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林欣不止算计了易小灵,还敢算计到他头上。

    继续放任下去,谁也不知道,她接下来还会做什么!

    他绝不会容忍,这样的女人,继续的留在易小灵的身边……

    “大少爷,董事长这么安排是有原因的。”金特助见他们父子俩气氛变得紧张,连忙开口解释。

    “大少爷是不是还记得,你小时候遭遇过一场假车祸?那次的车祸,如果不是被提前察觉,你跟大小姐的命,很可能就真的没了,那个时候,严盛处心积虑的想要逼死你们,好让继承权落到自己的孙子头上,当时的严家大权都在严盛的手里,愿意支持我们的人很少,而林家的长辈,就是当时握有严氏集团股份,又一直站在我们这边的人。”

    “……”

    “是,当年的事已经过去了,严家也将大部分的股权收回,可是欠林家的恩情,一直没有机会还,这么多年,严家和易家一直帮扶着林家,卖几分薄面,大抵也有这层关系在。”

    这也是当初,林欣一个林家二小姐的生日宴,颜灵都让易小灵亲自过去送礼的原因。

    当年跟严盛的那场争斗,经历过的人,都不会忘。

    即使林家并没有真正帮他们做什么,可是能从一而终的站在他们的阵营,对当时竞争完全不占优势的严承池而言,已经是难能可贵。

    “林欣的所作所为,我会告知林家的人,当年的恩情,算是一笔勾销。”严承池淡漠的启唇,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妖冶的子瞳,跟严舒瀚对视。

    严家的男人,都以守护自己的女人,为天职。

    林欣动了易小灵,还利用易小灵来算计严舒瀚,是死罪。

    可是这件事,跟林家的长辈没有关系,只是林欣一个人的主意,他当年欠着林家的情,要是因为一个晚辈犯错,就牵连林家所有人,有些说不过去。

    “这件事,就只能这么算了?”严舒瀚拧起眉,神色冷峻。

    “爸,父债子偿的道理我懂,不过这次的事情,闹得这么大,你不打算给我补偿一点精神损失吗?小灵那里,我很难交代的过去。”

    严舒瀚知道没有回旋的余地,眼底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芒,淡淡的启唇。

    “你想要什么?”严承池知道这次亏欠了自己的儿子,也不废话。

    “别的补偿我就不要了,我只要爸你帮我一个小忙……”严舒瀚见严承池答应,俊美的脸庞上,蓦地勾起一抹令人心惊的坏笑。

    教室里。

    “阿嚏”

    “阿嚏”

    “阿嚏”

    易小灵一连打了几个喷嚏,直接连眼泪都飙出来了。

    伸手拢了拢身上的外套,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她怎么觉得,自己脊背发凉,像是被人算计了一样?

    这种感觉,太不好了……

    难不成是严舒瀚察觉到她上课睡觉,要来抓她了?

    她还是别睡了,赶紧做笔记,免得一会儿,真的被抓包。

    易小灵刚拿起笔,就听见自己的手机在包里震动的声音。

    谁的电话?

    :今天只有七更,大家别等了,晚安!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