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就这样,严舒瀚和易小灵连抗议的权利都没有,为了两家集团的声誉,就被打包,送到了一间公寓。

    等一切都安顿好,时间一晃,已经到了晚上。

    易小灵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麻雀虽小一应俱全的公寓,忽然觉得几个家长是早有预谋。

    这找房子的速度,这搬家的速度……

    都没得说!

    最关键的是,现在住在她隔壁房间的人,是严舒瀚。

    她回来之前,一直在想着,要怎么避开的人,短短的时间里,他们就住到了一起。

    易小灵翻出手机,想要给颜灵打电话,商量一下还有没有别的解决办法。

    一划开手机,就瞥见了新出的头条新闻。

    只看了几条,易小灵就死心的关上了手机,往床上一躺。

    伸手抓过床头的抱枕,抱进怀里。

    下一秒,又猛地坐了起来。

    垂眸盯着自己怀里的抱枕……

    她妈妈这次给她打包行李,居然记着给她放抱枕了?

    完了,肯定是因为她在记者招待会上说的话。

    严舒瀚也知道了,万一等一下他过来找她……

    易小灵神经一凛,蓦地从床上蹦起来,大眼睛在房间里四处的看了一眼,思考着要将抱枕藏到床上的那个位置,看起来才比较不显眼。

    正犹豫着,要不是先放柜子里,就听见房门被人敲响了!

    易小灵:“……”!!

    这幢公寓里,只住着两个人,除了她,就只剩下严舒瀚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易小灵脑子一热,将抱枕往床上的角落一放,扯过被子盖了上去,往上一坐。

    “进来。”

    “咔擦——”房门推开,严舒瀚俊逸的身影,斜靠在门口。

    他双手抱肩,冷眉微挑,在她的房间里扫了一眼,旋即,视线才落到姿势有些奇怪的易小灵身上。

    被他一盯着,原本就心虚的易小灵,更加坐立不安了。

    “你找我,有事吗?”

    “时间很晚了,家里没有菜,一起出去吃饭。”严舒瀚敛起眸,淡淡的启唇。

    闻言,易小灵才反应过来,他们忙了一整天,确实连晚饭都没有吃。

    她刚才还在嘟哝着肚子饿……

    “我换一下衣服,马上就好。”易小灵想起自己屁股下面的抱枕,窘着脸开口。

    严舒瀚没有说什么,站直身,就转身准备离开。

    刚往前走了一步,又回过头,修长的手指,指了指易小灵的场边。

    “你被子盖歪了,抱枕的尾巴漏在外面。”

    易小灵:“……”!!

    她低下头,果然看见抱枕的猫咪尾巴,正张扬的在床沿一晃一晃的……

    再抬起头,就看见严舒瀚嘴角噙着戏谑的笑容,踱步离开。

    呜呜,她又丢人了!

    等易小灵换好衣服,走出客厅的时候,严舒瀚已经站在门口,静静的等着她。

    看见她出来,没有再提刚才的事情,径直的牵起她,就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