,她能清晰的闻到,他身上的薄荷香。

    身体不自觉的绷紧,连呼吸都屏住了,等着他离开。

    可安全带系好了,严舒瀚却迟迟没有坐回自己的位置,而是单手撑着车垫,就停在她面前。

    他的呼吸喷薄在她的脸上,带着一丝暖意,令人心悸。

    她刚准备避开,严舒瀚伸出两个手指,捏住了她的下巴,薄唇微启,“有记者,别动。”

    “……”

    易小灵真的坐稳了,一动不动。

    瞪大了眼睛,就眼睁睁的看着严舒瀚的薄唇落下来,堵住了她的嘴!

    “唔!”

    剧本不是这么演的,这演的也太逼真了!

    “放轻松,有我在。”严舒瀚吐气如魅,松开她的唇,又在她的鼻尖上落下一吻。

    眼角的余光,往窗外瞥了一眼,像是发现记者走了,才若无其事的坐回驾驶座。

    启动车子,朝着前面开。

    易小灵愣在自己的位置上,一直呆呆的,手下意识的摸上自己的唇瓣……

    他们刚才接吻了?

    “刚才是情况紧急,不得已用了非常手段,你不用放在心上,如果觉得吃亏的话,我不介意让你亲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