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我来这一趟,不是为了帮你。”奥德维特立的目光,只停留在易小灵的身上,用眼神告诉严舒瀚,他只是来帮易小灵的。

    “我那声谢谢,就是替小灵说的。”严舒瀚熟稔的接过话,抬手就宠溺的揉了揉易小灵的脑袋。

    “小灵从小就被我宠坏了,性子大大咧咧,总觉得别人对她好一点,就可以当好朋友,却分不清,好朋友的界限,容易让人产生误会。”

    “我并不觉得灵的性格有什么不好,不过你是她哥哥,替她多操心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奥德维特立像是故意的。

    重重的咬字在哥哥上。

    严舒瀚的眼眸一沉,面上却不动声色。

    “既然你这么体谅,那我们就不送你了,小灵的父母还在严家庄园等着我们的消息,我先带她回去了。”

    严舒瀚说完,搂着易小灵,朝着会场外走。

    易小灵连开口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只见两个男人唇枪舌剑,然后,她就被严舒瀚给拎走了。

    走到门口,才回过神,朝着身后的奥德维特立喊了一声。

    “奥德,我改天请你吃饭……”

    她的话还来不及说完,就被严舒瀚塞进了车子里。

    他冷着脸,吩咐司机开车。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易小灵乖乖的坐在靠车门的位置,纤细的身子,使劲的往门上贴。

    她身旁的男人,浑身的气息冷得不像个人,像个空调,她已经快要冻伤了。

    想要问她,她爸妈是不是真的严家庄园,都不敢开口。

    “停车!”

    严舒瀚眼角的余光瞥见她的动作,蓦地低吼了一声。

    “唰!”车子很快在路边停了下来。

    易小灵刚准备问他怎么了,严舒瀚整个人,已经朝着她压了过来,双臂一伸,就按到了靠垫和车门上。

    一左一右的将她锁在车后座的角落里。

    深邃的黑眸,微微一敛,垂眸盯着她。

    “易小灵,离奥德维特立远一点!”

    “……”

    “我是说,奥德维特立不适合你,这是一个哥哥的忠告,不听拉倒。”严舒瀚咬牙说完,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吩咐司机开车。

    易小灵人都是懵的。

    被他突然的举动,吓得小脸发白,半响,看着飞速行驶在路上的车子,还有身旁没有再说话的男人,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幻觉了。

    瞥见严舒瀚闭着眼睛,才忍不住嘟哝了一声,“我本来就不喜欢奥德……”

    她喜欢的人,从来都只有他。

    “……”严舒瀚假寐的双眸,微微一动。

    刚才还紧绷着的脸部轮廓,忽然就放松了下来。

    等严舒瀚和易小灵回到严家,就看见坐在客厅里的四个人,阵容已经变了。

    严承池和易海音坐在一起,品着红酒,商量着两家集团后续的问题。

    夏长悦跟颜灵不知道在说什么,两个人都笑得合不拢嘴。

    隐约还能听见一句:“这个好……这个好……”

    什么东西,这么好?

    严舒瀚跟易小灵心里,同时咯噔了一下,只觉得脊背一阵发凉。