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没有去高档的餐厅,而是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小吃店,就停了下来。

    “校园网内对这家店的评价很高,一起试试?”严舒瀚扭头问道。

    易小灵听见他的话,将手从他掌心里抽出来,好奇的朝着店里走。

    见她感兴趣,严舒瀚嘴角一勾,双手插兜,跟着走了进去。

    两个人出众的气质,很容易就成为焦点。

    易小灵故意挑了一个安静的角落,才开始点菜。

    她没有抬头,一口气将菜点完了,才回过神,想起似乎要问问严舒瀚的意见。

    “就照她点的上吧。”严舒瀚扫了一眼她点的单,嘴角的笑意不减。

    她一句话都没有问他,可是点的,却全是他爱吃的菜。

    有点东西,不需要说出来,他也能感受的到。

    气氛变得有些微妙,易小灵察觉到自己的失误,接下来吃饭的时候,一句话都不敢说。

    两个人很安静的吃了一顿饭。

    回去的路上,也是这么安静。

    她没有开口,严舒瀚也没有开口。

    只有晚风习习,从身上刮过。

    夜里的风,有些凉意,易小灵刚打了个寒颤,一件外套,就披到了她身上。

    严舒瀚单手搂着她的肩,将她单薄的身子,搂到自己怀里。

    “外套给你了,就只能让你给我抱着取暖了。”他的借口,理直气壮。

    易小灵被他抱着,鼻息间,全是他身上好闻的薄荷香,很淡,还透着他身上特有的强势气息,不断的萦绕。

    这是她出国一年,最想念的气息。

    易小灵紧张到有些同手同脚,一直到两个人都停在公寓门前,严舒瀚迟迟没有动,她才回过头,抬起头疑惑的看他。

    “我没带钥匙,如果你也没有带的话,我想我们住进新家的第一天,就要找开锁匠了。”严舒瀚松开她,语气轻松的揶揄。

    “我带了……”易小灵连忙低头,从随身包里翻出钥匙开门。

    等进了自己的房间,易小灵就反手关门,整个人都靠在门板上,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刚才严舒瀚抱着她的感觉,还没有散去。

    她身上,甚至还披着他的外套。

    如果换作是以前,她这个时候,肯定不会愿意回自己的房间,非要缠着,要跟他睡在一起。

    她在记者会上,还有句话忘了说。

    她不是每天睡觉,都需要抱枕的,她只有他不在的时候,才会需要。

    易小灵敲了敲自己的额头,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准备拿到隔壁去还给严舒瀚。

    可等她走到他的房间里,却发现房门没有关,房间里,也没有人……

    他出去了?

    易小灵眨巴眨巴眼睛,正好奇着,这么晚,他出去做什么。

    可一想到,他不在公寓里,自己反而没有那么紧张了,正好,趁着他没有回来,她可以先洗澡。

    易小灵将他的外套放下来,就拿了自己的睡衣,往浴室走。

    两居室的公寓里,没有独立的浴室,只有一个公用的。

    好在空间够大,放两个人的东西,也不会显得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